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驚凰公主鳳還巢
驚凰公主鳳還巢 連載中

驚凰公主鳳還巢

來源:google 作者:若唯兒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鳳若涼 衛言卿 穿越重生

他那時在懸崖下對着奄奄一息的她說,「你真好看」這幾個字從此在鳳若涼心底情根深種,她清心寡欲的生命里至此有了執念她說,待我血海深仇得報他點頭她說,待我尋得真相他依舊點頭她說,待我稱霸這天下這次他遲疑半晌,語氣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夫人,為夫昨日不小心將那盟主打死了……」展開

《驚凰公主鳳還巢》章節試讀:

「那個傻子……公主不見了?」於詩柔及時止住了嘴。
「她必須出現。」宋年軻的語氣很沉重。
於詩柔對朝堂上的事情知道的不太多,她看着綠翠推門進來,接過了茶,示意綠翠出去,「王爺,為什麼公主一定要出現?」
宋年軻接過茶,吹了吹熱氣,飲了一口。
「這些事情不是你能問的。」
於詩柔安靜了。
「她的身份比較特殊。」似乎是察覺到語氣有些重,宋年軻又補充了一句。
當朝皇帝鳳易登基十二年,只有兩個皇子,公主只有鳳若涼一人。
於詩柔沒有再追問,她知道怎麼能讓一個男人更加喜歡自己。昨夜陳釀和宋年軻的對話,她聽到了一些。
大概就是那個傻子死了,她犯不着跟一個死人過不去。
陳釀在王府里等到了晌午,只看到了綠翠出現說了一聲宋年軻說今天在萬青苑用膳。
他蒼老的臉上有了些疲憊,帶了人,又出了王府。
似乎是因為皇上壽宴,京城裡熱鬧非凡。
陳釀站在街邊,目光停留在了糖葫蘆攤上。
不記得是幾年前了,他去處理些事情回來的時候,看到了鳳若涼。思及此,陳釀重重的嘆了口氣。
以前那是個多麼好的孩子阿,而且天賦那麼好,要不是十歲那年那場大病,何至於到了今天的地步。
到了如今提起她,只有傻子兩個字,誰都不記得她當初有多驚艷。
那天她站在一個糖葫蘆攤邊,站了很久,那個小販不停的驅趕着她。他看不下去了,給她買了一個糖葫蘆。
陳釀還清楚的記得鳳若涼那個時候的目光,很奇怪,她似乎有愣了一下,才興高采烈的接過糖葫蘆。
第二天,賬房先生來跟他說,鳳若涼去要錢了,不給就搗亂。可他去找了鳳若涼,問她想要什麼東西,鳳若涼又好像聽不見。他便說每天給一文錢。
後來他就把這個事情忘了,直到十天後他在房門前看到了十文錢。
陳釀那一瞬間心裏五味雜陳。
糖葫蘆十文錢。
他當時的月俸是五兩銀子,足夠買下幾年的糖葫蘆。
她本是皇家人,大概以前連銅錢是什麼樣子的都沒見過,可是為了一文錢,她連着受了十天的白眼和謾罵。
那之後陳釀只是對她照顧多了一些,卻從沒有想過什麼。
可能是到了絕境,這一刻,陳釀心裏卻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會不會,鳳若涼根本就沒有瘋。
對,宋年軻成親的那一天,她在看着。
不管鳳若涼瘋沒瘋,她對宋年軻的感情沒有變過。
陳釀連忙帶着下人往城外找去,他心裏在不停祈禱,鳳若涼只是決定離開了,什麼都沒做。
——————
衛言卿把鳳若涼帶進了一個小竹屋裡,找了一個大夫來,那個大夫的醫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不過是施法了一番,她的傷竟然好了一大半,皮外傷直接癒合。
「公子,修養七天,基本就可痊癒了。」鳳若涼聽到大夫在竹屋外跟衛言卿說。
「嗯,你回去吧,小心些,別被人看見。」
「明白。」
過了一會,衛言卿推門進來。
「你欠了我一個人情。」
鳳若涼看着他素白的衣衫,點了點頭。
「六年前,聽到的都是鳳國那個天賦通天的少女,可是後來,聽不到了。」衛言卿坐到了竹屋裡唯一一把椅子上。
他沒有等鳳若涼回答,「那個時候就很想認識你,沒想到拖了這麼久。」
「沒有很失望嗎?」鳳若涼忽然間開口。
衛言卿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是有些失望。」他看着鳳若涼毫無變化的臉色繼續道,「六年前已經橙階五段的人,六年過去,竟然毫無長進。」
「不過。」他忽然靜靜的看着鳳若涼,「你比我想像中貌美了太多。」
鳳若涼嘴角有一抹淡笑,「衛公子竟然是這麼膚淺的人。」
「自古以來,哪個英雄不愛美人呢?」衛言卿挑眉看着她。
鳳若涼臉上的笑意深了些。
「我要回韓國去,鳳姑娘可有什麼打算?」
鳳若涼眼眸里的紅色重了許多,「鳳國。」
衛言卿好似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此日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見鳳姑娘,我怕是做夢都要念着鳳姑娘了。」
鳳若涼翻了個身,「真貧。」
衛言卿看着床上傾瀉的青絲,從納戒里取了許多東西放在了桌子上,而後消失在了竹屋裡。
鳳若涼轉過身來,看着桌子上的一堆東西,手上淡淡燃起法術吸了過來。
她低眸看着手上的法術,嘴角有一抹莫名的笑意。
六年了,久違了。

深夜裡陳釀藉著月光看到那一座小竹屋的時候,心跳都加快了。
如果一切他都沒有猜錯的時候,鳳若涼……應該在這竹屋裡。
火光射進了竹屋裡,鳳若涼睜開了眼睛。
她以為是匪徒,緩緩的坐了起來,她現在可能不夠強了,但是自保沒問題。
她不能死,血海深仇未報,她怎麼能死呢?
「公主……」陳釀的聲音響了起來,他推開了門。
鳳若涼愣了一下才記起這個聲音是誰,她的目光瞬間獃滯起來。
陳釀看清床上那個人的時候,風塵僕僕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欣慰。
「公主,老奴終於找到您了。」他站在門口沒有動,一直緊緊的注意着鳳若涼的反應,生怕錯過什麼。
可鳳若涼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陳釀苦笑了一下,朝鳳若涼走了過去,「公主,以後別亂跑了,這幾天擔心死老奴了,王爺也是很擔心您。」陳釀想讓鳳若涼下床,可鳳若涼不動,陳釀小心的掀開了被子,皺起了眉頭。
「公主,這是……這是怎麼弄的?」他抬頭看着一眼鳳若涼,又低下了頭,小心的把鳳若涼背了起來。
樹林里響起一隊馬蹄聲。
陳釀憂心忡忡。
他還以為,就是他想的那樣,鳳若涼根本沒瘋,可是是他痴心妄想。
以前還好,最多宋年軻不理她,她怎麼說都是個公主,在府里也沒人敢欺負她,但是現在不行了,府里出現了一個女主人。
於詩柔要是看見鳳若涼去纏着宋年軻……陳釀想想那個場面就皺緊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