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殭屍世界,我帶九叔去僵約
殭屍世界,我帶九叔去僵約 連載中

殭屍世界,我帶九叔去僵約

來源:google 作者:我叫昭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九叔 奇幻玄幻 江游

意外穿越到這個世界的江游,在夢裡出現了一個神秘的女子,原來自己的穿越竟是人為操控的?歷經一切,陪九叔渡過所有劇情後,江游成功達到了傳聞中的陸地神仙,本以為能夠回到自己的時空可這時天道找上了江游…展開

《殭屍世界,我帶九叔去僵約》章節試讀:

深夜

寂靜的義莊里,偏廳。四周密密麻麻的棺材擺放着,入目除了祖師爺香爐前的香燃燒着的點點星光,就只有安放任老太爺的棺材邊上的點亮着一盞燭燈。其餘一片漆黑。詭異的環境令人毛骨悚然。

九叔正從院子里走回房,湊巧秋生站在院門後邊拿着一把竹掃帚等待文才路過,聽到了九叔的腳步聲,秋生誤以為是文才,嘿嘿的笑道:「抓到你了吧!」 隨即猛的一掃帚抽了下去,給了毫無防備的九叔一個悶頭重擊。

「嘶~ 卧槽!」 九叔人都給干傻了,彎着腰捂着頭連連倒吸冷氣,給九叔氣得,正準備找幕後主使算賬,

「這!手感不對!」 秋生一看,打的是自己的師傅,當即嚇得心驚膽顫的,掃帚一丟,頭也不回的慌慌張張往院子里跑了。

湊巧這時文才悄悄地路過,目睹了這一切,又悄悄地縮了回去。 九叔眼尖看到文才,氣上頭的他二話不說提起剛剛秋生扔下的掃帚就追了上去,逮着文才就是一頓連打帶踹。文纔則是有苦說不出,只能低着頭默默的「享受」着。

秋生來到祠堂點了一把香之後就若無其事的走了過去,還跟九叔打了聲招呼:「師傅,我先回去了啊。」 說完目不斜視的快速出門騎着單車消失在了黑夜中。

這一切江游都不知道,江游此時正在任老太爺的棺材和他的房間之間來回的搬東西。搬了兩趟就搬完了。

「這麼大一副棺材,怎麼個捆綁法呢?」江游站在棺材旁邊摸着下巴思索。畢竟江游前世也看過一些關於穿越題材的小說,好像劇情的發展都是有着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在裏面。

江游也害怕自己出現失誤,然後被任老太爺給掐了。所以顯得有些憂心仲仲。這也是他為什麼在前一天會去準備一些東西的原因。

因為江游認為:「他的恐懼可能來源於火力不足。」

於是,江游先是用白天因為浸泡了黑狗血染的血黑的白布,鋪到了棺材蓋上面,倒也不怕蹭掉了棺材上的墨斗,畢竟都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早就幹了。

然後又拿了兩根染了黑狗血和雞血混合在一起的的粗麻繩捆住了白布蓋着的,平躺着的棺材的上下兩側,然後又拿出了一根桃木棍,從棺材底部塞了過去。

再用另外兩根染了血的粗麻繩,拴着桃木的兩端,然後縈繞着棺材捆了一大個圈,至此,整個棺材都被江游捆得緊緊的。

江游又用糯米圍繞着棺材,灑了一個長方形的糯米圈。然後江游又拿出了一隻黑驢蹄子,放在了棺材的正上面,起到了一個鎮壓的作用。

最後,江游不慌不忙的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大沓符紙,正是江游前兩天畫的鎮屍符,整整64張!然後江游沿着棺材開始貼鎮屍符,棺材上下但凡是能貼的地方全讓江游給貼滿了。

64張鎮屍符,一張也沒留!若是仔細看的話,還能看到有些符上面明顯又貼了張符,符上加符。

「搞定!」 最後江游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你要是這樣還能詐屍算我輸!」 弄完這一切,江游收拾了一下東西,吹滅了燈後,就回房間安心睡覺了。

在江遊離開了後,任老太爺的棺材旁,一片安靜。

許久…突然的從任老太爺的棺材上傳來了輕微的搖晃聲打破了這份平靜,棺材的搖晃愈發的劇烈,彷彿下一刻就會破碎崩裂般,可是棺材被江游捆綁得嚴嚴實實的,棺材沒有絲毫不穩定的現象,任老太爺似乎也是感受到了什麼,在劇烈的宛若不甘心的猛烈衝撞了一下之後,這裡便重新恢復了平靜。

就在任老太爺衝撞棺材的時候,原本躺在床上閉着眼睛睡著了的九叔猛的睜開了雙眼。 隨後迅速翻身下床,點燃了一盞燭燈後提着走了出去,小心翼翼地往發出動靜的那邊走了過去。

九叔走到了棺材旁,看到了江游布置的「傑作」後,時間彷彿靜止了兩秒,九叔的眼神變得莫名的古怪,不過在看到棺材上面因為被任老太爺衝撞後,掉下來的幾張已經失去了作用的鎮屍符,以及黑驢蹄子後,九叔又恢復了平靜。

然後又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四周,看到了棺材下面有些泛黑的糯米,九叔蹲下來用手捻起糯米搓了搓,又聞了聞,然後便起身,神情凝重的轉身回房休息了。

江游現在睡得正沉,對外面發生過的一切毫不知情,因為江游做了一個夢,說來也奇怪,江游夢到了一個女子,他跟一個穿着白色輕紗的女子,漫步走在一條河邊的樹林邊上。

眼前的女子很高,身材很標準,江游估摸着,這女的約有一米七左右,肩膀上露出白白的一片肌膚,輕紗,河邊,小樹林,這真的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

江游看着眼前的女子,心裏竟會泛起一股衝動的**,這種感覺就是,很想不顧一切的將眼前的女子給推倒,江游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股衝動,好像有人刻意的在他腦海里強調,這是個夢境。在夢裡,江游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江游搖了搖頭,努力的保持清醒。

隨後江游睜大着眼睛想要看清女子的臉,可是宛如有片薄薄雲霧遮住了女子的臉,江游努力的想要去看清這張臉,可是看得到的只有一片雲霧,江游只能透過這片薄薄的雲霧隱約的看到女子的一雙眼睛。

似是察覺到了江游的窺視,她也正視着江游的眼睛,她的眼睛很大,也很閃亮,如夏季夜晚的星星般閃爍着,雖然江游看不太清,但是能感覺到這雙眼睛裏充滿了滄桑,偏偏這女子看起來又如此的年輕。但是絲毫不會讓人覺得有違和感,江游覺得有些矛盾。

這雙眼睛讓江游有些莫名的熟悉感,可是江游用力的回想,也想不起來這雙眼睛的主人到底是誰,或者說江游也不確定自己到底是否見過眼前的女子。

這時,從一棵樹後面走出了兩個衣衫襤褸的乞丐,他們看着眼前的女子,心裏直蹭蹭的冒火,眼神瞬間里全被**佔領,彷彿眼裡除了眼前的女子外便什麼也看不見般,什麼也不在意一般,直接無視了江游,迫不及待的就對着女子沖了上去。

若是江游不在這兒,那女子的下場不必多說,可是江游在,江游自然不會讓這種事發生,於是便下意識的運轉道氣想要出手。

就在江游轉道氣的時候。躺在床上的江游猛的睜開了眼睛。

江游,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