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劍臨八荒
劍臨八荒 連載中

劍臨八荒

來源:google 作者:追尋光的小王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夢然 奇幻玄幻 追尋光的小王子

遇事不決,可問春風誰不是意氣風發的少年?年少的我們也有像雲夢然一樣的凌雲壯志,也曾許人間第一流孤獨落魄,風雨兼程,一人一劍馳騁江湖,劍氣縱橫三萬里,快意恩仇一笑泯人生恍若隔世,別讓世間塵土掩埋了你心中的嚮往展開

《劍臨八荒》章節試讀:

在雲夢然思考間,手中的絕美長劍竟然自己微微震顫,似乎對什麼有所感應。

「莫非是那手骨?」雲夢然握着那柄長劍緩緩向血樹走去。

躲在樹後的靈兒看到雲夢然這一舉動,不由得喊道:「夢然哥,你不要命了?」

「靈兒別擔心,這血樹傷不了我。」雲夢然自信的笑道。

靈兒聞言,乖巧的點了點頭。

平日里,為了砍鐵針樹,可沒少和這血樹與巨熊打交道。

當走到樹下時,雲夢然此時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整柄劍劇烈顫動,「原來是對這血樹有反應!」雲夢然驚奇道,用力握緊劍柄,可即便如此,好幾次,長劍幾欲脫手。

這更加深了雲夢然對血樹的好奇,「看來這血樹似乎和老頭,還有老頭這把劍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啊!」

看着已經近在眼前的一截手骨,雲夢然想也沒想,略一用力,將那手骨推入血樹樹身中。

剎那間,整棵血樹竟然停止了顫抖,粘稠的紅色液體也不再飛濺,安靜的有些詭異。

雲夢然楞了楞,對這反常的現象一頭霧水,一時之間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唰。

突然,雲夢然手中的長劍竟直接脫手,顫動着,飛了出去,居然無比鋒銳的直接攔腰斬斷了十幾棵鐵針樹,才掉落在地上。

雲夢然匆忙向靈兒的方向看去,在看到她並沒有被這長劍傷到後,放下心來。

再度向那血樹看去,卻發現整棵樹一反常態地開始萎縮,就像是養分在被迅速抽走一般。

這般情景着實震驚到了雲夢然,他擔心再生什麼變故,便迅速向後撤了數步,眼角餘光竟瞥到靈兒正跑去撿那把飛出的劍,「靈兒,注意安全!」雲夢然擔憂道。

「放心,你可別忘了,我也是會使劍的。」靈兒俯身撿起這把長劍,牢牢握在手中,立在那裡,目光凝重地看着前方那異變的血樹。「

夢然哥哥,這回換靈兒來保護你!」少女心中如是想道。

血樹還在萎縮,整體已經變成了黑炭般的顏色。

終於,萎縮停止了,雲夢然看到,在已經變得更加矮小的血樹上方,整個軀幹的中心處,竟然露出個劍柄。

那劍柄泛起古銅色的金屬光澤,並無任何華美雕飾,極其樸素。

「這…血樹里…居然藏着一把劍!」雲夢然非常震驚,這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

見一切又歸於平靜,這血樹似乎也沒有什麼危險,雲夢然就大着膽子上前,幾步就跳上這樹,想要拔出這柄劍來。

「正好,我手中還缺把武器,就你了!老頭那把劍也太花哨了,真想不通他咋會有那麼絕美的長劍,也好,挺適合靈兒的,便給她好了。」雲夢然心中暗暗想道。

誰知雲夢然的手剛一觸碰到那劍柄,驟然間,天地變色,四周昏暗無比,雲夢然正獨自置身於一片黑暗之中。

「這…難道是…老頭?!」雲夢然既震驚又驚喜地看着前方突然閃爍而出的光亮,可隨之,風雲變色,一個妖異的身影出現在上空的風雷之中。

下方的年輕青衫男子怒目瞪向那道身影,手中握着的正是那柄絕美長劍。

風雷消散,終於可以看清那身影,是一個體態極為修長的男子,身穿一件暗紅雲翔蝠紋袍,腰間系著墨蛇鱗帶,如白玉般晶瑩的手掌中握着的赫然是這把現於血樹中的樸素長劍。

雲夢然看到那柄長劍通體墨黑,沒有任何紋路,可劍身上卻有着不易察覺的血槽。

再看那立於下方的年輕男子,一襲青衫,不濃不淡的劍眉下,一雙眼光射寒星,胸膛橫闊,竟有些萬夫難敵之威風。

雲夢然驚奇道:「這老頭年輕時,還是挺帥的嘛。」

「邢宗明!你殺我妻兒,此仇不共戴天!」年輕李慕怒視着那妖異男子,青綠劍罡纏繞着手中長劍。

那邢宗明卻輕蔑一笑,「死於我劍下的人那麼多,不知玄清劍聖說的是誰?」

李慕怒不可遏,向前虛空一踏,騰空而起,揮劍狠狠向前斬去,碧綠如翡翠一樣的劍罡竟化成巨大的厲虎,猛撲過去,連空間都被撕裂出了數個裂痕。

邢宗明見狀,不敢小覷,將長劍橫與身前,縷縷黑氣裹挾住了劍身,硬生生接住了那凶厲劍罡。

見一擊未成,李慕似乎早就預料,直接貼身而上,一息間連斬數次。

鏘鏘…鐺。

純鈞劍直接與那墨色長劍碰撞在一起。

霎時間,風雷交匯,以二人為中心,方圓數里,萬物皆成齏粉。

雲夢然抬頭駭然的看着這一切,驚的半天也說不出話來。

突然,邢宗明抽身而退,李慕剛想趁勢追擊,卻見那墨黑劍氣迅速擴散開來,其中竟漂浮了眾多鬼魂,面目駭人,哀嚎着急速向李慕飛去。

李慕側身閃躲,手中長劍不斷飛舞,連連擊碎數個魂氣,怎奈何數量太多,一時竟也難以脫身。

邢宗明見李慕被鬼魂纏住,猛然欺身向前,抬劍便劈。

李慕持劍一擋,卻被身側鬼魂找到破綻,哀嚎着急速衝去。

腰間青衫被鬼魂撕碎,隨即竟趁勢鑽入李慕體內,陰冷的魂氣湧入腰間,隱隱有要向全身擴散的趨勢。

李慕深知不妙,運起青綠劍罡護持在腰部,阻止魂氣擴散,身形卻不退反進,攻勢更為猛烈。

李慕明白,不能再拖下去,如若不速戰速決,可能今日凶多吉少。

暴喝一聲,驟然舉起純鈞劍,純粹的劍意在天地間充盈,周身鬼魂頓時湮散,清綠劍罡猛然暴漲,延伸至上百里之長,磅礴劍道蘊含其內。

李慕吃力的將翠綠巨劍運過頭後,蓄力之後,縱劍劈向那邢宗明。

山河破碎,蒼穹昏暗,乾坤顛倒。

在這浩瀚劍斬之下,眾生渺小。

邢宗明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獃獃的看着這一劍,身形瞬間湮滅,消逝在青綠劍氣中。

雲夢然敬畏的望着這驚為天人的一劍,一劍碎了那山河,一劍暗了那蒼穹,一劍斬了那乾坤。

唯有那柄墨黑長劍,在磅礴劈斬中巍然不動,而後從空中徑直跌落而下。

李慕青衫被汗浸濕,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斷滾落,吃力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一劍過後,李慕兩鬢竟有些斑白,一瞬間,蒼老了十幾歲。

雲夢然敬重的看着那個虛弱的身影,只見他緩緩縱身躍起,握住那柄跌落的長劍,踱步向那鐵樹林走去。

雲夢然竟然可以清楚的聽到那個遠去身影口中的喃喃輕語,「這柄邪劍寂滅,就此在這隱去吧……」

後面的話語漸漸模糊不清,周身的黑暗開始退散,雲夢然的身形又置身在這鐵樹林里。

「夢然哥哥!夢然哥哥……你怎麼了?」靈兒此時焦急、擔憂的喊道。

心神好像從何處又返回到了雲夢然體內,猛然驚醒,「啊…沒事」,旋即用力拔出了這柄插在血樹之中的長劍。

一時之間,墨光從雲夢然處擴散向樹林中,天地間。

周圍的樹木,花草,飛禽走獸,就像是被突然抽走生命一般,萎縮枯死。

一縷縷青綠劍罡從純鈞劍中迅疾湧現,護持住了靈兒。

這墨光竟也奈何不得。

寂滅一出,生靈泯滅,萬物枯死。

骷髏成群血濤涌,魍魎驚避魑魅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