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凈界
凈界 連載中

凈界

來源:google 作者:星城老任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星城老任 秦凡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光怪陸離,神秘無盡有大神通者,可操雷控電,呼風喚雨,甚至移山填海都不在話下,被世間奉為神明踏上修行之路的少年,走出家門,踏遍天下,穿梭諸天萬界,開啟了一系列的驚險之旅愛情的堅守,親情的呵護,友情的陪伴……恐怖的絕地,失落的傳說,眾神的秘辛……演繹出一段驚心的傳奇,譜唱出一曲諸神的黃昏,創造出一片世間的凈土展開

《凈界》章節試讀:

第二天很快就到來,秦凡儘管一夜沒怎麼休息,但精神卻很充沛,在家中吃完早飯後,帶着一絲忐忑不安,隨秦興生出了門。

穿過繁華的街道,兩人來到縣衙前,門前一對高大的石獅彰顯着官府的威嚴,兩名帶刀的衙役也是莊嚴英挺。

聽了秦興生說明來意後,衙役並沒有帶兩人去縣衙裏面,而是領着兩人縣衙旁邊的一座廣場。

「你們在這裡等着。」

衙役留下一句話就馬上離去。

百家經院開院試即將開始,每天都有來縣衙測修行資質的人,此時廣場內就已有不少人,大人小孩都有。

小孩在一旁玩鬧,大人們則是圍在一張桌子邊上交頭接耳,討論他們的孩子如何優秀之類的話。

秦興生剛來到廣場就把秦凡晾在一旁,也加入了他們討論的話題,沒過多久就把他侄子給誇上了天。

「我侄小凡有天人之資,三歲識字,六歲熟讀經書,八歲開始作詩,其天賦異稟,就連范先生都驚嘆不已。」

他說的雖是實話,但在場的卻以為他在吹牛。

「怎麼可能!」

一位大嬸看向秦凡:「你家娃才多大啊?」

一眾大人們紛紛表示不信,他們不是沒見過吹牛的,就連他們誇自家小孩也多少會帶點誇張的成分,但像秦興生這麼能吹的卻是頭一次。

「小凡,來一首!」

秦興生長笑三聲,那語氣,就同招呼夥計上菜般輕鬆。

無數道目光射向秦凡的身上,他靦腆的一笑,該配合他叔裝的逼他還是要配合滴。

「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此詩一出,針落可聞。

而那些家長們望向秦凡時,目光已是大為不同,那些孩子們眼中滿滿的都是崇敬。

秦凡瞬間便明白過來,這就是強者的待遇。

裝逼的感覺真好!

秦興生則在一旁掐着手指數着字數,心想少了兩個字不打緊,效果一樣好就行,於是便傲然道:「怎樣,我家小凡可是個天才!」

那位大嬸的臉上青一塊白一塊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當家長的都是這樣,見不得別人家的孩子比自己優秀,尤其是當看到自家孩子還在摳鼻孔時,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聞寶你還摳,再摳鼻子都會爛了去!」

「哦。」

那位名為聞寶的小胖子應了聲,收回停留在秦凡身上的獃滯目光,將鼻屎隨意彈在地上。

秦凡見那大嬸被氣得胸腔起伏,頓時就忍俊不禁。

「這位老兄,你家小孩如此聰慧,說不定還真有修行資質呢。」

「依我看,不是說不定有,是肯定有!」

「以後你家小娃可就是仙人了!」

這時不少大人都圍了上來,場面熱鬧非凡,他們堅信秦凡肯定有修行資質,嘴裏都是好詞,想方設法和秦興生拉近關係。

秦興生望着將他圍住的眾人,頗感揚眉吐氣,風光無限,哈哈大笑的道:「大家快別這麼說,我家小凡還沒測資質的呢,說這些還為時過早,為時過早啊。」

一人道:「這還測個屁啊,我敢打包票,你娃一定有修行資質,肯定可以修行!」

「哈哈,那就借仁兄吉言了!」

還有一人更是指向自家閨女:「小老弟,我看你家娃儀錶堂堂的,我家閨女今年十二歲,也生如花似玉,不如我們兩家結個親家?

秦興生順着那人手指的方向望去,有些客氣的道:「老兄,令愛確實生得不錯,可我家小凡今年才九歲,會不會大了些?」

那人眼睛一亮:「大三歲好啊,女大三,抱金磚吶!」

在一旁的秦凡聽了如遭雷擊,瞬間有種穿越回去的感覺,趁機瞅了那人閨女一眼,確實是一位靚麗端莊的少女,但結娃娃親這事還是算了吧。

他毛都還沒開始長,現在談婚論嫁的,太操之過急。

這時遠處傳來一道聲音:「都安靜些!」

一位衙役拿着一本書冊走了過來,站在了那張桌子的後面。

眾人紛紛禁聲,並用動作呼喚自家在一旁玩耍的孩子到身邊來。

靈根的測試馬上就要開始了。

又等了一會,一位身穿官服,身形微胖的中年人也來到廣場,邊走邊道:「衙門瑣事繁多,讓各位久等了。」

「趙大人上午好。」

「趙大人辛苦了。」

眾人附和,紛紛表示不介意。

趙大人落座後,朗聲道:「那就不耽誤時間了,我們趕快開始。」

隨後又拿出顆雞蛋大小,晶瑩剔透,好似水晶般的珠子放在了桌上。

「這是試靈珠,可以測試出有沒有修行資質,你們排好隊,按順序帶着孩子依次上來測試,能使試靈珠發光的,立春可去綏河府參加百家經院的開院試。」

眾人立刻排好隊伍,在趙大人的授意下,排在第一位的男子帶着一個十歲大小的男孩走上前。

那男孩雙腿微顫,小心翼翼的將手放到試靈珠上,試靈珠無任何變化。

趙大人搖頭道:「下一位!」

那位男子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氣,神情黯淡,帶着他孩子走開,卻沒有離去,在廣場一角觀望。

要成為修行者,對於天資的要求極高,大部分人是走不上這一條路的,趙大人連續測了十多個人,沒有一人能令試靈珠發光的。

「下一位!」

那位大嬸帶着那個叫聞寶的小胖子上前,聞寶將手往試靈珠上面一放,片刻之後,試靈珠上亮起了光芒,原本一臉緊張的大嬸見狀頓時眉開眼笑。

趙大人面露喜色,語氣溫和的道:「叫什麼名字?」

大嬸笑道:「翠花。」

趙大人有些好笑的道:「本官又不是問你,問的是你家孩子的名字。」

翠花嬸忙不迭的道:「民婦實在是太高興,一下子糊塗了,聞寶,我孩叫朱聞寶!」

中年人點頭:「帶朱聞寶去登記信息吧。」

「多謝大人!」

翠花嬸大喜,在所有人的羨慕目光中,領着朱聞寶朝那衙役走去,神情不可一世。

秦興生撇了撇嘴,對秦凡低聲道:「這都能被選上?這珠子壞掉了吧!」

秦凡本來不怎麼緊張的,聽到他叔的話,內心就更加緊張了,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時間過去不長,測試已接近尾聲,目前只有聞寶一人合格,接下來就輪到秦凡了。

秦凡深吸口氣,緊張萬分的走到趙大人身邊,將手搭在試靈珠上。

廣場上驚呼一片,並不是因為試靈珠光芒大熾,而是因為試靈珠根本就沒亮。

測試之前,眾人就在心裏暗自猜測合格者的名單,雖然很不甘心,但露了一手的秦凡無疑是最大的熱門。

可他居然沒通過!

秦凡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桌子旁的,他只覺得耳邊彷彿有春雷轟響,被震得腦中一片空白。

秦興生心中也是五味雜陳,不甘心的問了句:「趙大人,這珠子壞掉了吧,我侄有天人之資,三歲識字……」

趙大人有些不悅的道:「試靈珠壞沒壞,本官會不知?」

秦興生忙道:「趙大人息怒。」

測試繼續,不大一會,所有人都被測試完,依舊只有聞寶一人合格。

趙大人沒做過多停留,完成測試就將試靈珠收好,帶着那名衙役頭也不回的離去。

「翠花,你還真生了個好娃,以後定會大有出息!」

翠花嬸笑得合不攏嘴:「那是,我家聞寶打小就不一樣,剛出生時就有十二斤重呢!」

「翠花,恭喜,你家聞寶還真是傻人有傻福。」

「二愣,你會不會說話,人聞寶這叫大智若愚!」

「對對對,若愚,若愚!」

「聞寶以後肯定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趙大人走後,不少人紛紛上前,如眾星捧月般將翠花嬸和聞寶圍在中間,有羨慕,有嫉妒……

還有人將聞寶彈在地上的鼻屎撿起來收好,萬一這傻子以後真成了神仙,這坨鼻屎就可以拿出來供人瞻仰了。

朱聞寶呵呵直樂,被人捧上天的翠花嬸眉眼間也都是笑意,她無意間瞥見垂頭喪氣的叔侄二人,心中更是大快,陰陽怪氣的道:「某些人吶,一上來就賣弄,結果呢?」

換了巴結對象的人,一個個嘴臉變的極快,紛紛附和着翠花嬸的話,閑言碎語,議論紛紛。

「那孩子,我一開始就覺得不行,盡整些花里胡哨的,沒一點用!」

「就是,早知道這樣,就別弄得自己真有修行資質似的,多丟人啊!」

剛打包票說秦凡肯定有靈根的那人譏笑道:「要我說,他那首詩也是抄的,還自己覥着臉一頓吹噓,現在可好,被揭穿了吧!」

那位要與秦興生結親家的人也嘲諷道:「還好我沒把我閨女往火坑裡推,還想和我結親家,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但那人也沒有理會翠花嬸那熱切的目光,把他閨女許配給朱聞寶,肯定也是往火坑裡推。

誅心的話語,聽的秦興生面無血色,秦凡也握緊了拳頭。

秦興生忍無可忍,對着眾人怒目而視,喝道:「都給我住口,我家小凡還輪不到你們指指點點,他就算不能修行,以後還能考狀元,照樣能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一人不滿的說道:「本就不是那塊料,我們說說難道還錯了?這可太沒道理了!」

秦興生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別忘了,你家的也沒有修行資質!」

那人語氣一滯,不再說話。

秦興生又冷笑幾聲:「你們的孩子也都沒有修行資質,你們現在對我們冷嘲熱諷,就是對自家子女落井下石,你們如此沒有人性,以後會遭報應的!小凡,我們走……」

說完就要拉着秦凡離去,誰知竟拉了一空,秦凡不見了蹤跡,秦興生神情一滯,隨後看向眾人:「我侄兒去哪裡,有誰看見沒有?」

眾人相顧茫然,表示都沒看見。

這時那位十二歲的少女脆生生的道:「叔叔,我剛看到他往那邊跑了。」

秦興生順着那少女指的方向跑去,沒跑幾步就停了下來,漆黑的眸子在眾人身上一一掃過:「我秦興生都記住你們了,若小凡出了意外,我絕不放過你們!」

眾人神色大變,卻不敢言語,紛紛領着自家孩子離去,廣場重歸清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