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金京亂
金京亂 連載中

金京亂

來源:google 作者:紅豆的執念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白 陸悅嵐

一個身份尷尬在亂世中一路拼殺謀劃的少年一個在妹妹耀眼光芒中默默成長的姑娘一個風雨飄搖的人間煉獄被一群熱血青年拯救的故事展開

《金京亂》章節試讀:

「妹妹莫慌,嶺南的人還要幾天才能到,咱們慢慢計較,時間還寬裕着。」陸悅嵐溫聲安慰着羅紅央,一邊讓貼身丫鬟小蓮把貼身行李安置好,一邊拉着羅紅央坐下,細細問了如今府中情況。

羅老爺子早年在金京官至兵部尚書,十餘年前稱病退朝,舉家遷到了寧城,後一直韜光養晦不問政事。羅夫人曾氏的母族也在寧城,陪嫁產業也大都在寧城,十餘年來在曾氏的經營下產業已擴大數倍。羅紅央的大姐嫁與齊王世子齊興南為正妃,二姐嫁與夏州城郡王長安之子王旭為妻,兩位姐姐都是在夫家當家做主的正夫人,此次這個最小的妹妹定親事,兩位姐姐也都已在趕來的路上。偏偏這個時候曾氏的陪嫁莊子出了命案,三日前曾氏帶着人去了處理。

姐妹幾個說了好一會兒話,羅紅央便催她們二人去沐浴休息,路上也確實辛苦,陸悅嵐姐妹二人便自去洗漱歇息不提。

第二日起,羅紅央便在陸悅嵐的協助下開始**陪嫁丫鬟整理收納各家送來添禮的陪嫁物品,寧城到嶺南山高水遠,許多大件陪嫁物品這次就會讓下聘禮的隊伍帶到嶺南去。人員也會有一部分人先過去打點。現在就是要先把這一部分的人和物品整理出來,安排好。另一邊府中每天都有來添禮的,送中秋節禮的各家管事,這裡也得有人接待好,並且安排回禮。再就是府中要給各位親朋好友的中秋節禮,也要開始安排,總之就在這樣一團混亂中剛理出來幾分頭緒的時候,嶺南的大隊人馬到了!

「南海玉如意一對!」

「東珠六斛!」

「杭州絲綢八百匹!」

「楠木屏風九座!」

「龍鳳金鐲十八對!」。。。。。。

禮官一件一件唱着禮單,八十八車聘禮的用了近三個時辰才清點完,時辰已近傍晚。葉白站在門口,看着聘禮一擔一擔抬進了羅府,直到全部抬進去,才進了正門,走向正廳向羅老爺子夫婦見禮。

「晚輩葉白,見過羅伯伯,代家父向羅伯伯問好!羅伯伯一向可安好?」葉白行了個晚輩禮,羅振江趕緊虛扶了起來。「安好安好,白兄身體可好?」「謝羅伯父挂念,家父身體尚安。」「那便好!唉,我們年紀大了,能見面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羅老爺子唏噓不已。「伯父與父親兄弟情深,即便不見面,也都是互相牽掛不已的。日後作了兒女親家,相聚之日該只多不少才是。」葉白笑着勸慰道。「此言有理,此言有理,哈哈哈哈,待我有了外孫我可得好好鬧騰你父親幾年。」羅老爺子哈哈笑了起來。「老爺,葉公子遠行辛苦,先安排用膳歇息吧,養好了精神,明日安排接風宴給各位洗塵。」羅夫人曾氏笑吟吟地道。「夫人所言甚是,賢侄你先去沐浴,晚膳時我派人來接你,今晚咱們自家兄弟姐妹先引見一下。」

晚間的家宴安排在了偏廳,菜色精緻而豐盛,炙乳鴿紅亮誘人,烤全羊滋滋冒油,參雞湯醇厚鮮美,最難得的是那幾碟碧綠青翠的時蔬,在這一桌子山珍海味之中絲毫不遜色。

葉白沐浴更衣過,在家丁的引路下到了偏廳,羅老爺子一家三口和陸家兄妹三人已在偏廳等候。

葉白先向羅振江夫婦見了禮,隨後便由羅振江向他引見此次下聘的女主角羅紅央。羅紅央中規中矩的給葉白行了福禮,然後張羅着入座開席。葉白不動聲色的觀察着這位未來弟媳的言行舉止,見她端莊大方,進退得體,心下便添了幾分滿意。白榮以後是要做大事的,身為他的妻子除了家世相貌,交際能力之外,最要緊的便是處事手段。家世相貌自不必說,交際能力是夫人小姐之間的關係,他不好置喙,這處事手段卻是她能不能坐穩麒麟宗宗婦之座的關鍵。白榮今後是要做大事的人物,有個賢內助於他而言太重要了。

入席之後羅振江便向葉白介紹了陸悅庭兄妹,聽羅老爺子說出陸悅庭名字的時候他驚訝了一剎那,便笑了起來:「來之前阿榮特地央我到了中州替他辦件事,便是讓我前去拜訪千山先生及他座下首席弟子陸悅庭,卻不知竟是自家親戚,陸兄在此,千山先生何在?不知他老人家可方便我上門拜訪?」「如此說來倒是緣分了,承葉公子白公子牽掛,家師近年來都在學院內閉關著書,葉公子願意光臨,是通山書院的榮幸。」陸悅庭沖葉白拱了拱手,笑着道。「哈哈哈,都是自家人,就不要說那些客氣話了,來來來吃菜!」羅振江帶頭動了筷子,一邊道:「葉賢侄若是要拜訪千山先生,倒是可以在悅庭他們回掖城時一同前去,只是我這幾個外甥外甥女難得來一回,我是要多留他們幾天的,如此,少不得也就要多留葉公子一段時間了。」「既然伯父開口相留,侄兒便恭敬不如從命了。來,侄兒敬伯父一杯!」葉白順水推舟地應了羅振江的話,對着羅振江舉起了酒杯。

一頓飯下來賓主盡歡,葉白與陸悅庭酒過三旬之後相談甚歡,見他們談興不減,羅紅央便安排了第二輪酒菜上桌後跟陸家姐妹一起先告了退。

第二天的接風宴,羅老爺子在外院擺了八十八桌招待嶺南來的客人,只是酒席吃到一半的時候卻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秀女坊胡玉?」羅老爺子臉色陰晴不定。「是的,老爺,來人說此行是為陸家二位小姐而來,讓。。。。。。讓。。。。。」管家看了羅振江一眼,欲言又止。「讓什麼?別吞吞吐吐的。」「讓老爺您不要不識抬舉,說是接陸家二位小姐去金京當娘娘的,讓老爺您備好嫁妝風風光光送二位小姐出門。」管家話剛說完,陸悅庭站了起來就往外院衝去,陸悅嵐和陸悅容也要跟上,被曾氏攔了下來。「嵐兒容兒不必驚慌,想在我羅家搶人,也得看他劉昶有沒有那個本事!」曾氏不慌不忙地拍着姐妹二人的手,安慰道。「伯母說的是,兩位妹妹安心坐着,我去看看陸兄。」葉白看見陸悅嵐有些不安,心下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就出聲勸了一句,然後也向外院走去。「姓胡的狗賊胃口倒是不小,想要我羅家的姑娘和嫁妝,他也不怕噎死,哼!」羅振江見陸悅庭和葉白都已出面,便四平八穩地坐了下來,還不忘冷笑了一聲。陸悅嵐心下稍安,也坐了下來,卻沒發現陸悅容眼裡閃過的几絲莫名的光芒。

羅府大門口立着一對威風凜凜的石獅子,眼下石獅子中間的空地上站了一群滿身戎裝的禁衛軍,領頭的正是胡玉。陸悅庭和葉白並肩站在羅府大門口,居高臨下地看着這群人。

「我可是帶着陛下旨意而來,陸公子你還是儘快把你妹妹們交出來,別讓我動手,聽說貴府有喜事,衝撞了見血了,可都不好。」

胡玉陰陽怪氣地說道。「我不管你什麼旨意不旨意,我的妹妹不入宮,胡大人還請另覓她人,省的白忙一場。」陸悅庭不冷不熱地回道。「這可由不得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當今陛下想要誰那是她的榮幸。」胡玉見他油鹽不進,態度強硬了起來。

「那就要看大人的本事了!」陸悅庭神色一厲,做了個手勢,身後護衛齊刷刷上前一步,氣勢逼人。葉白向院中自己帶來的人打了個眼色,大家酒也不喝了飯也不吃了,都往門口聚過來。胡玉看到這陣勢不陰不陽地問道:「麒麟宗?嶺南這是要反了是嗎?」「不敢不敢,只是我麒麟宗卻是最見不得強搶良家婦女這等惡行,今日遇見,少不得要管上這樁閑事了。」葉白笑眯眯地回道。此時胡玉身後的一名侍衛忽然上前給他耳語了幾句,他聽完之後有些狐疑地問:「當真?」侍衛點了點頭,退了回去。胡玉臉色變了幾變,改了口:「既然今天府上有喜事,我還是不打打殺殺的掃人興了,各位繼續,咱們以後再作計較。」說完了也不等眾人反應,就帶着一群人走得乾脆利落。留下葉白一頭霧水,陸悅庭卻是臉色鐵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