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玖城廢柴教你禮貌做人
玖城廢柴教你禮貌做人 連載中

玖城廢柴教你禮貌做人

來源:google 作者:看江的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凡歌 看江的魚 都市小說

明日之子?連意識覺醒都做不到!廢柴一根!這種人永遠成不了夜行者!怎麼?還想射殺傀儡獸,橫掃怒獸之野,遊歷少女之國,踏平精鋼之地,穿越時空之界……笑話!天大的笑話!這種人,就別痴心妄想了!凡歌笑了笑:行,就算你說得都對但,這樣的語氣,你,禮貌嗎?誰還不允許誰懷揣點小小的志向?我只不過想去稱霸宇宙,書寫一段神的傳說而已,順帶教教你們如何禮貌為人罷了!本書又名《玖城廢柴飛神史記》,《夜行者內卷之卷死你們》,《傀儡獸,聽命》,《男孩:別太過憂傷》等等展開

《玖城廢柴教你禮貌做人》章節試讀:

回到宿舍還是凌晨兩點四十六分,從床底抽出一隻鞋盒,上面已經布滿了灰塵,凡歌從上鋪的兄弟那抽了一塊掛在床沿的抹布,胡亂擦了一擦。

他一點也沒有輕手輕腳的意思,擦完又將抹布扔回上鋪,抹布飛到那兄弟的臉上,此人毫無反應,仍舊打着驚天地泣鬼神的呼嚕,這就是沉睡者的幸福啊!

他將鞋盒放置在自己的床頭,又將口袋裡的斯塔獸掏出來,放在鞋盒裡。

額,這暫時當一當你的小窩吧。

斯塔後腳站立,前蹄叉腰,斜着眼,用極為不爽的餘光瞄着凡歌:

你,禮貌嗎?

凡歌一拍腦袋,趕緊翻了翻亂七八糟的床鋪,終於找到了一塊毛巾,這本是用來擦腳的,但凡歌天生是個極簡主義,難得洗上一次腳,就算洗了腳,擦腳這件事也完全可以省略。

因此,那毛巾自從四年前進未知學院就這麼被雪藏到現在,今夜終於得以見了天月。如果毛巾會說話,也一定被這一刻的知遇之恩感激涕零到泣不成聲了。

毛巾被折成了厚厚的小方塊,放在鞋盒裡,用手壓一壓,感覺鬆軟有彈性,應該是天然的席夢思。

斯塔站在上面,鼻子抽了抽,這味道……嗯,是歲月的嘆息,毛巾的悲憤,細菌的堆積,發霉的警告!

凡歌「哈」一聲將斯塔從霉味中拯救出來,只見他手裡拿着一個瓶子,對着斯塔的「床」一陣猛噴,那霉味頓時識相退位,香水光榮登場,讓斯塔好一頓咳嗽。

在斯塔發飆之前,凡歌已搶佔先機:「親愛的小斯塔,可愛的小斯塔,這裡雖簡陋至極,但自古有銘曰: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所以雖是陋盒,有神德馨,何陋之有呢?對吧?

你呢,就是那神,就是那仙,就是我的心肝寶貝天!」

斯塔一聽覺得也有點那意思,就放下前蹄,跪窩而息了。

凡歌這才舒了一口氣,眼睛上那對眼皮早已掛上了千斤重物,實在得趕緊補個覺才行,不然,明天萎靡不振的樣子別人還以為那啥了……

剛剛閉了眼倒在床上,還未來得及打一聲呼嚕,腦門上「咔噠」一記鐵蹄,凡歌睜開眼,痛苦地望着眼前的小不點,這是拿人當兒子使喚呢?

斯塔此刻如人一般仰面躺着,翹着二郎後蹄,用它的小前蹄子指了指上鋪。

「?」凡歌納悶,「上鋪的呼嚕太響?」

斯塔嘆氣,真是有點恨鐵不成鋼的哀怨。

不要把孩子說得那麼笨好嘛?凡歌可是明日之子,他疲憊的眼睛咕嚕一轉,馬上領會了其中的奧秘,一個騰空,將上鋪兄弟嘴上的抹布快速歸位。

斯塔這才點了點頭:做個文明的好孩子啊!

接着又讓凡歌做了幾件符合文明人的事,比如,洗個腳……

終於,寢室里,呼嚕聲此起彼伏,像極了男人們的青春。

第二天,上鋪的兄弟搖了搖凡歌,凡歌艱難地睜開眼睛,看着對面兄弟的臉龐,那上面寫着感嘆號,全是感嘆號。

「兄弟,成不了夜行者也不必太過傷感嘛!這……這……失意歸失意,咱一定要堅守陣地,不能連男兒的本色也失去了啊!」

這個上鋪的兄弟名叫方樂遠,低凡歌一級,也是老師眼中的明日之子。

此人人如其名,樂觀向上,目光長遠,昨天一聽說凡歌落了榜,第一時間便去了教導處,非要那個謝了頂的秦主任收回承運,摘了他頭頂明日之子的桂冠……

「你說什麼呢?」凡歌迷迷糊糊,聽不懂對方的胡言亂語。

「你看你,一個大男人家!怎麼,唉,我都不好意思說!你,你怎麼能玩起娘們的小玩意兒呢!這麼可愛的手辦也是你能玩的?還把腳洗得如此,如此一塵不染!香氣撲鼻……難怪,難怪啊……哼!」方樂遠幾乎是在咆哮,那意思跟「你怎麼會落榜呢?」完全是一個意思。

意思就是:作為室友,你讓我情何以堪。

要知道,這個剛剛為避免慘遭榜上無名而摘掉明日之子桂冠的傢伙從來不洗臉。

凡歌終於明白了,敢情拿斯塔出我落榜的氣呢!不管,不管,繼續睡。

他將斯塔捏在手心放在懷裡,比摟情人更溫柔百倍。

「嘖嘖,嘖嘖,沒救了,沒救了……哎呀,我的眼睛……」方樂遠無比震驚,無比嫌棄,憤憤離去。

凡歌睡飽醒來,手心裏的斯塔卻還在睡覺,一副永遠不想醒來的模樣,這模樣給人一種這東西就是一個手辦,是個死物。

只有將其握於手心的人,才能感受到它淺淺的體溫和細細的呼吸,才能感知它的生命的脈搏和睡夢的甜蜜。

他將斯塔獸放在陋室之盒中,自己開始整理行李,今天是他在未知學院的最後一天,他畢業了,即將前往國立圖書館就職。

突然,一個可怕的想法一閃而過:

這夜間的獸白日里都藏在了哪裡?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在白天找到過一隻活着的傀儡獸呢?難道說,白天它們都縮小了n倍?藏在某些地方,以至於找不到,或者說就算在眼皮子底下也矇混過關了?就像斯塔。

但,很快,他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作為武力值很高的傀儡獸……何必要掩人耳目?這樣喬裝打扮哪有大將之風!

說句更現實的話,如果哪個眼尖的看出來了,這些小東西還不統統完蛋!那麼那些夜行者還怎麼玩?他們的歷史還如何高大上?

所以,絕對不可能這麼簡單!真這麼簡單,故事就不好看了嘛。故事嘛,總得來上個七彎八拐的才行。

你問斯塔?

它當然是個例外,它是因為我,我這個明日之子的魅力太強,誰讓我是主角呢!所以……你們懂得吧?

想到此處,他不由地笑了笑,虛榮心作祟啊!

行李不多,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他帶上斯塔,去謝了頂的秦主任辦公室。

秦主任昨天在腦屏幕給他留言,讓他今天去取紙質畢業證和上崗通知書。

其實吧,電子版的已經有了,紙質版的似乎並沒有那麼重要。但作為一所歷史悠久的重點大學,儀式感是很重要的。

另外腦屏幕昨天還同時收到一個令他無比悲憤的消息:非夜行者畢業生無權參加畢業典禮。

那還說什麼儀式感!虛偽,虛偽至極!

真是TMD想罵人!

昨天的凡歌聽到這話的時候,心裏已經罵了無數遍主任,詛咒他全身上下的毛脫光光,比他的頭頂還要光,比玖城之末白晝城主老婆的臉蛋還要光!

昨天他就是被這喪心病狂的規定搞得無比頹廢。

此刻,他卻唱着小曲,邁着悠閑的步伐。

不過想想也是,這可是未知學院,全玖城之末最牛逼的學院,也稱卷王學院。

卷王學院當然有勸你卷,卷死你的致命法寶。

畢業典禮就是卷之終結者:

畢業典禮是夜行者的畢業典禮,與你無關!

是夜行者的頒獎典禮,是夜行者的吹牛典禮。典禮之上,每一個夜行者將獲得與他們相配的武器和證書!還有與之對應的修鍊手冊!這一切都與你無關!

沉睡者,好好回家睡覺吧!世間的精彩與你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