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撿垃圾撿成神
撿垃圾撿成神 連載中

撿垃圾撿成神

來源:google 作者:里予不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筱 都市小說 里予不野

若干年後,流星雨砸向地面未知生物現身,世界陷入混亂幾年內,地表原有格局土崩瓦解,人類危在旦夕張筱的信條:就算是地上的垃圾,肯定也有它的用途無意間撿到的手機,只是張筱開掛人生的開始……展開

《撿垃圾撿成神》章節試讀:

那天和平時一樣,囊中羞澀的張筱婉拒了同事聚會,在回出租屋的路上,不自覺的走到垃圾點周圍。

天空繁星點點,偶有亮光划過。對這些景色張筱絲毫在意,他更關心的是今天能否有「收穫」。

幾個大的垃圾點兒都路過了,啥發現也沒有。

張筱不禁加快了些腳步,距離自己的家還有最後一個點兒,平時總能收點兒廢紙廢書的,這麼好的晚上,怎麼的也能撿到幾張碎紙吧。

還沒等他走到地方,只見得眼前亮光一閃,讓張筱下意識的擋住了雙眼,隨後感覺有什麼東西墜落,清楚的聽到了「噗」的一聲,掉在前面的水坑裡。

此番群星閃耀,流光溢彩,莫不是出了寶貝?卻見那水坑昏黑無比,惡臭難聞,就這麼放棄然後回家?

笑話,撿垃圾咱可是專業的,能被這點兒事兒難住?我掏!

把手伸到略顯幾分噁心的坭坑裡,張筱眉頭都沒皺一下。摸了半天,掏出來一看,竟然是一款智能手機。

從樣式上看不出是什麼牌子,但按了一下後發現,這玩意兒竟然還能用。

張筱自己的手機是從某魚網上淘到的二手貨,用了沒幾天就除了聽筒哪兒哪兒都響。望向四周,一公里內連個人影都沒有,難道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對於自己的「收穫」,張筱從來不嫌棄其出處。只要沒人來要,那就是咱的。

蹲地上等了半天,依舊沒有人過來索要手機,也就是說,這絕對不是小情侶打架扔的,更不是誰喝多了撇的。

張筱不再猶豫,從自己手機當中取出電話卡,雖然心裏略有些負罪感,畢竟這不是自己辛苦得來的,但自己的確是缺一部可以在人前拿出手的手機。

「叮咚」

開機的音樂非常動聽,張筱開機後仔細的翻找,卻發現除了手機上的基本功能外,其餘啥也沒有。

「這難道還是個新手機?」

張筱擺弄了半天,沒有任何發現,通話和信息記錄裏面也沒有原機主的丁點兒殘留。就好像一部真正的嶄新手機,被張筱「撿到了」。

「算了,到我手裡就是我的」張筱直到此時才真正的把手機視為己物。原來的手機里還有幾個不錯的應用、一些自己下載的視頻、音樂,張筱直接回到了住處,用自己的古董電腦開始傳輸起了數據。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同樣的應用,下載到了新手機當中,就感覺功能更加豐富起來。而傳導過來的音樂、資料之類的,更讓人覺得接受的特別的快。

「怪事兒,我從來不停這些東西的。」張筱翻了翻手機里下載了多日的mp3,這還是當時上大學的時候社團活動下載的,一直沒有刪,現在聽起來卻如聞天籟。

看了看名字——《清心訣》,嗯,有印象,這個是當時想找個朗讀配樂,最後感覺不適合,換了一首肖邦鋼琴曲。張筱被音樂帶給自己的震撼折服了。

他嘗試着聽一下那首肖邦。

「……」還沒等聽夠兩分鐘,張筱直接關閉了播放器,「什麼玩意兒啊,叮叮咚咚沒有韻律,就像我撿破爛時摔碎的瓦罐」

原來聽上去高雅古典的鋼琴曲,在手機當中播放出來不及清心訣的十分之一弱,張筱趕緊繼續翻找其他內容。

最後發現所有自己能看進去或者聽進去的,全是道家知識相關的。

張筱十分無語,對於他來講,無論是華夏傳統的道家還是道教,都太過遙遠和神秘,要不是自己當年社團活動,手機里根本不會有這些資料。

要不,換換別的?

張筱直接用手機流量上網,下載了一個xxx經。剛看了兩眼,看不下去了。趕緊更換,

三個小時後,紅着眼睛的張筱,已經在手機里下載了幾百篇文檔和近百首歌曲。

只要是和華夏傳統文化相關而又容易找到的,張筱差不多都下載了下來。

而且經過這部撿來的手機播放後,不論視頻還是文檔,只需要一遍,張筱就能倒背如流,堪稱神跡。

起初張筱還以為自己的錯覺,趕緊用冷水洗了把臉之後,再次翻起手機,依然如此。

張筱換上英語,看了兩行差點兒吐了。「這鳥語完全看不進去啊」

又換上公司那些宣講資料,PPT和各種文檔全部來了一遍,結果還是看兩眼就看不下去了。

難道,這是一台華夏國學機?!

張筱覺得有些荒謬,這手機明顯有古怪,而自己偏偏找不出個緣由。之前從來沒有過交集的「神秘學」範疇,突然間嘗了個遍。

神馬奇門遁甲、六爻八卦,統統來者不拒。只是這些知識,對自己毛用沒有啊,難道改行不撿破爛,呸呸呸,不做「廢棄工業品再利用」,去街邊算個卦啥的?

張筱漸漸的在腦中驅逐着這些不着邊際的想法,不管怎樣,多了個好用的手機不是,還是老老實實繼續「廢品再利用事業」吧。

於是,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過去了,張筱慢慢的接受了手機音質特別好,記憶功能特別棒,國學講授印象特別深的這些功能。

有意無意的,張筱總是下載一些「感興趣」的資料,有時看着《伍柳仙宗》、《樂育堂語錄》之類的電子書,張筱直呼這都是在幹些啥,但從手機當中把這些書籍看過後,卻又在腦中有了絲絲的明悟。

這種明悟說不上來,就好像突然間明白了什麼事情,然後細細想來又啥也沒有得到,玄而又玄的事,漸漸讓張筱心裏有些發毛,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心理障礙了。

此時辦公桌前的張筱,根據腦海中的「知識」,下意識的伸出左手,他要打…灰…

不能想歪,他下意識的用左手推算了起來,沒錯,就是拇指挨着食指、中指的指節、指肚等位置,口裡念念有詞。

「辛丑出,丁未進,子卯相刑不利東……」

「不妙啊!」

雖然剛剛按照步舉的要求,定了最近一班去皖東的火車,但從推算的結果來看,此行不利。這是有關「奇門遁甲」的一篇網上的古籍介紹的方法,可以簡易的推算出某件事的趨勢。

以往張筱對這些「神秘學」都是不屑的一笑的,但自從有了那款奇異的手機後,張筱的內心當中漸漸的對這些事情有了很深的嚮往。

隱隱的覺得這些華夏歷史當中流傳下來的秘術,這麼多年未曾磨滅,定是有其存在的意義。想要推辭,但新領導剛來下的第一道命令自己就推,有些說不過去。

張筱一咬牙,伸出了右手,兩手同時掐動,用另一方法推算了起來,這一次,他算的是「貴人登天時」。

這不是說要算他自己「蹬腿」的那一刻,而是在術數流派當中,認為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使最兇險的情況,也會有一絲光明留給人間,這個「貴人登天時」,也就是在此行不利的推斷下,強行算出裏面勉強有利的地方。

這個算法非常繁瑣,初次施行的張筱急的有些冒汗。

還好趕在打的車來之前,張筱算出了「最佳」的出發時間,看了看錶不禁大呼:「我靠,就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