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江晚寧謝辰瑾
江晚寧謝辰瑾 連載中

江晚寧謝辰瑾

來源:外網 作者:穿越傻妃惹不起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穿越傻妃惹不起

二十一世紀醫學博士江晚寧因故身亡,醒來卻發現自己變成了相府痴傻嫡女,還被偽善的後娘妹妹打暈替嫁,就在江晚寧絕望之際,發現自己竟然能靠意念將上輩子所用過的醫藥用品實體化,而她的准丈夫,那位傳說中病入膏肓的王爺似乎並沒有生病……展開

《江晚寧謝辰瑾》章節試讀:

謝辰瑾將手指輕按在少女脖頸,脈象平穩安靜,確實是沉睡的模樣。
「去書房。
」他站起身半靠在侍衛身上,由侍衛攙扶着往外走。
侍衛慌忙不跌地扶着他,心有餘悸地回頭看了看新房門,王爺既沒有讓人懲罰床榻上熟睡的少女,也沒有找人將她丟出去,那是默認這位王妃了?!
新房門被關上,江晚寧抖了抖睫毛真正陷入了睡眠,累了一天,她這小身板睏乏得厲害。
「王妃請醒醒,該起床了。

酉時,惠嬤嬤推門進來,看到床上窩着的少女小臉斑駁,傷疤猙獰禁不住皺起了眉頭。
這就是陛下為王爺選的王妃?!
不是說是位美人嗎,怎麼這樣醜陋,還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
她是睿親王的奶娘,從小將謝辰瑾視為己出,在她心中必須得是十分貌美聰慧的女子才能成為睿王妃。
但這位王妃是陛下許的婚,還已經進了門,即使她心裏再不情願也不能說三道四。
「王妃,王妃。

惠嬤嬤喊了幾聲不見江晚寧起身,差點忍不住要上手推攘她。
「王妃,該用晚膳了!」她抬高了聲音,剋制住自己的脾氣,畢竟她是仆,沒有下人對主子動手的道理。
「能吃好吃的咯~」聽到這句話江晚寧好似從未睡着般,一躍而起,踩上鞋子就往外跑。
惠嬤嬤眼疾手快急忙抓住她,將她按在洗臉盆旁,替她凈了面換下了嫁衣後才把她帶到餐廳。
餐桌旁,謝辰瑾已經等候多時了。
睿親王府的膳食是嚴格按照皇家規制來準備的,普通的晚膳都有十二道菜,今日是王府大喜之日,晚膳更是豐盛。
江晚寧看到滿桌珍饈,二話不說直接撲了上去,吃相極其不優雅,連筷子都沒用,直接用手去抓盤子里的菜肉。
「王妃,王妃請用筷子。
」惠嬤嬤看着兩手油膩胡吃海塞的江晚寧急得直皺眉頭,恨不得長出三頭六臂將江晚寧這匹脫韁的野馬從餐桌上拽下來。
餐桌對面的謝辰瑾則視若無睹,慢條斯理地吃着面前的飯菜。
「嗝兒~」狼吞虎咽後江晚寧摸着圓滾滾的肚子,裂開嘴笑了:「我吃飽了。

說完她從餐桌上爬下來,徑直往外走,邊走邊嚷嚷:「又該睡覺覺咯~」
看着她歡快的背影,謝辰瑾嘴邊挑起一抹輕笑,半晌才似自言自語般道:「王妃逃婚一事確有其事?」
白日里負責調查的侍衛應聲而出,恭敬道:「確實如此,據說王妃收了江夫人和江二小姐的首飾衣物後,特意讓貼身婢女去當鋪兌換成銀票,夜間帶着銀票翻圍牆的。

「呵,看來江府還給本王準備的有驚喜。
」謝辰瑾輕哼了一聲,眼前浮現出少女清澈透亮的眼眸來。
若真是傻子,怎會有如此清明漂亮的眼睛。
浴房,江晚寧半眯着眼睛躺在浴桶里,輕哼着歌十分舒坦的享受着婢女的侍候。
氤氳的水汽將她的臉熏得紅撲撲的,單從她沒有受傷的右臉來看,江晚寧是個標準的美人坯子。
膚若凝脂,瓊鼻小巧,大而圓的杏眼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小狗的眼睛,看上一眼便讓人無端生憐。
沒辦法,她原本想直接回房休息,惠嬤嬤嫌她身上太油膩,硬是安排了兩位婢女侍候她沐浴。
今天應該沒有什麼事兒了,這一整天雖然她一直裝着傻,但府中嬤嬤和婢女僕人的眼神她一個都沒漏掉,特別是她從飯桌上下來後,每個人看向她的眼神里都帶着嫌棄鄙夷。
相反,那位直視過她臉上傷疤的睿親王,則只有那一瞬的震驚,其餘時間一直神色淡淡,不知他在想些什麼。
不過,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江晚寧知道,這位睿親王已將江府替嫁的事調查的一清二楚,不用等她出手,這位爺便會將劉丹梅母女收拾一番。
她慢悠悠的從浴桶里起身,由婢女裹上準備好的紗衣後轉身走入新房。
「啊——」
江晚寧看着床榻邊坐着的人失聲喊了出來:「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謝辰瑾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輕咳了幾聲道:「今日是本王大婚之日,本王不在新房應該在哪裡。

江晚寧一邊本能地將身上的衣服裹緊,一邊迅速調整着語調錶情,撅着嘴巴嘟囔道:「你是壞人,會把我手腕掰斷的,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住!」
她看似傻裡傻氣地笑着,心裏禁不住罵道:妹的,今日新婚之夜,剛才那些婢女居然給她穿的是一眼都能看透全部的紗衣!
謝辰瑾慢條斯理地看着她,將粽子手舉了起來:「本王的手受傷了,不會再抓你手腕了。

反正捂也捂不住,江晚寧索性放棄掙扎,坦然自若地鬆開手,任由紗衣在身上歪歪斜斜的掛着。
她走到謝辰瑾旁歪着腦袋盯着他的手看了一會兒,呵呵笑道:「真的誒,那我們睡覺吧。

說完她大剌剌地抬起腿從謝辰瑾面前跨過,爬到床榻內側平躺了下來。
呵,跟我斗!
江晚寧看着謝辰瑾紅透的耳朵差點笑出聲來,看來這位王爺還是位純情處子,沒有經歷過什麼,她還沒怎麼著,這廝先緊張起來了。
「咳咳咳……」
突然謝辰瑾劇烈地咳了起來,江晚寧覺得他都要把肺管子給咳出來了。
「本王、有事先……」謝辰瑾捂着嘴斷斷續續地說著,起身便要離開。
咳得這麼厲害得找找病因才行。
江晚寧醫者本能激發,半支起身子猛地抓住了謝辰瑾的手腕。
後者沒防備她猛然發力,加之在咳喘着,一時之間重心不穩,直直往江晚寧身上栽去。
二人詭異的姿勢加上薄如蟬翼的輕紗,謝辰瑾禁不住面紅耳赤起來,此時他的臉正貼在少女光滑的皮膚上,而這層皮膚下似乎還有微微的凸起。
「你在作甚?!」
饒是經歷過血海沙場的謝辰瑾在此時也禁不住慌亂起來,他抬眼怒視着江晚寧,大有惱羞成怒之勢。
一直笑嘻嘻裝着傻的江晚寧此時則眉頭微蹙。
她抓住謝辰瑾手腕的手微微使力,悉心聽着他的脈搏。
嗯?!
他的脈象怎麼會是這樣?這根本不是生病的脈象。
看來她可以不用裝傻也能保命了。
就在她調整了一下手指位置,準備再度探脈時,謝辰瑾已經坐直身子,將手腕從她手裡抽了出來。
「王爺,你得將體內的毒素清了,咳嗽的頑疾才會得到根本治療,不然普通的止咳藥治標不治本,甚至有些葯還會加重你的毒素蔓延。

江晚寧仰着頭,神色淡定從容,重新將手搭在謝辰瑾的手腕上。
她上輩子是醫學博士,中西醫都有涉獵,中醫方面更是師從醫學大家,通過脈象診斷是病是毒,對她來講簡直易如反掌。
「你說什麼。

謝辰瑾看着神色清明的江晚寧,清冷的聲音帶了幾分殺意。
這個女人她是真傻還是裝傻並不重要,但知道他是中毒而非生病,那便要立刻滅口。
空氣凝固了幾秒,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手鉗上了江晚寧纖細的脖頸。

《江晚寧謝辰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