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九個神級娃娃親
九個神級娃娃親 連載中

九個神級娃娃親

來源:外網 作者:韓風趙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韓風趙璇

獨步天下的絕世高手韓風,被師父逼迫下山履行婚約,卻發現未婚妻國色天香,這婚......還退嗎? 展開

《九個神級娃娃親》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沈浩整晚輾轉反側,睡不着,熬到天光微亮起床洗漱,收拾隨身物品,趕往機場,乘最早的航班返回闊別多年的故鄉。

波音737支線客機用時一個半鐘頭,飛臨寧西省會西京,坐在靠窗位置的沈浩臉貼舷窗,俯瞰大地,心緒波瀾起伏。

記憶中的一切是否因時過境遷而面目全非?

當他從機場打車一路進入市區,有了答案,短短數載,五百萬人口的西京確實變化很大,變得更現代、更繁華、更漂亮。

許多氣派高樓是他記憶中所沒有的,兩條地鐵線夜以繼日施工,打出來的標語寫着明年竣工通車。

的士拐拐繞繞,越往舊城走,沈浩越熟悉,舊樓房連綿起伏,夾雜有着幾百近千年歷史的古建築。

「老城,老樣子。」沈浩呢喃。

中年司機耳朵好使,聽清沈浩的自言自語,煞有介事道:「老城改造市政府早有規劃,去年冬天上來的唐市長大力推行,幾個城中村的拆遷已經開始,據說咱西京最大的地產公司華宇,外來的萬達、恆大、綠地,都要在這兒蓋樓,不過嘛拆遷難度忒大,你想想,這兒的住戶,大多是窮人,一輩子趕上這麼一次翻身的機會,咋不得狠狠敲一筆,政府和開發商又都不是冤大頭,小夥子,等着瞧,遲早出事。」

沈浩不置可否笑了下。

政府的規劃,領導的決策,他不關心,只求父母平安無事,至於司機說老城的人窮,他不反感,這是事實。

司機瞥一眼身着酷酷沙漠獵裝的沈浩,問:「在外地當兵?」

沈浩微笑搖頭:「不是」

中年司機皺眉道:「你沒說實話,當兵的人我哪能看走眼,我也當過兵,打過仗,老山戰役,我們團沖在最前頭,那年我十八歲。」

「真不是。」沈浩再次否定。

「哦」司機若有所思點頭,依然有所懷疑,當年共和國陸軍最神秘偵察兵大隊也參與老山戰役,若非這支奇兵,那場仗多半更慘烈,而此時坐副駕駛位的英俊小伙有着和那幫神秘偵察兵相似的氣質。

做為走過戰火硝煙經歷幾次生死考驗的越戰老兵,他非常清楚,這種氣質只有槍林彈雨殘酷殺戮方能磨礪出來。

第五部隊。

影子部隊。

狼牙特戰大隊。

中年司機想到一些傳聞乃至特種兵題材電視劇,愈發好奇沈浩身份,卻未刨根問底,神秘部隊一員,哪會不遵守保密條例跟他這陌生人掏心挖肺。

的士剛駛進由騰飛路分出來那條深入城中村的小街,不得不剎車,前方密集人群擋住路,似乎圍觀什麼。

司機連續鳴笛,擋路的人基本無動於衷,有個大爺轉過身擺着手說前面走不了,封路了。

沈浩付錢下車,把鼓鼓囊囊的旅行背包跨在左肩,詫異擠過人群,瞧清楚小街入口居然被三輛工程翻斗車並排堵死,車前二十多個穿迷彩服的壯漢手持棍棒嚴陣以待,不讓圍觀的人靠近,這些人不像城管、保安,更不像軍警。

「幹啥呢?」沈浩小聲問身邊瞧熱鬧的青年。< br />

青年道:「能幹啥,拆遷公司的,今天拆釘子戶,來了至少三百人,陣仗不小,搞不好弄出人命。」

「狗屁拆遷公司,全他媽黑社會。」另一人咬牙切齒嘀咕,貌似跟拆遷公司有深仇大恨。

說是黑社會,多少有些誇張,但能搞拆遷的主兒,都是社會上的猛人,沈浩明白這裡頭的門門道道。

拆的是自己家這片兒,加之對父母的思念和擔心,沈浩沒心情瞧熱鬧,挪步來到封鎖線前。

「給我往後站!」一壯漢橫眉立目喝斥沈浩。

「我家在裡邊,想進去看看。」沈浩不卑不亢道明來意。

「滾開!」壯漢凶相畢露。

「我必須進去。」沈浩不退反進,引周圍人側目,不少人看他像看傻逼,敢跟拆遷公司這幫牲口掰扯,找死。

壯漢懶得廢話,掄起手中的空心鋁管劈頭蓋臉砸沈浩,肆無忌憚,大有殺雞儆猴的意思。

沈浩依然從容,空心鋁管臨頭,抬胳膊格擋。

有人下意識閉眼,不忍看沈浩胳膊被打斷,接下來的情形卻令圍觀的人和二十來號迷彩服壯漢瞠目結舌。

沈浩用胳膊將猛砸過來的空心鋁管崩飛,手往前探,摟住打人者半邊頭顱,往下一摁,僅小幅度發力,體重少說一百七十八斤的壯漢彷彿遭受萬鈞之力衝擊,重摔於地面。

人們全傻眼。

肩頭挎旅行包的沈浩不待剩下那些迷彩服漢子反應過來,箭步躥出,踏中翻斗車前保險杠,借力躍起,再一踩擋風玻璃,輕鬆躍上車頂,三兩步跨過車斗,飄然落向小街裡頭。

人群後方,送沈浩過來的的士尚未掉頭開走,中年司機領略沈浩翻越「封鎖線」的過程,叼着煙捲發獃幾秒,嘟囔:「果真是兵王。」

兵王。

兵中之王。

部隊里的頂尖高手。

沈浩不是這類猛人,不過在戰場上,死這牲口手裡的兵王不下二十個。

落入小街的沈浩舉目四顧,視野之內,處處烏煙瘴氣,塵土飛揚,大部分院落變為廢墟,一片狼藉。

穿迷彩服的漢子挨家挨戶破門而入,極其野蠻的把住戶拖拽出來,挖掘機、裝載機迅速跟進,分分鐘蕩平大片平房。

居住幾十年的屋子被夷為平地,有人失聲痛哭,有人歇斯底里叫罵,有人操起木棍磚頭拚命。

動手的住戶,無一例外被拆遷公司的人干倒,蜷縮在猛烈拳腳下翻滾哀嚎,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這仍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哪怕人類自認步入文明懂禮義廉恥,殘酷的叢林法則從未因此改變。

「站住!」

「攔住那小子!」

封鎖街口的人張牙舞爪追來,並扯着嗓子呼喊同伴幫忙。

沈浩拔腿狂奔,不是怕,是心繫父母安危,一支氣勢洶洶的拆遷隊伍正碾過殘垣斷壁,逼近他最熟悉的院落。

《九個神級娃娃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