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今夜入夢來
今夜入夢來 連載中

今夜入夢來

來源:google 作者:梗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洛一可 現代言情 魏一哲

「你好,我叫洛一可,我剛搬來你們隔壁,我現在上幼兒園大班」稚嫩的臉蛋上還掛着棒棒糖,說起話來一晃一晃的,還有些吐字不清魏一哲雙手交叉儼然一副大哥哥的架子......「姓魏的我告訴你!再往我陽台丟你的破垃圾我往你陽台噴墨水!」洛一可顯然已經生氣了,以至於脖子都變紅了魏一哲一副無關緊要的模樣,讓洛一可怒火中燒,隨即朝着陽台大喊「香姨!魏一哲早戀了!」「什麼!魏一哲你給我滾出來!」陳春香把鍋鏟一扔......展開

《今夜入夢來》章節試讀:

清晨,洛一可起床打了一個寒顫,這天氣是越來越冷了。魏一哲等了洛一可許久了,天氣越冷,她越是賴床。

「魏兄,什麼時候還搞來了單車啊」洛一可兩眼放光。

「你別想了,我害怕你把車胎弄爆」魏一哲在洛一可的眼睛裏讀出了什麼。

「哎喲,爆不爆的,試一試不就知道了」洛一可蠻橫的上了后座,這不錯,以後就可以多睡幾分鐘了。

大概是單車的原因,洛一可和魏一哲比之前都要早到教室,熙熙攘攘的教室里大家都在說著各自的事。

「喲,洛爺,來這麼早不是你的風格啊」宋雨澤還在翻着手機,看着她這麼早來也是稀奇得很。

唐燦背着書包剛進教室就看見了洛一可,真稀奇,她居然沒有踩點來教室。

「噥,香蕉牛奶,我媽昨天剛買的」唐燦從書包里掏出兩瓶香蕉牛奶,洛一可把唐燦抱在懷裡

「火山,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嘿嘿嘿」說著就插好吸管,往嘴裏送。

「一可,國慶節我們有什麼安排?」唐燦從書包里拿出書本的間隙問道。

「按原計划行動」

「洛爺,什麼計劃,我也參加」宋雨澤像是一個收集情報的特務,把頭探在前面來。

「宋同志,代號008,核對組織暗號,天上有隻豬」此時洛一可來了精神,坐得筆直。

「報告組織,宋雨澤代號008,現在核對暗號,地上有條狗」宋雨澤也學着洛一可的樣子裝模作樣了起來。

「現組織準備安排部下國慶節去月亮山部署工作,此次任務代號為嫦娥奔月,組織擬派遣你一同前去」唐燦和魏一哲看着這兩個拿了劇本的兩個人,這就是所謂的同道中人。

「008知曉任務,我願為組織盡心儘力」宋雨澤就這樣參與到了國慶節安排中。洛一可在課間以借出MP4一個星期為條件,讓魏一哲去問問許墨涵願不願意國慶去露營。可是洛一可滿懷期待的盯着,卻還是看見了許墨涵溫文爾雅的搖着頭說著有事,洛一可失望的表情寫在臉上,魏一哲轉身就看見,抬手就捏着洛一可的臉。兩人吵吵鬧鬧,洛一可也就沒太在意了。

幾個人周末在外面遊盪了大半天,魏一哲身上掛滿了購買的東西。

「就去野餐兩天,你要買一個家出來?」魏一哲示意她看看自己買了多少東西。洛一可和唐燦絲毫沒有在意,反而手牽手四處看着,直到傍晚才回家。

「月亮山進發!」

洛一可在公交上很是興奮,幾個人坐在最後一排,有說有笑。陽光斜着從車窗透進來,掉落的枯黃樹葉有幾片不經意的從車窗劃落進來。宋雨澤抱着一個最大的包袱,話說就讓他一個人背了那麼久,臉上寫滿了不情願。

「喂,沒出錢,出力總行吧」唐燦在他旁邊早就受夠了宋雨澤的苦瓜臉。

「怎麼了」洛一可聞聲伸長了脖子,看着兩人。

「爺,沒事,背這種東西的小活以後都給我」宋雨澤的諂媚讓唐燦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這個男人是孫悟空吧,七十二變?

到山腳的時候一行人還生龍活虎,上了山就是沒了氣的氣球。幾個人選好露營點,分工做着事,唐燦煮飯,宋雨澤搭帳篷,洛一可撿柴火,魏一哲去找水源。

「火山,我剛撿的這些柴火這頓飯夠了吧,我再去多撿一點」洛一可抱着一捆樹枝,放在唐燦的旁邊,隨即就朝樹林中走去。

準備好了食材,唐燦好不容易升起火,就被煙熏得直流眼淚,宋雨澤在一旁搭帳篷看着不對勁,就急忙幫唐燦看着眼睛。

「魏兄,她們倆不對勁」洛一可抱着樹枝,魏一哲提着一桶水,就站在一旁的樹林中。從兩人的角度看過去,那兩人正在「接吻」。

「看,看不出來宋雨澤這麼主動」

「這,這兩人吻得好激烈」此時宋雨澤什麼也沒看出來,就去用水打濕衛生紙,準備給唐燦擦擦。

「火山怎麼哭了?感動的?都已經喜歡到這種地步了?怎麼沒給我提過?」洛一可皺着眉頭看着那兩人,什麼時候都進展到這一步了,還不跟我說,此時的洛一可臉有些泛紅。

兩人就這樣痴痴的觀察了老半天,看見宋雨澤又去搭帳篷了才出來。

「哎喲,我們唐燦做的食物就是不一般,宋雨澤你快多吃一點」洛一可給宋雨澤又舀了一勺咖喱牛肉,順帶挑了挑眉。

「洛爺,你幹嘛,這裡這麼多人你就偏向我不好吧」洛一可看着宋雨澤一臉的嬌羞樣,怎麼火山都好這一口了?看着洛一可擰巴的表情,魏一哲笑出了聲。三個人齊刷刷的看着魏一哲。

「咳,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來了一個笑話」魏一哲語罷埋頭扒飯。

山裡的夜晚靜悄悄的,只有風刮過大樹的沙沙聲,時不時還有鳥兒煽動翅膀。

「我上次聽新聞報道,有幾個年輕人上山,然後就遇難了!連屍體都找不到」

「你看過那種電視劇嗎,就是幾個年輕人進到山裡,然後有孤魂野鬼索命!」

「別說了別說了,我害怕」洛一可揪着唐燦的手不放,魏一哲看着這兩個人搖了搖頭,女生真的是自己嚇自己的行家。

這時帳篷外傳來沙沙的聲音,魏一哲放下了手裡的遊戲機,警惕了起來,只有宋雨澤在上廁所去了,難道這周圍還有野獸?唐燦的洛一可害怕得抱在一起。

「宋雨澤,是你嗎」魏一哲試探性的問着,卻沒有得到回應。

「別害怕」魏一哲說了一聲就打開了帳篷的拉鏈,外面什麼也沒有,又拉上了拉鏈。剛剛拉上外面又傳來沙沙的聲音。這時魏一哲也緊張了起來,洛一可和唐燦手心都出了冷汗,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各路大神多有叨擾,還請見諒,還請見諒,小生今日沒能準備香火蠟燭,改日一定補上」洛一可雙眼緊閉,哆哆嗦嗦的說道。

魏一哲看着洛一可無語,作為二十一世紀的青少年居然還信鬼神。就算有危險那也只能是自然災害和動物襲擊,但是月亮山是官方着手打造的露營地點,況且這正值國慶,與他們一同上山的人不在少數,才選了一處人少的偏遠露營點,按理說不會有野獸。魏一哲再次打開帳篷,撿起旁邊的火把,在周圍查看着。兩個女生探着頭在帳篷外,兩個眼睛提溜的望着。突然一個身影靠近,魏一哲打着火把,又緊了緊手中的匕首。一個黑黢黢的東西突然出現,之後一雙眼睛,還在望着洛一可和唐燦。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兩個女生的聲波把整個林子的鳥都嚇得飛了起來,樹枝都隨着擺動。魏一哲抬手把匕首放在胸前,以備不時之需,與這個怪物拼個你死我活。

「洛爺,我去撒尿摔到泥坑裡了」怪物張口了。

「宋,宋雨澤?」洛一可從帳篷里出來,靠着火把才看清摔了一身泥的宋雨澤還真是剛剛那個「怪物」。就這樣一群人忙着從河裡打水,再燒熱給宋雨澤洗了一個熱水澡,不然今天晚上連帳篷都別想進。

「你幹嘛!」魏一哲皺着眉頭,這個女生怎麼那麼隨便,男生洗澡還敢去送水!

「我去給唐燦讓她送水啊」洛一可燒水熱滿頭大汗,還不忘露出一個奸計得逞的表情。魏一哲二話不說就把她手裡的水桶拿走,朝着宋雨澤洗澡的林子里走去。他還以為洛一可就要去了。洛一可抓着腦袋一頭霧水。

帳篷里幾個人不知是累着了的緣故,很快就睡了過去,洛一可和唐燦一個氣墊,魏一哲就自然而然和宋雨澤一個氣墊,中間什麼也沒隔,魏一哲看着熟睡的洛一可,最近怎麼越看她還越順眼了呢,這個狗不是經常惹人生氣的嗎?

清晨,只是霎那間太陽剛露出了一點弧線,光暈就照亮了整個大地,似天幕乍分,銀河倏卷,山間還有些雲霧繚繞。唐燦的鬧鐘準時響了起來。

「快快快,起來看日出啦」唐燦拽着洛一可,還不忘踢了魏一哲一腳。一群人站在山間,看着這美輪美奐的場景,心中很是震撼!宋雨澤掏出他剛剛換的最新觸屏手機,和大家一起合照一張,洛一可比了耶,宋雨澤做了鬼臉,魏一哲就笑,唐燦托着臉,大家都很開心。

「我們要好好的」洛一可對着日出的太陽朝着空氣大喊。

「對!我們以後就是四俠客」宋雨澤說著還不忘把手攀在魏一哲的肩上。隨着氣氛的感染,唐燦也在洛一可的耳邊說著我們是最好的。兩個人把手握得很緊,說的話也隨着風消失不見,但是她們永遠都在。

「奔月計劃圓滿完成!」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