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教人無處寄相思
教人無處寄相思 連載中

教人無處寄相思

來源:google 作者:單箐棠沈涼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單箐棠 沈涼墨 現代言情

安旖旎死了被強盜擄走後的一個時辰里,經歷了女人最深刻的痛苦而死她死時,全身上下沒一處好皮沈涼墨將安旖旎的屍體帶回來的當晚,沈涼墨便且掐住了單箐棠的脖子,帶着幾乎要噴涌而出的怒火,道:「是你逼旖旎離開,是你害死了她!」單箐棠猛烈的搖頭,掙扎:「不是,不是我……」展開

《教人無處寄相思》章節試讀:

教人無處寄相思單箐棠沈涼墨她曾是名動京城的權貴才女,巾幗不讓鬚眉的金貴公主,如今因為沈涼墨的心尖寵死了,成為了勾結強盜的階下囚!
三年後的單箐棠嗓子被烈性毒藥腐蝕,手腳筋骨被挑斷。
若不是因為那個未完成的事。
她早就沒了苟活於世的想法。
然而沈涼墨卻還是不肯放過她!
...「那晚你為什麼去找旖旎,你和她都說了什麼!」
「我那晚去找安旖旎,是告訴她我願意成全你們,我會求陛下哥哥放了你離開東廠……」她想讓安旖旎不要再像之前那般三心二意,而是一心一意的對沈涼墨好。
她絕對沒有逼走安旖旎。
但她的話,沈涼墨根本不信,甚至容不得她將這一段話說完。
他霎時抽回了捏在單箐棠脖頸處的手。
眼神之中淡漠和疏離,冷的她心頭一跳。
隨之就見到他拿出了手帕,將手指一根根的擦拭乾凈,然後將手帕扔進了一旁的燭火里。
那嫌棄之意,溢於言表了。
「單箐棠,殺人要償命。」
單箐棠全身一顫,又聽得男人居高臨下道:「來人,送公主去宗人府,且告她勾結強盜,殘害良民。」
公主府離宗人府,恰好是長安街上的一頭一尾。
單箐棠被綁在了罪人柱上,被一輛破爛的推車拖拽着。
街頭巷尾,萬人空巷。
臭雞蛋、爛菜葉子、堅硬的石頭……全部砸在了她的身上。
全城百姓都在咬牙切齒這個毒婦的心狠。
曾經名動京城的權貴才女,巾幗不讓鬚眉的金貴公主,終是成為了勾結強盜的階下囚!
……三年後。
東廠帶領羽林衛大破強盜山,戰勝歸來,天子為東廠慶功,天下大赦。
單箐棠一身粗布麻衣從監獄裏走了出來。
瘦削的身子上,枯黃的臉面刻着一個醒目的「奸」字。
這是三年前入獄時,所得的肉刑。
意為奸詐、姦猾。
是為了讓良民免受傷害的最好辦法。
她走在街面上,用爛布袖子遮着自己的半張臉面,問及一個賣饅頭的小販。
「勞煩拿一個饅頭,多少銀錢。」
「一個銅板。」
小販回應後,單箐棠將唯一那枚銅板遞了出去。
拿到饅頭,那香氣撲鼻,惹得她不管不顧的就要大口咬下去。
可突然,手上一痛,那饅頭掉在了地上。
她蹲下身,連忙去撿。
可饅頭卻被一直大腳給踩在了腳底下。
細嫩白面,在花鳥紋鞋面之下,變得臟污不堪……她的心似是也要被揉碎了一般。
隨之,便聽得一聲恍若是來自地獄的聲音。
「單箐棠,好久不見了!」
她微微抬眼,便是看到了三年前親手將自己送進牢獄的人。
沈涼墨。
怎麼會是,沈、涼、墨!
她的身體,開始顫慄。
四肢還是不聽指揮的抖動。
恐懼從心頭涌了出來,瀰漫了整個周遭。
跑。
她腦子裡只有這麼一個念頭了。
她瘸着腿,一拖一帶,不要命的朝前跑。
倉皇之下,她撞到了一車的恭桶。
她在泥濘之中爬着,似是聞不到臭味也聽不到周遭人的厭棄……她拚命的爬起來,拚命的想逃離。
但她還是被一群帶刀羽林衛給圍困住了。
沈涼墨出現在了她的面前,一身紅紋藍底的朝服,頭頂丞相烏紗。
作為東廠之主的沈涼墨,竟是在短短三年時間內任了異性王爺之位。
第二章「帶回去。」
一聲冷冽,讓羽林軍押解起了單箐棠。
她雙手被束縛,臉上的「奸」字醒目展露在了世人眼下。
周遭仇視的目光洶湧奔來,讓她感受到了一陣火辣。
「原來是個囚犯。」
「奸惡之人,真晦氣,呸。」
嫌棄、厭惡的聲音刺痛了她的耳。
單箐棠的身體在抖。
是恐懼,是害怕。
她一雙眼慢慢抬了起來,怯生生的看向了沈涼墨,充盈了淚水。
「求你、放、放過我……」聲線帶着顫聲。
沙啞如同八十歲的老嫗。
聽得沈涼墨眉眼都微微眯了起來。
她的膝蓋慢慢彎曲了。
佝僂的脊背,也匍匐在了地上,好像一條狗。
沈涼墨眉頭微微一皺。
甚至於,不太敢相信面前這個人,是單箐棠。
曾經,她是帝王最寵愛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