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嬌妻慢點跑
嬌妻慢點跑 連載中

嬌妻慢點跑

來源:google 作者:雪夜歸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凌修 夏默涵

為了挽救家族企業,夏默涵不得不將自己拍賣當她見到買主的時候,她才發現此人竟然是她曾經羞辱過的豪門大少凌修雖然家族企業得以起死回生,但是凌修卻纏上了她,讓她又甜蜜又煩惱「我可以贖身嗎?」「不可以,一日賣身,你就終生是我的人了!」展開

《嬌妻慢點跑》章節試讀:

  秦洛詩眼皮一跳,害怕鄭軒宇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臉上的矜持差點崩裂。

  驚呼出聲,她立刻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小聲警告道:「我剛才說的話你都忘腦後去了?」

  「我去洗手間而已,你瞎操心什麼?」鄭軒宇不耐煩的揮揮手,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見他確實是往廁所的方向去,秦洛詩沒有多想什麼,繼續維持着完美的笑臉去迎接賓客了。

  在洗手間用冷水洗了把臉,鄭軒宇的酒意消散了不少。

  一想到剛才秦洛詩的咄咄逼人,鄭軒宇一拳錘在鏡子上,因為憤怒而充血,眼裡布滿了紅血絲,看起來駭人極了。

  簡單收拾了一下儀容,鄭軒宇走出了洗手間,正好看到了要往女洗手間去的夏默涵,心中一陣竊喜。

  「小涵,你是特意來找我的嗎?」不等夏默涵轉身離開,鄭軒宇欣喜的抓住了她的手。

  呵,他的臉真是大!

  夏默涵古怪的看了一眼鄭軒宇,嗤笑道:「來找你?鄭軒宇,你要不要臉了?」

  「好好好,小涵,你別生氣,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寵溺的看了一眼夏默涵,鄭軒宇輕聲笑道,「能再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在害怕你不肯見我……」

  被最恨的人用一種「真是拿你沒辦法」的眼神看着,夏默涵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如果是以前的夏默涵,肯定早就掉進了鄭軒宇的溫柔陷阱,但是現在,她只想狠狠甩他一耳光。

  「我確實不想看到你,一看到你的臉我就噁心的想吐。」夏默涵冷着臉,連一絲的溫情也懶得施捨給他,「你能不能鬆開我?我怕皮膚會爛掉。」

  被她惡狠狠的諷刺一番,鄭軒宇越挫越勇,反而握緊了夏默涵的手,不顧她的掙扎拉到嘴邊親吻着。

  夏默涵甩了幾下,沒能甩開他的手,手指被微涼的薄唇擦過,像是被針刺一般,疼痛深入骨髓。

  「在訂婚宴上跟其他女人曖昧,鄭軒宇,真不知道說你多情好,還是說你薄情好。」

  她當初真的是瞎了眼,才會喜歡這種人!

  不知道夏默涵對他的評價已經降到了最低,鄭軒宇還在沾沾自喜着,以為夏默涵來見自己,就是心軟的表現。

  有了這個先入為主的認知,哪怕是夏默涵說再重的狠話,鄭軒宇也只當是她在發小女生的脾氣。

  「小涵,我跟秦洛詩只是企業聯姻,不是我能反抗的,我對她沒有愛情,我最愛的人一直是你!」

  夏默涵簡直要氣笑了,她以前怎麼沒發現,鄭軒宇竟然是個極品渣男?

  什麼沒有愛情的企業聯姻,什麼不能反抗,什麼最愛的人是她,通通都是屁話!

  第一次有了說髒話的衝動,夏默涵嘲諷的勾起嘴角,「你真是超乎我想像的賤!背信棄義、不負責任、沒有擔當!鄭軒宇,我當初是怎麼看上你這種人的?」

  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現在即使再給她十個鄭軒宇,她也不會動心的。

  只怪這一切來的太遲,她沒能早點看清人渣的本質。

  「小涵,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好好對你的!」突然意識到夏默涵不是在說氣話,而是真的對他死心了,鄭軒宇突然慌了神。

  「我不需要你那廉價的愛情,鄭軒宇,我已經不愛你了!」夏默涵咬着牙,狠狠擠出一句話,「我現在只想離人渣遠一點!」

  不!她怎麼可以不愛自己?

  鄭軒宇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的時候,夏默涵已經掙脫了他的手正要逃走。

  小涵是我的!

  惡向膽邊生,不知怎的,一直奉行家族安排的鄭軒宇突然生出了反抗的情緒,他快夏默涵一步,擋在了她的前面,將她拉進懷裡。

  「鄭軒宇,你瘋了?這是你的訂婚——」夏默涵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到了,話還沒說完,就被炙熱的唇瓣堵了回去。

  他竟然強吻自己!

  夏默涵的大腦一片空白,兩隻漂亮的貓眼瞪大,視線沒有焦距,等她回過神來,想要推開鄭軒宇,卻發現他的力氣出乎意料的大。

  被緊緊箍在懷裡強吻着,夏默涵又氣又急,一邊用腳踢着鄭軒宇,一邊掙扎,卻始終沒辦法逃脫。

  在剛才的糾纏中,兩人不知不覺中進入了會場眾人的視線中,引起一陣唏噓。

  「天哪!那兩個人也太大膽了吧?這可是鄭家和秦家的訂婚宴,也不知道檢點一下自己!」

  「不對,那個好像是鄭家大少爺……那個女人好熟悉啊……」

  「是跟凌總一起來的夏氏的大小姐夏默涵——」

  夏默涵背對着眾人,被鄭軒宇抱在懷裡強吻着,但是這並不妨礙別人認出她的背影。

  被人認出來了!鄭軒宇這個混蛋!

  氣得眼圈發紅,夏默涵狠狠咬了一口鄭軒宇的嘴唇,口腔里瀰漫著血腥的味道,而鄭軒宇像是瘋狗一般,依然緊咬着她不放手。

  圈內人都知道兩人曾經是男女朋友,如今鬧出兩人在鄭軒宇的訂婚宴上激情擁吻的大新聞,大家不知道該感嘆他們感情真摯好,還是該說他們不要臉好。

  暫且不論他們還有沒有感情,發生這種事,最可憐的當然是準新娘秦洛詩。

  不知道是不是「秦洛詩」這個名字刺激到了鄭軒宇,他鬆開了夏默涵的嘴唇,腦袋搭在她的肩膀上,醉醺醺的喊着:「小涵——」

  見鄭軒宇喝醉了,夏默涵抹去唇上的血跡,試圖推開他。

  但是醉漢的力氣格外的大,不僅沒有推開鄭軒宇,在別人看來,他們兩個反而像是在抱着纏綿,更加讓人誤會了。

  正在跟幾個小姐妹炫耀着定製的十克拉鑽戒,秦洛詩整個人都洋溢着新婚的甜蜜,卻被不遠處的騷動打斷。

  指指點點的人群里隱約傳來「鄭大少爺」和「夏大小姐」的名字,秦洛詩心中立刻警鈴大作。

  來不及跟小姐妹說什麼,已經意識到什麼的秦洛詩立刻提着裙子過去,正好看到人群中緊緊相擁的兩人,

  被其他人用同情的眼神看着,秦洛詩腦中緊繃的一根弦突然斷開,她尖叫着衝過去,用力拉開兩人,雙眼發紅,狠狠甩了夏默涵一個耳光。

  「不要臉的小賤人!」

  尖銳刺耳的辱罵聲讓夏默涵耳邊響起一陣嗡鳴,覆蓋住了秦洛詩隨之而來的辱罵。

  正專註着聆聽耳邊的聲音,夏默涵突然被人推了一下,回過神來,只見秦洛詩紅着眼睛站在她面前,周圍的聲音也逐漸清晰起來。

  「夏默涵,你自甘下賤也就算了,為什麼要來破壞我跟軒宇的感情?」秦洛詩聲嘶力竭的喊着,做足了受害者的姿態。

  而另一個當事人鄭軒宇反而被人忽視了,雙眼迷濛的看着前方,視線沒有焦點,渾身散發的酒氣無疑不是在告訴大家,他現在醉的神志不清了。

  「我沒有!」回過神來的夏默涵立刻反駁道,「是他強吻我的!」

  這番話是事實,但是卻沒有一個人相信。

  「呵呵,別給你自己臉上貼金了!」秦洛詩皮笑肉不笑的勾勾嘴角,凌厲的眉眼裡滿是嘲諷,「軒宇醉成這樣,你說他強迫你?」

  大家都看出來鄭軒宇醉的人事不清了,估計連人都認不出是誰,怎麼不強吻別人,偏偏就強吻了夏默涵呢?

  前女友一直都是一筆算不完的爛賬,不過夏家的大小姐膽子也真是大,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就跟舊情人抱在了一起,也不管帶着她來的凌氏總裁的想法。

  不過轉念一想,能夠做出拍賣自己的事的女人,又怎麼會是安分守己的女人呢?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幾乎所有人看向夏默涵的眼神都多了幾分鄙夷。

  「一定是你勾引軒宇的!」秦洛詩不給夏默涵一點辯解的機會,直接判了她的死刑。

  「不!我沒有!秦洛詩,你別污衊我!」相比於秦洛詩的言之鑿鑿,夏默涵的解釋蒼白多了,又拿不出證據來,顯得有氣無力的。

  秦洛詩扶着站不穩的鄭軒宇,隱晦的掃視了他一眼,看到了他唇上的傷口,看向夏默涵的視線越發不善,「我污衊你?你被軒宇抱着,連反抗的意思都沒有,是不是正享受着呢?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你是說大家都看錯了嗎?」

  「你……」

  夏默涵百口莫辯,知道沒人會相信自己,她從一開始就落了下風。

  大家都只相信他們眼睛看到的事,根本沒有想過她一個女人有沒有反抗鄭軒宇的力氣,就算她這麼辯解,估計別人也會覺得她是在狡辯。

  鄭軒宇醉的站都站不穩,輕輕一推就能推開,怎麼可能「強迫」她這麼久?

  無論她怎麼解釋,其他人都有反駁她的解釋,她說什麼也沒用。

  被秦洛詩指責着,被所有賓客鄙夷着,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卻因為「醉酒」而被原諒,所有的過錯都推到了她的身上。

  夏默涵的眼神逐漸變得灰暗,放棄了抵抗,默默承受着來自世界的惡意。

  「秦小姐還是不要胡亂猜測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