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界核存
界核存 連載中

界核存

來源:google 作者:冥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在未來,不僅科技水平遠超現在世界,相當於一個世紀,天才也層出不窮一場超核爆毀了「科技之城」導致世界損失了一位「天才」,但反世界的「間諜同盟」組織的人全部被殲滅世界都認為他已死,但他為全死意識去往了另一個世界,他的沒有人知道的妹妹留了下來他則與「一切真理」都存在卻加有魔法與神明的世界裏一個人「交換」了,但他一直堅信我能回去……展開

《界核存》章節試讀:

這是一座輝煌的「機械之城」,抬頭卻看不見頂的大廈或許是這裡別樣的風景,城市從不熄滅的燈火與繁華的街道,總是在告訴我們,這座城市的真實!

每當回憶起城市時,我總是在徘徊中迷失,我是應該把這個城市記下,還是讓它永遠活在我的回憶里。一位小伙坐在一個公園的草坪上,他的身旁是一個大概六歲的孩子,他們的前方是一座由無數大廈所組成的城市,那裡到處充滿着生氣,無論是樓層各處存在的綠色,還是無數大廈所反射出的陽光,都讓這座城市籠罩在滿滿生氣之中。

顯然,他們是父子的關係。小伙伸出手指着前方整座城市,看,那是爸爸建的城市漂亮吧!它還沒有建完,等它建完了我還帶你來這看。小男孩轉過頭,用不屑的眼神看着父親的側臉,爸爸又騙人,這怎麼會是爸爸建的,爸爸就是個上班族,平常在家都不多待一下,媽媽都說爸爸是個夜不歸宿的懶漢。可小男孩的母親,早就因為一場實驗的意外事故逝去,這一直是他父親的痛處。

小伙臉上帶着微笑伸出手用力揉了揉小男孩的頭,小男孩的頭髮都開始有些凌亂,哈哈,看來是又長大了,懂得多了,都逗不了你了。小男孩轉過頭重新看着即將被夕陽包裹的城市,他的雙眼在那一瞬間彷彿有與黍明眼中一樣的冷漠,爸爸什麼時候逗樂過我,要是,這真是爸爸建的,就太糟糕了。幾乎每層樓都鑲嵌着植物,使原本還能入眼的大樓變得更加單薄,城市大樓本來是能建的更高的。

小伙張開口準備說什麼,但後方傳來一陣腳步,一個穿着白大褂的男子走了過來,秦,這次的檢驗結果已經出來,需要你親自去一趟。小伙將小男孩舉過頭頂轉了一圈,然後輕輕放下,好了,爸爸又要去忙了。小伙站起身,便轉身離開。小男孩回過頭,看着父親離去的背影,伸出手準備去抓住什麼,但最終還是收回,轉過頭去看着剛剛那座城市,小男孩就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那不在說話。

這原來是一個特殊改造的房間,房間的牆都是透明的玻璃製成,這個房間很大,正好能放置的下一個公園。小伙與那穿着白大褂的男子開始走近公園的外圍,那裡的遠景突然消失,變得昏暗接着出現一面牆,牆上有一扇門,他們走出那扇門離開了這個房間,來到一條白色走廊,這裡就像長方體的內部被科技所包裹。

兩人向前走着,慕佂將一塊布滿數據的熒屏遞給秦,這是最新統計出來的數據,最終通過測試留下的孩子只有100個,他們各項指標都超過所預期的最高指數。秦看着熒屏,那100個孩子里也有他的兒子。慕佂伸出手拍拍秦的右肩,不用擔心你的兒子,他各項指標都正常,可以說都超標。秦將慕佂的手移開,不用擔心,才最讓我不放心,我不想讓他成為和我一樣的人。

慕佂又拿出一個熒屏,手在屏幕上快速移動,接着將熒屏放在秦的眼前。對了,其中有一個孩子,似乎並沒有父母,是失蹤多年的嵌蓄和嵌塌帶回來的,資料庫查不到他的任何一點信息,他的各項指標是這一百個孩子中最高的,這次測試這孩子似乎放了水,之前有一次測試他的指標明明比這還高几倍。

秦看着熒屏中那孩子的數據與景象,愣神了一會。這孩子我見過,是叫黍明?我記得他從來沒有笑過,臉上也從沒有過情緒變化。

慕佂收回熒屏,手又在上面操縱着什麼,那孩子確實奇怪,還是嵌蓄和嵌塌兩夫婦送過來的,我還記得以前聽他們講課,每次都有驚喜出現,沒想到這兩位全才失蹤這麼多年回來,還能帶來驚喜。

秦與慕佂來到一個全封閉的實驗室內,這裡的人都穿着白大褂,各自忙碌着沒有一個人是處於無所事事的狀態。一位男子朝他們走過來,怎麼樣那座城市的景象?那座城市還沒完工,等那些孩子再通過下一輪測試,以後這裡就會成為「科技之城」的中心。

科技之城廢墟地下一千米處,一座大廈的樓頂。背靠在牆上的秦始,猛然睜開眼睛,看着已經進入黑夜的城市。

秦始看著錶中的時間,正好是凌晨一點。他叫醒身旁的愛政,便拿起一盒面打開,沒想到這面還是熱的,似乎和剛出鍋時一樣熱氣騰騰。愛政見狀也拿起一盒面打開,可他並沒有下口。

愛政說:「現在不是已經凌晨一點,為什麼我們還不行動?」秦始用筷子指了指愛政的面示意他吃。

秦始說:「你記得洪彪對煥馳說過,晚上別再帶人逛那句話?煥馳帶的那個人就是斯魯,煥馳身上裝有追蹤器,追蹤器上顯示,他還帶着斯魯在逛。」

愛政吃了幾口說:「時間太晚,煥馳還會幫助我們?」

秦始說:「作為新人你可真有趣,放心,這座城的景象可就是和和睦睦的,而且,我只是問他幾個問題。」

時間已經來到凌晨兩點,斯魯已經讓煥馳帶完路。

秦始與愛政並沒有選擇乘電梯下樓,雖然那樣很快,但煥馳並不在樓下。秦始與愛政從樓上直接越下,在樓與樓之間到處跳躍穿行,這多虧他們帶來的裝備,他們手上所佩戴的帶手套與腳上穿的鞋子,具有吸附功能,鞋子還具有較強的彈跳功能和加速功能。當然,他們要承受如此強大的功能,身體素質也是大幅度的訓練過。

秦始在下樓的過程中,不斷在樓與樓之間調換,他似乎有十足的把握,在落地時到達煥馳的位置,即使煥馳現在在行動。而愛政就跟在他的後面,他一會看着手錶上熒屏中的紅點一會,看着秦始在樓與樓之間的落點,他在不停的給秦始報煥馳的位置,這是秦始與愛政的第一次合作,可第一次合作就能如此默契,恐怕以後他們會是組織里最優秀的搭檔。

時間並沒過多久,秦始和愛政便找到煥馳。他們直接落在煥馳的面前,而煥馳卻一點也不驚訝,似乎是因為這座城市的科技水平非常發達,即使是見到能真正在樓與樓之間飛檐走壁的人,也並會感到不奇怪。

煥馳看見他們說:「你們這住地上的,還真是有點閑。不過為什麼,你們都在樓與樓之間跳上跳下還不會被罰款?。」

秦始說:「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我們本就不屬於這個城市。不過你不用管這個,我想問你幾個問題。」

煥馳直接在原地坐下,伸了個懶腰,說:「唉,真是有點累了,本來想回家的。」然後從衣服袋子里取出一個肉夾饃吃了起來「什麼不用管?你們這情況早該被抓了。不過,我還真不想管,誰讓你們認識洪彪,你們直接問吧。」

秦始也坐下說:「城主有兩個,有一個在六天前是不是失蹤過?沒失蹤的城主是不是一個小學生大?那兩個城主叫什麼。」

煥馳伸出兩隻手張開,數了數手指說:「對了今天是星期天,城主失蹤倒是不是,是去出差了還沒回來,叫黍明。另一個確實是只有小學生大,是個女孩叫黍莫。」

秦始直接起身就跳上其中一座樓,然後又在大樓之間飛檐走壁,愛政也跟了上去。煥馳大叫道:「喂,你們不用我帶你們去什麼地方嗎?還有你怎麼知道有一個城主只有小學生大?你們問過別人?那為什麼還問我?」而在這時一個人影從煥馳周圍的其中一條小巷中竄出,追逐在秦始與愛政身後,這正是斯魯,他在跟蹤着他們。

而煥馳說的話秦始與愛政根本沒有聽到,他們已經離開這裡很遠,在幾層樓高的位置。他們仍在不斷向上。愛政說:「我們又要去哪?」

秦始說:「去找城主。」愛政有些疑惑「你知道城主在哪?」秦始笑了笑說:「不知道,不過斯魯知道,先去樓頂。」

秦始與愛政已經來到樓頂。秦始等了一會說:「別躲了,斯魯。我有話問你。」

斯魯直接從樓的邊緣竄出說:「哈哈,秦兄弟,我覺得我們又可以合作了。你們想知道城主在哪?城主就在城市的中心。」

秦始冷笑一聲,說:「看來你也帶了能擴聽的科技,沒找到黍明留下的東西對嗎?」斯魯也相稱的笑了笑說:「秦兄弟也不是帶了嗎。不過秦兄弟好像算漏了一點,全城的人消息都是互通的,那小伙其實知道城主在那。」

秦始準備說什麼,但他與愛政的手錶上卻突然發來消息。秦始和愛便開始看手錶上發來的信息,而斯魯也湊了過去。

秦始看着資料眼睛也沒有眨一下,似乎是在想事。這是黍明留下的資料,已經全部破譯完了?這麼說黍明留下的東西還真是他所有的科研資料,那那個女孩是他的妹妹?黍明只想讓我們拿到資料,可為什麼黍明不想讓我們知道他有妹妹,並且活着?想讓她自由的活着?不行,我得把他妹妹帶走,就算是這樣他的妹妹在這裡也不會感到自由。

而斯魯在秦始思考的時候,便直接趁機離開,從樓上跳下去黍明留下的資料位置。

秦始回過神來說:「你去黍明留下的所有科研資料位置,必須在斯魯之前。」秦始準備向相反的方向走,那是城市中心的區域。愛政說:「那你?」

「我去找黍明的妹妹」秦始直接從樓上躍下說。愛政愣了一會說:「行,雖然不知道你要幹嘛,但注意安全。」接着他也躍下樓,向著秦始相反的方向移動。虛擬夜空下的城市,有三顆黑點在城樓之間到處穿行,有兩個向著同方向,有一個向著反方向。

城市的**,最高樓的樓頂。黍莫坐在輪椅上看着夜晚燈火通明的城市,她的身旁站着那個嬌滴滴的十六歲姑娘,他們的頭頂有四個不知是何物的白色物體在空中徘徊,似乎是在巡視。那個白色的球體與上次不同,周圍不再昏暗陰沉而,白球也散發出藍色的光澤。

那個姑娘緩緩將黍莫推至那個白色球體面前,接着白色球體面前出現熒光樓梯,輪椅最終停在樓梯前。黍莫從輪椅上緩緩起身,向著樓梯上方走去,她的身子在顫動着,看來黍莫走的每一步對於她來說都很艱難,姑娘想向前扶住,可黍莫揮手示意她不要上前。

黍莫走近白球 ,白球便打開一扇門,內部是漂浮的銀白色液體,即使現在有個開口也沒有流出。黍莫停住腳步說:「你尊重我的選擇對嗎?」她取下胸口處的一個裝置(就是這個裝置讓黍莫可以活動,本來她的身體根本連動都動不了)「即使我根本不用死,你也會同意嗎?」

姑娘愣神了一會,臉上依舊洋溢着笑容說:「會的!」

黍莫轉過身,向後跳進白球「謝謝,其實我早就知道,你們都有情感,對不起」黍莫閉上了眼睛臉上帶着甜美的笑容「情,永遠是我的姐姐。」黍莫的身體被銀色液體吞噬,她的生命跡象瞬間消失,可她的身體並沒有消失,依舊保持原樣,黍莫胸口處那個裝置閃爍着光芒,白球緩緩關閉直至鎖死。

姑娘的雙眼在門鎖死的一瞬間流出眼淚,她直接癱坐在地上,情緒她再也壓制不住,她的臉上早已沒有笑容「我原諒你。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過了一會,姑娘擦乾眼淚站了起來,走向白球。白球的前方出現一個熒屏,姑娘用手在上面快速打動「黍莫,你放心你的願望我幫你完成。」只見白球周圍緩緩升起四個半圓形白柱,將白球包裹,接着白球上方一道通天的光柱發出。

秦始正在這座樓的半層位置,他在不斷向上,可一條光柱出現。他粘在玻璃壁上的四肢直接停住,他抬起頭看着本應處於黑夜的天空天空,愣神了一會說:「什麼情況?看來得快了。」秦始說完眼神變得犀利,便直接開始跳躍上樓,比剛剛還快。

城市上空出現可以覆蓋整個城市的傳送門,而科技之城的廢墟也出現一個龐大的傳送門。這座城市正在緩緩抬升,向著頭頂的傳送門抬升!

城市已經完全進入傳送門,現在這座城市處於地上,將原本的科技之城廢墟佔據在腳下。機械之城剛剛來到大陸之上,清晨的陽光就緩緩襲來將這座熱鬧繁華的機械之城照上久違的金色光芒。而這時秦始一躍跳過樓頂,接着輕輕落在樓頂的地面上。姑娘緩緩走了過來,向秦始伸出一隻手,說:「歡迎來到!機械之城!」秦始的手與姑娘握上,姑娘臉上洋溢着笑容,可也掩蓋不了剛剛哭過的痕迹被秦始察覺。

姑娘說:「你好!我叫情感,你可以叫我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