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嬌妻嫁到總裁您認錯老婆了
嬌妻嫁到總裁您認錯老婆了 連載中

嬌妻嫁到總裁您認錯老婆了

來源:google 作者:西西向北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長歌 蕭墨淵 霸道總裁

為了外婆,迫不得已,蘇長歌成為了孫家千金的替身,嫁給了華國首富蕭墨淵婚後,男人展開

《嬌妻嫁到總裁您認錯老婆了》章節試讀:

希爾頓酒店,總統套房裡。
熱氣氤氳,在藥物的催化下,少女身體曼妙,不住顫抖,臉色泛起不正常的紅暈。
她渾身都在發燙,意識漸漸模糊不清了。
屬於她身上淡淡的鈴蘭香氣蔓延開來,蕭墨淵漸漸沉醉其中,吻着女人纖細下頜上的兩顆小痣,眸色幽暗,漸漸沉醉。
一室旖旎,黑暗中,女人早已陷入昏睡,蕭墨淵卻清醒了。
他非但不厭惡這個送到身邊的女人,反而—— 「我會回來娶你。」
他極盡溫柔地替女人蓋好被子,薄唇勾起弧度。
只是,做完這一切他不再多留戀,穿起衣服離開了房間。
不知過了多久。
蘇長歌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
她用酸軟的手臂撐着身體,剛起身,門外的女人已氣勢洶洶闖進來,狠狠扇了她一巴掌!
「蘇長歌!
我讓你去伺候李老闆一夜,你卻跟別的男人鬼混?
你外婆的救命錢不想要了是不是?」
「我沒有跟別的男人——剛剛房裡的不是李老闆?」
剎那間,蘇長歌臉上褪去血色。
本是咬牙獻身給外婆賺醫藥費的,卻被,卻被別的男人侮辱了?
蘇長歌心中絕望。
「你現在立刻滾去李老闆的房間!」
夠了!
這樣的事情她絕不再忍第二次!
「這不可能!
我是不會去的!」
「蘇長歌,別忘了你的身份,如果你不去,你這輩子都別想要拿到錢!」
孫紙鳶鄙夷的看向面前的女人。
大燈一開,她整了十三次的臉和蘇長歌的原生臉幾乎一樣!
只不過她的臉每月都要去保養,打了過多的玻尿酸常年水腫着,仔細看差別很大。
但蘇長歌有用,她給蘇長歌明碼開價,要她當自己的「替身」,某些時候出面替她解決一些問題。
而今晚,腰纏萬貫的李老闆點名要她陪伴一夜,才肯簽下哥哥的合同,她便用一筆巨款威脅蘇長歌當替身。
「你給我等着,我現在把李老闆叫進來,不管你前面伺候過幾個男人,今晚都得把他伺候好了!」
孫紙鳶氣急敗壞地摔門而去,還命令保鏢守着房門。
蘇長歌這下慌了,忍着痛穿起衣服跳下床,躲進了衛生間里。
「在哪呢?
小鳶,今晚哥哥讓你舒服啊。」
很外傳來李老闆的笑聲,那聲音漸漸靠近,蘇長歌怒從心中起,抄起花灑朝李老闆砸去—— 「滾啊!」
李老闆被花灑砸在臉上,疼得發出殺豬般的慘叫,捂着鼻子在地上打滾!
蘇長歌趁機逃出了房間,腦海中一片迷茫。
她和孫紙鳶的臉幾乎一模一樣,今天她弄傷了李老闆,一旦事情鬧大,孫紙鳶絕不會饒了她。
外婆的病還需要錢…… 倏然,一個沉甸甸的東西掉到了拖鞋上。
蘇長歌一看,是一枚精巧的老式腕錶,看上去有些年頭了,沉甸甸的像塊金子。
似乎是匆忙間放進她毛衣口袋裡,而後不經意間被帶出來的。
這東西,能賣個幾百塊吧?
是那個男人的?
想到昨天的那個男人,蘇長歌很是氣惱。
被那個男人佔了便宜,她也不能吃虧,現在就去賣了,給外婆湊醫藥費!
…… 同一時間,黑色賓利車行駛在空無一人的高速路上。
車裡,男人從精緻的毛呢西裝後腰上摸到了一枚硬硬的東西。
拿出來一看,是一枚奢侈品胸針。
他稜角分明的精緻側臉在黑暗中發出冷光,目光卻溫柔地盯着那枚胸針,手指輕輕撫摸。
助理竟然從嗜血修羅一般的bo臉上看到了一絲溫情,瞳孔驟然縮緊,悄悄問:「老闆,這胸針有什麼問題嗎?」
蕭墨淵將胸針放進口袋裡,忽明忽暗的街燈映着他冷峻的臉龐,不知想到了什麼,唇邊勾起弧度:「胸針沒什麼問題,胸針的主人——我準備娶她。」
助理驚訝得嘴裏能塞一枚雞蛋:「蕭總您,您說要娶娶娶誰?
胸針的主人是誰?」
蕭墨淵薄涼的唇邊第一次有了溫暖的弧度:「把這個胸針包好,明天我會親自給她,另外,明天所有的日程都推掉,我會重新考慮和海城孫家的合作。」
海城孫家?
和那一群廢物有什麼關係?
男的就愛吹牛,女的就愛倒貼,還有她家那個女兒孫紙鳶,聽說是個整容臉還愛勾引老闆,被保安丟出去過好幾次了!
等等,難道老闆說的胸針主人是孫—— 震驚間,蕭墨淵已經低頭看起了手機。
手機上是蕭家保鏢調查出來的線索,語音條里清晰說道:「老闆,已經調查清楚了,孫紙鳶小姐今晚確實在希爾頓酒店,她開的是唯一一間總統套房。」

《嬌妻嫁到總裁您認錯老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