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既壽永昌
既壽永昌 連載中

既壽永昌

來源:google 作者:王月聲幾又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王月聲幾又香 秋永昌

大乾帝國英年早逝的帝王沒喝過孟「公」湯就已經走過了奈何橋原以為是上天對她纏綿病榻二十多年痛苦生命的補償讓她帶着前世的記憶健康的重活一回能走遍她前世無緣親眼目睹的大乾大好河山卻沒有想到……三從四德、賤妾、奴家?滿大街走的都是不安分守己的男人女人居然會生孩子!天神,她這是到了什麼瘋狂的地方……展開

《既壽永昌》章節試讀:

一個大周天運轉完,乾永昌慢慢收功睜開眼睛,黑瞳直直的迎視着陽光,沒有絲毫不適。

不幸中的萬幸,最起碼她是真的武功大成,進入先天之境了。外在表現也早已做到返璞歸真,不是一個境界的人都看不出來。

雖然一點招式都不會,但純以武力而言,一般習武的人連她的衣角都挨不着。飛花摘葉、踏雪無痕這種武林人夢寐以求的傳說中的境界,對她已經不是什麼困難。

抽空去哪個武林門派中逛逛,偷點秘籍什麼的出來學點招式也就是了。

謝天謝地,根據她的推斷,這地方應該還沒有火器,以她現在身手,足以自保。失誤率不超過0.1%……

「牡丹,吃早飯了哦。」一個輕柔的聲音傳來,洛馨予站在竹橋上一臉溫柔的仰頭看着女兒。

乾永昌輕盈的飛身下來,悄然無聲的落在洛馨予身前,忽略掉洛馨予後面的丫頭倒抽氣的驚呼聲。

自從剛知道境況的時候因為受驚過度不小心漏出了底子,她以後也就懶得裝了。

這些女人被整體奴教弱化得慘不忍睹,又不是第一次看見,還每次都張大嘴巴一臉傻相,資質差得令人髮指……她可受不了整天身邊到處晃蕩的都是這樣不合格的僕人,想辦法慢慢換掉吧。

「累了吧?」洛馨予蹲下身子,愛憐的掏出手帕來在她額上擦了兩下莫須有的汗,又把手裡抱着的外衣來給她套上,「早晨天氣還冷,出來要多穿點。」

乾永昌垂下眼眸,並沒有抗拒。

自己這個新的身體是這個女人生出來的,按照正常推理,她就等同於她的父後。她要是對她無理,估計以後回去讓父後他老人家知道了,會把自己打成豬頭。而且洛馨予這番慈母之心實在讓人感慨,她乾家從來沒有忘恩負義的教義,所以她對她的容忍度算得上很高。

「今天早上熬了蔬菜粥哦,很好吃的。等下先嘗嘗看喜不喜歡,喜歡要多吃一點,不喜歡娘再讓她們換。」洛馨予拉着女兒的手,一邊走一邊絮絮叨叨。

乾永昌斜了亭中石桌下一眼,一言不發順從的讓洛馨予牽着她的手走了。

日上三竿時分,從石桌後面的地上迷迷糊糊的坐起來一個男孩。約莫是十幾歲的模樣,粗胳膊長腿顯得人很壯。眼若銅鈴,眉毛濃直,鼻直口方,長得很憨厚,並不難看。但跟年齡不相符的幼稚的表情,使他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呆傻。

他兩隻手握拳用力揉了揉眼睛,想起什麼,很快的從地上爬起來,抱着亭中柱子,嗖嗖兩下爬上去,仰起身子,伸頭往亭上看去。一眼看見空空蕩蕩的亭頂,他就撅起嘴,孩子氣的委屈道:「四兒又睡著了,小姐又走了……」

垂頭喪氣的滑下來,沒走上兩步就又已經高興起來:「肚子餓了,吃飯!」說著拔腿就往岸上跑,大腳板一起一落踩得竹橋「呀呀」響。

他叫四兒,大名就叫呂四兒。

洛水山莊周圍百多畝地都歸洛家所有,呂四兒的爹娘原是租種洛家土地的佃戶。一日夜間,不知因何緣故他家中失火,夫妻兩個跟兩個哥哥都沒有跑出來,他雖得救,人卻傻了。

呂家夫婦沒什麼親戚,還有一個大兒子聽說小時候被人帶走不知去了哪裡,剩他一個痴傻了的孩子無依無靠。

村裡人心慈,東家一頓西家一餐的接濟他,胡亂的活了下來。後被山莊的管家趙爺看見了,回去跟洛大小姐一說。

洛馨予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那被大夫診斷為醒了也是痴傻兒的女兒來,心中大憐,讓人給帶進了莊裡來。

慢慢給教得也知道點事了,只是腦子裡落下的毛病大夫也沒有法子。

乾永昌剛醒來的時候,一門心思要學走路。剛開始腿腳沒力,總摔,又不讓人扶,大傢伙兒都圍成一圈盯着,提心弔膽。

呂四兒也悄悄的蹲在一邊,好奇的看着這個漂亮的小女娃娃。

正好永昌沒走穩又摔了一跤,沒等人注意到,他就一哧溜衝進去一隻手就把小女娃給拎了起來。奇怪的是,堅持不讓人扶的小女娃獨沒有排斥他,也不生氣。

就此讓傻四兒大受鼓舞,單純的腦袋裏面大概覺得這個小娃娃很是投緣。尤其在見過乾永昌飛來飛去的功夫後,更是兩眼冒火花,一臉的崇拜,竟然就這樣粘上了。

這幾日,乾永昌每天都太陽尚未升起之時來湖心小亭打坐,他也天天一大早爬起來。不敢爬到亭子頂上去打擾看起來就不太善的小女娃,就老實的在下面等,可每次都等得不知不覺在桌子底下睡過去。

他引以為投緣的小朋友並不搭理他,明知道他在桌子底下睡過去了,也一次都沒有在走的時候順便叫他一聲。

早飯過後,洛馨予靠着窗,坐在女兒身邊捧着一卷《春秋》讀給她聽。雖然不知道這麼小的孩子能不能聽懂,但女兒似乎很喜歡聽她讀書,所以,也就慢慢的養成了這個習慣。

剛讀了兩頁,下人就進來報侯府老夫人來了,洛馨予手中的書「啪」的一聲掉在地上,人立時變得蒼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