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假太監:娘娘,您的福氣在後頭
假太監:娘娘,您的福氣在後頭 連載中

假太監:娘娘,您的福氣在後頭

來源:google 作者:冬之螢火子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冬之螢火子玉 李默

咱家姓李,單名一個默字,是個太監平時喜歡在三宮六院串串門,看看哪個娘娘有福氣但總有些人喜歡跟我作對,特別是那些當官的總喜歡在背地裡罵我閹賊,罵那些為我做事的官是閹黨說我隻手遮天,權傾朝野驕縱無度,心腸毒辣上瞞天子,下誣忠良,人人得而誅之啊呸,這全都是誹謗、污衊!試問天下黎民百姓,誰不知道咱家是個大善人文教、賑災、治水、剿匪、殺敵等等大功德之事,咱家全都做了個遍他們還有臉罵我閹賊?!活膩了!展開

《假太監:娘娘,您的福氣在後頭》章節試讀:

皇后望着李默,輕聲細語的柔聲說道。

「陛下決定讓你來負責壽宴,就是覺得你做的菜有獨到之處。」

「既然你都有了想法,那本宮就不多加干涉了。只是你要先將這宴席上的十道菜都決定好,然後再做出來讓本宮過過眼,看能否有資格上這壽宴。」

「如果本宮不滿意的話,就會親自去和陛下、太后述說換個人來做。因為這件事要是沒辦好,可不是你一個人被笑話,明白嗎?」

說完,皇后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李默。

如果這事辦砸了,丟臉的不光是李默,首當其衝的就是皇后,而且連帶太后、永泰帝都跟着沒面子,所以她才不得不慎重一些,此事務必要辦的妥妥噹噹才行。

李默連忙點頭說道。

「奴婢明白,多謝皇后提點,奴婢謹記在心。」

皇后看到李默領會到了自己的意思,俏臉上露出一抹滿意神色,說道。

「嗯,你明白了就好。你需要多久時間決定那四道菜?」

李默沉吟了一下,說道。

「三天時間應該夠了。」

其實他只要一個多小時就能將這些菜端到皇后面前,但是為了顯示出自己的本事,所以才特意說了要三天時間。因為太容易得到的東西,往往不被人珍惜。

皇后點點頭道。

「那好,本宮就給你三天時間。」

隨後就轉過身去,背對着李默說道。

「不過,你之前已經做過的六道菜,可以儘早做出來給本宮嘗嘗。」

李默立刻回道。

「是,待會午膳的時候,奴婢就讓人端過來。」

皇后走到鳳椅前落座,微笑着對李默說道。

「嗯,要是有什麼麻煩的事情,儘管來找本宮。」

她很滿意李默的態度,所以也不會吝嗇幫忙處理麻煩。

李默低頭應道。

「是。」

心裏也覺得這皇后挺好相處的,就是不知道暗地裡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畢竟表裡不一的娘娘,宮廷劇里看的太多了。

皇后說道。

「好了,沒什麼事情的話,你就下去吧。」

李默低頭行禮道。

「是,奴婢告退。」

結果李默剛走出坤寧宮,身後就傳來了一道急呼呼的聲音。

「李公公!李公公!」

李默聽到這個後,停下了腳步。他轉身一看,就見一個身姿豐盈的宮女朝他跑來,而他的視線也情不自禁被急促晃動的小宮女所吸引。

等宮女跑過來後,李默看着那宮女詫異問道。

「姐姐是在叫我?」

這下他也看清了眼前宮女的相貌,果然皇宮無醜女。

雖然眼前這個小宮女看着應該只有十七八歲,但身材發育的卻很好了。

皮膚白嫩如同羊脂美玉,眉毛畫的恰到好處,嘴唇紅潤誘人,眼睛很大,長得很漂亮。

她穿着一襲淺綠色衣裙,腰間系了一條深綠色的絲帶,上面綉着一些精緻的圖案,整體顯得高貴典雅,又顯得俏皮可愛。

宮女跑過來後,躬着腰氣喘噓噓的說道。

「對,嗯,就是,就是叫你。」

李默沒有說話,而是看着那胸膛正不斷起伏的小宮女默默發獃。

現在要是能摸一摸……小宮女的頭,那該多好啊。以前他最喜歡可愛的女孩子了,現在也不例外。

宮女氣順了後,便客客氣氣的對李默說道。

「李公公,我家娘娘有請。」

李默看着眼前的宮女,用審視眼神將其上下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

之前他見到的不是太后就是皇后,根本不敢放開的去看,偷偷瞧兩眼都不敢多停留。現在突然蹦出來個漂亮小宮女,可算是有機會光明正大的看了。

以他多年閱片經歷和身經百戰的經驗來看,此女的胸懷等級至少是C,屬於一隻手把握不住的那種。而且再配上那相當可愛的臉蛋,這不就是童顏巨山型。

李默稚嫩的臉上露出一絲壞叔叔的笑容,略帶滿意的摸着下巴暗道。

「嗯,不錯不錯。」

可惜的是,他只能看不能摸。整個皇宮裏面,能隨意摸別人的只有皇帝。

以前他還不知道皇帝的好處,只覺得皇帝每天要忙這忙那的,一點意思都沒有。但在看到太后、皇后等人後,他總算是稍微了解一點為什麼那麼多人想做皇帝了。

皇帝可以睡最美的女人,吃最好的美味,喝最貴的酒,做最威風的事情,優先享受世間最好的東西。

李默想到這裡,心裏不禁一片火熱。

既然自己現在都是太監了,那就做最強的太監。所以他暗自決定,以後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做一做那立皇帝的滋味。

什麼是立皇帝呢。

顧名思義,就是站着的皇帝。

明朝有位大太監,名叫劉瑾,官至司禮監掌印。

劉瑾深受皇帝信賴,所以皇帝就放心讓他來處理公文奏摺,掌管印信,甚至代皇帝批註等等,其權勢一時無人能及,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因此他和皇帝的區別,其實也就是差坐在龍椅之上了。

這也是立皇帝的由來。

雖然最後這位「立皇帝」的下場不太好,但李默有信心不會落到那個下場。

宮女看着緊盯着自己看陷入臆想的李默,晃了晃小手疑惑問道。

「李公公?李公公?」

李默從宮女的胸懷中回過神來,然後露出友好微笑問道。

「請問姐姐口中的娘娘是哪一位?」

墨竹挺了挺腰,略帶驕傲的微笑說道。

「我叫墨竹,乃是永和宮麗妃娘娘的侍女。這次突然冒犯李公公,是因為我家麗妃娘娘有請。」

李默聽到這話,不禁皺起眉頭。

他和這麗妃平日里也沒什麼交集,一時之間也想不出為什麼會來請自己。

李默直接問道。

「麗妃娘娘找我所謂何事?」

墨竹搖搖頭說道。

「我做奴婢的,哪能知道娘娘心裏想什麼。」

李默無奈搖了搖頭。

「姐姐,麗妃娘娘能叫我過去是我的榮幸,但是太后、皇后剛剛派給了我差事,確是耽誤不得。如果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那就請恕小弟無禮了。」

說完就轉身打算離開。

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事,話都不說清楚,他肯定是不想過去的。

墨竹趕緊上前抓住李默的手,緊緊抱住不撒手,嘴裏振振有詞念道。

「誒,你別走啊。你要是走了,娘娘可要罵我的。娘娘說了,一定要讓我帶你過去。哪怕是拖,那也得把你拖過去。」

李默低頭看着自己的手臂,感受着那驚人的柔軟,頓時哭笑不得。

教練,她犯規,帶球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