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
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 連載中

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

來源:google 作者:阿菜很愛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晚晚 沈煥戚 現代言情

【甜寵+年代+糙漢+有空間+嬌氣包】一覺醒來,夏晚晚發現自己成為六十年代的一名光榮的下鄉知青她手不能挑肩不能挑,偏偏美貌生的極好鄉下的嚼舌婦罵她嬌小姐,遲早餓死在鄉下村裡從不來往的孤僻男人主動過來幫她鋤地掰玉米「沈煥戚,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男人平靜的看了她一眼,又低頭砍柴顧左右而言他:「以後家務活都我干」展開

《驚!我在鄉下被糙漢撩的心痒痒》章節試讀:

也不管氣氛多麼尷尬,夏晚晚閉眼休息。

她才不會慣着別人呢,自己都是嬌寵長大的,才不會受這委屈。

後上車的幾個男女生,互相對視一眼,眼神傳達着這個女孩不好惹的意思。

互相都不認識,也沒有人解救那個雀斑女的尷尬,紛紛放好行李閉眼休息。

夏晚晚在閉上眼後,胸口一陣熱量,她剛想睜開眼,就發現自己進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安靜的環境讓夏晚晚更加緊張,薄霧四散後,夏晚晚才看到自己又回到了農家旅遊基地。

她興奮的跑進去,大聲喊着員工的名字,無人答應,而且四處都是回聲。

夏晚晚經過好幾分鐘才接受了自己回不去的現實,也接受了自己擁有一個空間的荒謬結論。

她在空間晃了一圈,農家基地的雞羊牛成群生活在草地上,為了確保農家樂旅遊有趣,夏晚晚之前還花大價錢買了好多野雞散養,這樣下的蛋更好吃。

草地上牛羊成群,四五個大倉庫的蔬菜蛋肉都保持着新鮮,有空間她就不是那麼憂愁了,總算有保命的東西了。

她心裏默念出去,再睜眼後發現自己依舊在火車上,周圍人睡倒一片。

夏晚晚手裡還攥着一個生雞蛋,她心思一動,雞蛋又不見了。

重複實驗好幾次,夏晚晚才明白自己身子進不去,但可以無限制的從空間里拿東西,而且能自動補貨。

夏晚晚一點都不擔心自己鄉下的日子,到時候吃香喝辣應有盡有。

火車的軌道「咣咣」直響,夏晚晚在乘務員的吆喝聲中下車了。

大包小包成堆的往車下搬,人還沒站穩,就看到來接的村民。

紅旗村三個字在紙板上用紅筆寫着,村長趙家柱拿着一張紙,大聲喊:「紅旗村的知青來這,紅旗村的來這。」

大隊長周圍湊近了好些人,他從口袋掏出一張紙,大聲念:「孫建平,李曉萍,王國華,方靜,夏晚晚,趙志平來我這。」

火車跟夏晚晚同車廂的幾個男男女女湊近圍成一團,大隊長看到夏晚晚時一愣,這知青嬌嬌弱弱的,組織咋派下來了。

趙家柱大手一揮,「我是趙家柱,紅旗村的大隊長,六子,幫忙把女知青的包裹搬上去。」

黝黑高壯的六子抬手就想搬李曉萍的被褥,被李曉萍攔下,「搬到哪去啊?」

六子抬手指着前面的牛車,遭到李曉萍的強烈反對,「這麼臟還那麼臭,我可不放。」說著把被子從六子手裡搶回來。

夏晚晚覺得李曉萍是個傻子吧,看不出大隊長已經氣的臉都紅了,為了不讓大隊長給知青穿小鞋,夏晚晚抱着自己的包裹就放到牛車上,還細心禮貌的對敢牛車的大叔道了聲謝。

女知青都不怕臭,他們這些男知青更不能怕了,王國華等人對視一眼,把自己行李也放上去了。

李曉萍覺得夏晚晚在打她的臉,但她又不能一直抱着,只好剜了夏晚晚一眼,皺着眉頭放進去。

下一秒,她竟然想上牛車上,讓六子攔下來了,「這是我們村的牛車,下來!」

李曉萍委屈的都快哭了,「牛車不就是給人坐的嗎?」

連方靜都忍不住刺她兩句,眼睛高傲的瞅着李曉萍,「這是公家財產,拉你牛累着怎麼辦?」

「你,」眼見倆人快掐起來了,大隊長一聲吼:「下來走路,再惹事統統給我滾蛋。」

夏晚晚一言不發,乖乖在後面跟着,趙家柱眼裡閃過一絲讚賞,人笨可以,但不能不識眼色,這小女娃看起來嬌弱,還蠻識大體的。

夏晚晚不知道大隊長的好感度在「蹭蹭」的往上漲,她可不想坐牛車,到時候顛的暈頭轉向的。

一路上是越來越偏,偏偏這片地區前幾日剛下了雨,泥濘的路上還有積水,終於在李曉萍不小心踩進第二個坑摔哭了以後,她被大隊長允許到牛車上坐着,以此同時趕車的大叔下來牽牛。

接知青的小夥子有三四個,都想着可不能招惹知青,只是一個坑就哭了,太嬌氣了,哪像夏知青啊。

動心思的小夥子回頭看到夏晚晚低頭認真的躲避積水,麻花辮來回跳動,人長得漂亮,說話也甜。

「夏知青,你累不累,要不也去牛車坐着吧。」面對獻殷勤的小夥子,夏晚晚搖搖頭,婉拒他:「沒事,路邊景也好看,我走路鍛煉鍛煉。」

被夏晚晚的甜膩嗓音迷倒的小夥子馬上東西南北都找不到了,傻笑着往前面走。

趙家柱看在眼裡,無奈的搖搖頭,血氣方剛的年輕娃子啊!

夏晚晚其實已經累得不行了,又不能給大隊長留下一個嬌氣包的印象,硬逼着自己慢慢走,還好夏母給她的布鞋裡多墊了一個鞋墊。

鄉下路上的碎石頭太多了,夏晚晚覺得自己這些天走的路加在一塊都沒有今天累。

慢慢的,前面出現了一個大槐樹,大隊長看着面前垂頭喪氣的年輕知青們,指着前方,「快到了,前面就是紅旗村。」

經過許多戶人家,李曉萍眼尖,看到前面有一個青磚瓦房,驚喜的問大隊長:「這就是我們知青屋了吧?」

大隊長面色難堪,沉默的搖搖頭簡單的回答,「不是。」

繞過青磚瓦房,再往裡走,一座茅草屋矗立在山腳,連孫建平都忍不住問:「大隊長,這不會是知青屋吧?」

大隊長也很無奈,隊里沒有人願意和知青同住,只能把他們這些年輕娃娃放到幾年都沒人住的破屋子裡。

王國華沉默幾刻,不動聲色的打聽:「大隊長,我們可以給錢,剛才那戶青磚瓦房能不能商量商量讓我們住進去,我看房子挺大的。」

隊長沒說話,旁邊跟着的六子立刻接話:「不可能,那戶有女孩,人家肯定不樂意和咱們這些鄉下人來往。」

把王國華他們和鄉下人相提並論,除了夏晚晚幾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方靜家裡也挺受寵,一路上不樂意和他們這些隊友搭話,她驕傲的仰起頭,「男同志不行,女同志總行了吧?」轉身就要去找那戶商量。

大隊長一聲冷喝,「夠了,你們就住在這,過幾天我找人給你們修房子。」

「明天早上六點上工,明天我再給你們發糧食。」

六子和幾個男人把包裹放在茅草屋前,跟着大隊長走了。

剩下的幾人面面相覷,唯獨夏晚晚自己眼都沒眨,拎着東西就找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