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
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 連載中

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

來源:google 作者:fools』gold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fools』gold 蕭肖 都市小說

我,pua狂魔,在被狂熱追隨者從高樓推了下去後穿越到了一個有着神祇,神話生物,還有各類冤魂的世界,祂們與人類簽訂契約,人類在使用祂們力量的同時也會被祂們的意志所侵蝕嘖嘖嘖好可怕啊,還好我也是祂們之一,桀桀桀展開

《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章節試讀:

「陳兄!」洛川悲痛的大吼。

而寧依依眼前一亮,這傢伙的實力比她想的要強不少。

台下是一片死寂。

「陳鋒…被秒了?」

「好像是,現在還在抽搐呢。」

蕭肖解除了暴風之瞳,小傢伙呼嚕的一下鑽了出來,顏色因為剛才的消耗而顯得微微有些暗淡。

「這是…三階術靈暴風之瞳!」

有人尖叫,指着那個小傢伙顫抖的說。

「三階術靈!那可是每一隻都要上百萬聯邦幣的存在啊!」

蕭肖詫異的看着眼前那隻還在因為迷茫而眨眼的小傢伙。

這玩意兒…這麼值錢?

小傢伙注意到主人的眼神變了,瑟瑟發抖的呼嚕着,緊緊的抱着蕭肖的額頭。

「很不錯嘛,至少比我想像中要能打多了。」

寧依依一個響指後,台上的蕭肖便化作了黑霧,向著她的方向匯聚而來。

「卧槽!」

「卧槽!」

「卧槽!」

台下卧槽聲接連響起。

能夠刷新他們世界觀的事情發生了,誰能想到羊原來還能有人形的啊。

而且似乎還能像正常人一樣思考,還能操控自己的術靈,還能召喚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骷髏戰馬!

「喂…你這突然來一下幹嘛,你看他們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了。」

蕭肖不解的問。

「顯擺唄,與眾不同唄,喜歡唄。」

「你有意見?」

寧依依挑了挑眉毛。

「還真是出乎意料的誠實呢。」

「嗯,這樣期末的考核肯定是沒問題了,再拿下最後一冠!我就是史無前例的四冠王咯。」

少女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錯。

「你當然要奪冠……」

蕭肖輕聲說,目光停留在那只有他能看到的任務面板上。

可發佈的任務除了原本的每日任務,諸如跑步之類的,還多了一條被標紅的。

發佈任務:宿主拿下期末考核的冠軍。

獎勵:30屬性點。術靈抽獎次數:3次。提升冒險等階:1

「你說什麼?」

少女沒聽清,有些疑惑的問。

「沒什麼。」

很快,蕭肖的事迹便被發到了校園論壇上,且隨着時間的發酵越鬧越大,最後甚至轟動了整個星輝聯邦。

星輝聯邦的最高執行部便展開了一個針對於他的討論會。

「要知道,從數千年前的位面崩落事件起,平原生態與我們的世界相融合,並且切斷了我們所有的成神途徑。」

「成神是最愚蠢的事情!無可救藥,怎麼到了今天還會有人執着於這種事情,真有人會喜歡那種被那些扭曲的玩意兒注視着的感覺?」

一位政客大佬站起身,怒斥着。

「還請您冷靜,這只不過是一個引子,我們今天討論的目標是他。」

隨後,蕭肖的圖片被放大,赫然是化作黑霧時的畫面。

「抱歉,我失態了,請您繼續。」

「你們知道嗎,在古籍《伊戈泰勒斯》中其實曾描繪過人形的羊。」

「大多數人可能沒聽說過這本古籍,但這不重要,畢竟因為我從事星史整理的原因才偶然間發現了這本古籍。」

說著,他的目光逐漸嚴肅了起來。

「這本古籍中曾提到過,一切以人形態為基準的羊,在成為羊之前都是半神級別的存在。」

「半神…?多麼虛無縹緲的概念。」

「是,隨着科技的高速發展,星際時代的正式到來,這些概念離我們實在是太遙遠了。」

「請說重點,議員先生,你想說的是什麼?難不成他是遠古時期的半神嗎?」

「不,他與古籍中描繪的完全不同,他是前所未見的,整個星史乃至人類史都是唯一一隻能夠脫離人體獨立思考的羊。」

「保持着人形,像人一樣活着,需要從食物中攝取營養,需要補充水分。」

「甚至還能操縱術靈。」

「水銀呢?水銀對其是否有影響。」

「暫不清楚。」

「有調查到他的身份嗎?出生地?又或者家庭住址。」

「並沒有,他在一年以前突然出現在了星輝A—03這顆行政星球上,似乎還流浪了一段時間……」

超大投影全息屏上。

放映着蕭肖和流浪漢爭奪天橋底下這塊地盤的畫面。

寧氏親王捂着臉,示意趕緊跳過這段畫面,畢竟現在這貨和自己親女兒……

那名議員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後說:

「各位,有何看法。」

眾人並沒有做聲,其實他們想說的是趕緊把那貨抓起來關進實驗室裏面,然後沒日沒夜的像對小白鼠對他一樣進行切片研究。

但寧氏親王此時就坐在那裡,強大的壓迫感籠罩在了整片會場之中。

寧氏親王的勢力在這幾年發展的越來越大,甚至能夠制衡整個星輝聯邦,聯邦已經沒有力量再去像幾十年前一樣壓制他們了。

畢竟這裡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星輝帝國了,而是星輝聯邦。

「諸位…聽我說幾句吧。」

寧氏親王站起了身。

「小女的天賦各位應該都很清楚,她註定會成為對抗異域那群對我們虎視眈眈的傢伙的領袖。」

說到這,寧氏親王頓了頓。

「我希望她能在皇家星輝學院的幾年中,給自己一份滿意的答卷,一份滿意的畢業證書。」

「至於他的話,就還請諸位再觀察一段時間吧,小女也快期末考核了,就等期末考核以後再做定奪吧。」

眾人微微一愣,都是苦笑了起來。

得,力保,沒戲了。

寧氏親王此時的表情不再像十幾年前與白謹皇帝一同到萊耶爾號上籤訂協議的鐵血將軍,而是一位父親,一位期望着自己女兒長大成人,開花結果的父親。

飽經風霜的臉上,一抹欣慰的笑容讓他看上去就像一位經常在院內喝着茶,與某個老頭子一起下着棋的老人。

「老寧,你變了啊。」

一旁曾經的戰友,現在的將領打趣着說:

「真難以想像,之前那位被稱為戰場劊子手的瘋子過了十幾年竟然已經衰老成了這樣,嘖嘖嘖。」

寧氏親王並沒有生氣,呵呵的笑着。

「這是一個人從男人進化成父親的證明啊,我確實是老了。」

說著,他張開了嘴,指了指自己的牙齒說:

「但我的牙還在,誰如果敢動我的家人,那我就會像頭獅子一樣撲上去,撕碎他的脖頸。」

《桀桀桀,我的宿主要聽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