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皇
劍皇 連載中

劍皇

來源:google 作者:見無不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華修衣 奇幻玄幻 見無不善

數千年前,五大人王為爭奪天帝之位爭鬥數百年,大亂過後,人族式微,妖魔趁機入侵在這危難之際,虞人王后裔華修衣於微末之間崛起,拯救人族於水火之中一人,一劍,斬十大魔君,毀妖國氣運,入九冥,上青天,無數年後,他的聲音依舊響徹天地縱有妖魔萬千,我自一劍破之展開

《劍皇》章節試讀:

華修衣將身子彎的更深了。

說道:「晚輩正有此意。」

「晚輩早已決心,為人族之崛起而學劍道,雖九死其猶未悔,亦余心之所道兮。」

「我之道,不為仙,不為天,只為情,只為意。」

「我之道,以恩為己任,任重而道遠。」

「好了,別再廢話了。」

紫色小劍心情不快地打斷了華修衣的誓言。

繼續說道。

「我只讓你替我報仇,沒問你那麼多。」

「是!」

華修衣唯唯諾諾的回答道。

「戰必有,有必勝。」

「前輩之託,不敢辭也。」

啊!

隨着這聲痛徹心扉的叫聲,無數的記憶湧入華修衣的腦中。

他的腦中現在多了一部功法和很多仙界凌亂的記憶。

也顧不得去查看仙界的情況,只是沉醉於這部大神通功法。

《一劍隔世》

這部功法沒有一個文字。

只有一個看不清人臉的黑影,在不停地用劍揮砍。

那黑影似乎不知疲憊。

他獃獃的看着,真想罵著紫色小劍,但是他不敢。

「前輩,這!」

紫色小劍看到華修衣猶豫的目光,頓時有些生氣了。

「無知小子,你看不懂,那只是因為你現在還不配看。」

「好好修鍊你的大衍神劍訣吧!」

華修衣原本還是非常不屑,卻沒想到紫色小劍早已洞察了他的最強大底牌。

難道這本《一劍隔世》真的是至高劍道功法?

他不甘心,開始潛心研究。

研究了一晚上,仍然一無所獲。

早上的陽光還是不錯的,被睡過頭的華修衣正好趕上。

剛洗把臉,便遇到了來匆匆報信的黑狐狸陳熙熙。

「王爺把你母親和妹妹抓了。」

「聽他們說,是因為看上了你妹妹。」

「什麼?」

「他不想活了嗎?」

華修衣的臉色瞬間變黑,看向黑狐狸,一字一句地說道。

「真以為自己是一個王室後裔,身份會有多高貴呢?」

「要是我妹妹傷了一分,我便屠其滿門。」

「要是我母親損了一毫,我便滅了他的國。」

「跟我走,陳熙熙。」

兩人御劍飛行,化空而去。

陳熙熙為華修衣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是王府當中的一個僕人去胭脂鋪買胭脂,看到了華一一,便起了覬覦之心。不僅沒佔到便宜,反而被奚落了一頓。

之後便開始搬弄是非,將華一一誇成天仙美人,要獻給王爺。

這王爺也是爭奪帝位失敗的皇子,被發配到涼州西北的郊南郡,可是他的賊心不死,意圖顛覆政權,所以網羅江湖中人,組建了強大的地下勢力。

後來發現沒有什麼多大作用,便開始吃喝享樂起來。

於是,今天早上便找了個借口將華一一和她母親一起帶走。

華修衣聽後似乎也明白的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是總有一種隱隱不安的感覺。

出聲問道。

「他們是大張旗鼓地帶走我的妹妹嗎?」

「不是。」

「那王爺為人囂張嗎?」

「那可是一個老狐狸。」

華修衣聽到陳熙熙的回答,驚起一身冷汗。

這可不是針對他母親和妹妹的。

而是專門為殺他設下的陷阱。

如果他今日貿然前去,恐怕再也回不來了。

「說。誰派你來的?」

「是你父親吧。」

「怪不得你這幾天總是纏着我,是要將我的行蹤報告給他吧。」

「好讓他可以給那個什麼涼州天階武道聯盟的人聯繫。」

「你說,是也不是。」

華修衣突然一個閃身,抓住陳熙熙的脖子,將她提起來,不停地問道。

是完全不給她回答的機會。

擺脫控制的陳熙熙,是不停的咳嗽,卻又咳不出來,就連眼神空洞起來。

過了一會兒,變成幽怨地看着華修衣了。

這個愛說話的女孩,再也沒有了嘰嘰喳喳的聲音,哭泣的說道。

「殺了我!」

「殺了我!」

「你不是懷疑我嗎?懷疑我的父親嗎?現在你就可以殺了我。」

「往這裡刺,這裡血躥的老高了。」

陳熙熙指着自己的胸口。

「就是我告的密,你又怎樣?」

華修衣不再看她,一掌襲來,打在陳熙熙的肚子上。

「冥頑不靈。」

「既然你找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當然,如果你說出實情,我可饒你一命。」

「算了,看在你為我們置辦新身份的份上,免你一死。」

「滾吧!」

陳熙熙聽完此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淚,癱軟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好,我走!」

「我走。」

華修衣看着遠行的陳曦曦,久久回過神來,自言自語地說道。

「這下就剩我了。」

「混水摸魚還是聲東擊西?」

「保險起見還是渾水摸魚較好。」

夜晚,明月高掛,一身黑衣的華修衣靜悄悄的溜進了王府當中。

他的功力來到這裡,就像是如魚得水,無數的侍衛如同虛設。

穿過無數的亭台樓閣與花謝,他來到了福香閣。

這是他懷疑的第一個地點,聽說王爺平時也會抓一些女孩子關在這裡訓練。

但不到十分鐘,里里外外被他搜查了個遍,卻沒有任何發現。

等到他走後數分鐘,才從假山後面走出兩個探頭探腦的黑衣人。

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說道。

「陳兄,依你之見,此人修為有多高。」

「天級初期巔峰?」

「或者天級啊」

那位叫做陳兄的男子身形魁梧,足有八尺之高,舉手投足之間便給出了答案。

「至多天級初期,不過戰力應該不凡。」

語氣當中充滿了威嚴,好像根本容不得拒絕。

沙啞男人說道:「聽剩下的地煞門弟子說,他可是僅僅數招之間便打敗了我們門派的地級後期大長老。」

「而且此人不僅實力強大,而且殺伐果斷,不是個好相與的角色。」

「沒想到我當年一念之差,造成如此局面。」

「不過,那華長老的寶物到底藏在了哪裡?難道真是被他兒子繼承了嗎?」

那被叫做陳兄的男子不再接話,卻說道:「如果我們幾人不是其對手,到時候還請狄兄出馬,委屈一下自己,賠個罪。」

「你害他父親,他滅你地煞門,這事應該都扯平了。

「畢竟到了天級高手這個地步,哪有那麼多你生我死呀。」

說著說著,便唉聲嘆氣繼續說起來。

「損失一位天級高手,對我涼州都是一大損失。」

「況且現在又是獸潮來臨的多發季節。」

「所以能不打就不打。」

沙啞男子冷冷地說道。

「那便如此吧。」

「不過若是他實力不濟,還敢來送死,那便叫他有來無回。」

華修衣或許是滿腦子都在想的是母親和妹妹的緣故,放鬆了警惕,沒有發現此二人。

即使他們有再多的陰謀,他也不會怕。

因為,他是一個劍修。

劍修,修的便是劍,一往無前的劍。

劍修,即使明知必死,也不可能後退。

劍修,修的便是心性通透,劍指天涯。

華修衣繼續尋找着,花了兩個時辰將整個王府都翻遍了,卻也是一無所獲。

「會在哪裡呢?」

「地上明明已經全部都搜過了。」

「地上?」

他的腦中忽然一個念頭閃過,心裏頓時敞亮起來。

對於王爺這種人,不僅卑鄙無恥,而且小心翼翼,必然會建有秘密場所,甚至會用來練兵謀反。

華修衣猜的不錯,他的母親和妹妹正在雨凡軒枯井下面的地牢中受苦。

「小賤人,還不同意嗎?」

「跟了王爺,有你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你那個哥哥,怎麼能找到這裡救你呢?」

呸!

華一一滿臉污跡,身上都是被鞭子抽打的傷口,簡直都是皮開肉綻了。

被折磨的不成樣子,也不再有前幾日的輕鬆跳脫歡喜了。

但她還是絕不屈服,吐了一口,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個鞭打她的護衛。

「你就是再問一百遍,我也不會害我哥哥的。」

「等我哥哥來了,你們所有人都得死。」

「你們恐怕都不知道得罪的是誰。」

護衛再次抽了華一一一鞭,往地下吐了一口水。

惡狠狠地說道:「我們不需要知道你是誰,我們只知道我們是王爺的人。」

「像你們這種卑賤小民,我見的多了。」

「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

「若不是王爺交代過,早就弄你了。」

說著說著,便淫笑起來。

「無恥,下流!」

華一一將臉扭到一邊,不再理他,卻正好看見了,昏死過去的母親。

不自覺地流下眼淚。

口中喃喃說道。

「哥哥,哥哥,你在哪裡呀?」

「快來救我和娘親吧。」

轟隆隆,轟隆隆。

震耳欲聾的聲音隨着破碎的石門被砸開而傳來。

華修衣從天而降,如戰神一般出現在華一一的面前。

「你們該死。」

一道無形劍氣揮過,面前兩名護衛的左臂瞬間被斬斷,殘肢飛在空中,鮮血飆出。

「竟敢如此待我妹妹。」

又是一道劍氣襲來,裹挾着周圍的氣勢,化成一團,直接斬斷了這兩名護衛的右臂。

不等右臂落在地上,剩餘的劍氣便將他們的右臂絞得粉碎。

這都是一瞬間發生的事,兩人到現在才反應過來,摔倒在地上,痛苦的大叫。

華修衣沒有急着去營救妹妹,而是一個閃身便到了二人面前。

一腳。

一腳。

兩人的右腿被踩斷,立刻發出豬叫似的喊聲,回蕩在地牢中,久久不能散去。

「前輩饒命,前輩饒命。」

現在,不可一世的兩個護衛瞬間便知道惹到了狠人。

看來這個女孩的哥哥是真的厲害。

真是悔不當初呀。

可是現在他們連跪下求饒也不能,只能痛苦的在地上打滾**,求饒道。

「我等有眼無珠,冒犯了前輩,冒犯了前輩的妹妹。」

「該死,該死。」

「但還請前輩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饒我一命。」

「求您了,求您了。」

華修衣哪裡會聽得他們的解釋,敢如此對待他的妹妹,下場只有一個。

死。

於是兩顆大好的項上人頭,從空中墜落,重重地摔在地上,滾落一旁。

當然了,還有生不如死。

解決完兩人,他走到妹妹的面前,解開繩索,抱着妹妹,渡過去一點功力。

然後放下母親,同樣為其療傷。

約莫一刻鐘左右,母親也緩緩醒來。

「這是哪裡?」

「修兒,你怎麼來了。」

剛剛被解救的華一一此時早已沒有了當初的害怕與故作堅強,開心的說道。

「哥哥來救我們了。」

「把壞人都打跑了。」

「現在我們可以離開了。」

「離開,哪裡去!」

「殺了我的人,就想這樣走了嗎?」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看來人是個高手。

一副白衣翩翩的公子打扮,輕搖薄扇。

二十七八歲的年紀,長得是一副俊俏樣,略顯成熟的聲音,吐出充滿磁性的話。

「真當我們王府是菜市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今日若不留下點什麼,如何說得過去。」

「您說呢,華少俠!」

華修衣早已感受到來人,修為已達天級。

剛剛在書房偷聽的時候,便見過這個男子,他當時以為沒人發覺,看來還是小看天下英雄了。

不過一個天級而已。

本不想與其為敵,但奈何他人故意找死。

「韓公子,莫非你以為,憑你真的能阻我。」

「能與不能,打過才知道。」

韓公子拔出長劍,向地上一揮,一道無形劍氣,向華修衣襲來。

「雕蟲小技。」

說罷,並沒有去取劍,而是從旁邊的刑架上拿出鐵烙,以此為劍。

兩把劍相互碰撞,激起無數旋風,將兩人包裹在內。

「欺人太甚。」

「你竟敢如此辱我。」

華修衣繼續挑釁道。

「韓公子,不必如此,在下只是沒有一把好劍而已。」

「用此劍,實在是迫不得已。」

「要不這樣,韓公子將你的劍送於我。」

「死去!」韓公子瘋狂的發動攻勢。

他向來以天才自居,二十多歲便已達到天級修為,可以說是整個涼州的第一武道天才。

沒想到今日有人竟然用一把鐵烙,如此羞辱他。

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讓你如此辱我,那就給你點顏色瞧瞧,讓你知道,我就算不靠家族,同樣是個天才。」

「你的這些小心思,全都見鬼去吧。」

啊!

刺啦,刺啦。

整個旋風光團被無情地撕裂開來,瞬間發出耀眼的白光。

一時竟無法看清所有人的面目。

就在這時枯井上面傳來了一句話。

「華修衣,出來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