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九劫仙途
九劫仙途 連載中

九劫仙途

來源:google 作者:立青丶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立青丶 陸承

【玄幻+無系統+慢熱】家族爭鬥,陸承意外墜樓,卻穿越異界唯一陪伴他的家族掌印中竟然封存着一本會說話的古書?從此,陸承踏上了繼承家族外掛的道路簡介無力,請看正文展開

《九劫仙途》章節試讀:

陸承本來也沒有午睡的習慣,此時更是毫無困意,透過酒樓的大門看向街道,想着能不能偷偷到城裡轉轉。

樓梯上林承影轉身到了陸承正看着外面,說道:「想去就去唄,接着。」

說完便扔了塊玉牌給陸承。

「這上面有我的一道靈氣化身,如果遇到麻煩,先報我的名號,不好使你就往玉佩注入靈氣,直接給他丫乾死。」

陸承怔怔地看着自己的便宜師父,道了一聲謝,拿着玉牌走出酒樓。隱約間彷彿聽到了一句「敢不給我面子,骨灰都給你揚咯。」

走上街道,陸承漫無目的地閑逛着,看到前方人群聚集,走上前去,原來是一商販,正和一男人爭吵着什麼。

「你個騙子,說好都是稀有妖獸蛋的呢?這孵出一隻斑紋虎是什麼意思?我看你是不把我霸刀悍匪張三放在眼裡!」男人背上背着一把九環大刀,面色猙獰地朝商販吼道。

「卧槽,霸刀悍匪張三,這可是南玄洲赫赫有名的法外狂徒啊,一身實力已經涅槃四重,霸刀訣更是霸道,聽說曾經越級斬殺了涅槃六重的高手!隨後更是滅了那個涅槃六重高手家族滿門,沒想到這等狠人竟然來了萬象城。」路人中有見識廣的說道。

「這麼牛?看來這老闆要倒霉了。」周圍人附和道。

「嘿嘿,這位客官,我這可是明明白白寫了是有幾率孵化出稀有妖獸,可沒說是一定啊?咱們要講道理是吧?」小販嘿嘿一笑,非但沒有害怕,還悠閑地看着張三。

「我看你就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張三可不管那麼多,拔出九環大刀就朝小販砍去。

只見小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攤位全部收入儲物袋中,腳步輕點,輕易地躲掉了張三的攻擊,迅速地朝遠處遁去,留下張三一人在原地怒吼:「別讓我逮着你,不然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陸承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見好戲演完了,心裏略微有些遺憾,轉身準備離開,突然感覺到胳膊被人拽住,還沒呼喊出聲,就被拉入一個小巷子中。

拉住陸承的正是剛剛那個小販,陸承不知道小販是什麼時候回來的,更不知道小販為什麼要拉住他,但憑藉剛剛的身法和神不知鬼不覺的隱匿本事,可見這小販也不是什麼一般人。

「稀奇啊,稀奇,這萬象城竟然還有個小小的明骨境修士?骨齡都已經十六歲了,這天賦可不行啊。」小販捏着下巴,饒有興趣地說道。

「我是什麼修為好像與你無關吧,你就不怕我現在大喊一聲把那張三引來?」陸承冷冷說道。

「別啊大爺,小的是來和您做生意的。」小販諂媚地說道

「我可不知道我這小小明骨修士能和你有什麼生意可做。」陸承可不吃這一套,當即拒絕想要離開。

小販一個閃身就到了陸承面前,從儲物袋裡掏出一顆青色的妖獸蛋。

「大爺,您看看這顆蛋,從品相上來看,妥妥的極品妖獸蛋啊,小的我敢打包票,這妖獸孵化出來,至少也得是七階妖獸,您看,我就收您十塊上品靈石,就當交您個朋友,怎麼樣?」

「十塊,你怎麼不去搶?」陸承驚道,本來他確是有養一隻妖獸的想法,但他也不是冤大頭,「讓開,我要走了。」

「去搶?我這不就是在搶嗎?」小販諂媚的表情一瞬間就變成了陰沉殘忍的表情。「大爺,我看你穿得如此體面,想必也不缺這點靈石,麻溜點拿出來,也好免受些皮肉之苦。」

陸承這才意識到自己穿的還是穿越前的衣服,陸家作為上京五大家族之一,自然是不缺錢,陸承的衣服做工材質也是極好,沒想到卻成了這個結果。

陸承立刻將玉牌拿出,對小販喊道:「我師父可是林承影,你識相地最好現在離開,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什麼林承影,沒聽說過,小子,別想着拿阿貓阿狗來糊弄我!」小販摩拳擦掌地向陸承走來,絲毫不在乎陸承說的什麼。

可就當小販靠近看清陸承手中的玉牌後,渾身顫抖着跪了下來。雙手合十,對着四周張望,一邊張望一邊還說著:「修羅,修羅印!血修羅大人,放過我,是小人不知好歹,求您放我一條生路吧!」

陸承見狀,看了看手中的玉牌,心中大定。「早就提醒過你,現在求饒,遲了。」

小販聽完,立刻跪着向前,抱住了陸承的大腿,」大爺,您大人有大量,放過小的一次,小人給您磕頭了!」說罷立刻將頭磕在地上,連連求饒。

陸承正沉浸在狐假虎威的快感中,回過神後,對小販說:「放過你也不是不行,但是我被你威脅恐嚇了這麼久,着委屈不能就讓我這麼受着吧。你剛剛想搶劫我,現在輪到我了。把你身上的東西都交出來,我可以考慮放過你。」

「是是是,小的這就給,這就給。」小販說罷,將全身上下三個儲物袋全數放下,抹除留下的靈魂印記,連帶剛剛展示給陸承的青灰色妖獸蛋一起,擺在陸承面前。

陸承害怕小販看出血修羅不在附近,見好就收,對小販說道:「行了,你滾吧。」

小販聽完,忙不迭地轉身逃離。

陸承將儲物袋和蛋撿起。「完了,這儲物袋我不會用啊。」陸承一臉鬱悶,只好向客棧走去。

回到客棧後,找到自己的房間。林承影定下的房間正好是挨着的,陸承轉身就推門走進了另一間。

「嘿我說你小子,真不把自己當外人是吧,進門不會敲門啊。」林承影正舒舒服服在床上躺着,見陸承進來,坐起身子,迎來的卻是陸承幽怨的眼神。

林承影被陸承盯得打了個寒顫。

「我被搶劫了,報了你的名號,屁用沒有。」

「怎麼可能!我林承影可是清玄郡赫赫有名的人物!」林承影完全不信,狡辯道。

「得了吧,快教教我怎麼使用儲物袋。」陸承拿着三個儲物袋走上前。

「你小子可以啊,逛個大街還能小賺一筆,用儲物袋簡單,我把分魂術教給你就行。」林承影呵呵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按在陸承額頭上,緊接着一道記憶就傳入陸承腦中。

分魂術只是最簡單的秘術,習得後能將自己的靈魂力量分出一部分,用於對物品刻下靈魂印記,是大陸上最簡單,也是最實用的秘術之一。不到一刻鐘,陸承就已經領悟了分魂術。

「先在這些儲物袋上刻下靈魂印記,然後將靈氣探入就可以使用這些儲物袋了。」

陸承一一照做,輕鬆成功。

三個儲物袋分別裝着靈石,丹藥和靈草,至於小販的那些妖獸蛋則是不見蹤影。

陸承微微點了點,靈石袋裡大約有一千下品靈石,五百中品靈石,二十塊上品靈石。丹藥和靈草他一個都不認識,也就沒多關注。

正高興着這些意外收穫,林承影此時卻開口了。

「小子,我有話對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