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九零才女有空間
九零才女有空間 連載中

九零才女有空間

來源:google 作者:容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嘯風 蘇南煙

秦薏再度跳下炕,將白瑜的棉襖棉褲拿上來白瑜是一名中醫,非常擅長針灸而秦薏小小年紀,便得了白瑜的真傳尤其是認穴......展開

《九零才女有空間》章節試讀:

《九零才女有空間》的主角是秦薏厲驍,小說《九零才女有空間》的作者容歡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
精彩章節節選:...秦薏對李明夜太熟悉,一眼便認出這正是李明夜的手指。
她猛然坐起身來,從秦可兒的手裡,搶過那個玻璃瓶子。
她獃獃得看着那根斷指。
劇烈的情緒衝擊,將她整個人都擊潰。
悲傷,痛苦,憤怒,全部都被抽離出去。
幾秒鐘後,她才緩緩消化了秦可兒說得話。
李明夜,死了。
被秦長風炸死了。
而她卻將自己的腎臟換給了秦長風最疼的妹妹。
秦薏的胸腔快速起伏起來,卻出氣比入氣還要多,喉嚨里發出奇怪的聲響。
秦可兒知道,秦薏馬上就要死了。
她接到醫生的電話,醫生告訴她,今天便是秦薏的大限之日。
她笑得甜如蜜糖,反正你也要死了。
那我便再告訴你一件事。
我不是你的姑姑,而是你同父異母的姐姐。
你跟你媽這對賤人,搶走了我爸爸。
讓我只能叫爸爸為大哥。
我恨你們。
只要是你們的東西,我都要搶。
搶不到的,我便毀掉。
三十年前,是我打暈了你媽。
剝光了她的衣服,讓她和傻子睡覺。
被全村人抓姦,逼她跳河自殺。
她的媽媽被救上來後,卻因為在水中窒息的時間太久,造成了永久性的腦損傷。
智商只有幾歲大的孩子。
而秦長風仗着媽媽什麼都不記得,說她不是他的女兒,把她和媽媽趕出家門。
只要她和她的媽媽一起出門,便被村民吐唾沫,扔石頭。
罵她是小野種,她的媽媽是**。
她的媽媽沒有活過四十歲。
臨終前,緊緊攥住她的手,悲憤道:我沒有,我沒有跟傻子睡覺過往種種,猶如走馬觀花般,在秦薏的腦海中閃過。
秦薏望向福爾馬林浸泡得這根斷指,只感覺恨意像是燒紅的刀片,在她的心尖來回翻攪着,戳刺着。
手一松,咣當一聲,瓶子掉落在床底下,碎裂開來。
秦薏撲向秦可兒,將秦可兒撲倒在床上,細得像是雞爪般的手,緊緊掐住了秦可兒的脖子,我要殺了你!
我要殺了你!
秦可兒萬萬沒有想到秦薏馬上就要死了,竟然還能夠撲倒她。
嬌美的臉蛋兒,因為喘不過氣,變成了紫色,額角的青筋,幾乎要撐裂了皮膚。
在她馬上要被秦薏掐死的時候,眼角餘光看到病房的門開了爸救我秦可兒求救。
秦長風年過七旬,只有雙鬢略白,看上去竟然比秦薏還要年輕。
目睹這一幕,他大步向前,將秦薏一把從秦可兒的身上推下去,大罵道:小畜生!
你想要造反!
竟然敢傷害你的姐姐!
秦薏消瘦的身子,被秦長風推下床。
脖子的頸動脈扎在玻璃碎片上,鮮血狂涌而出。
頭頂上方傳來秦可兒嚶嚶的哭聲,爸,我知道薏丫頭為我換了腎臟,我特地來看看她。
沒有想到,她突然要掐死我。
她流了好多血,不會死吧?
我怕會連累你。
秦長風扶着秦可兒離開病房前,厭惡得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秦薏,這家醫院是我的。
讓這個小畜生消失,對於我而言,再簡單不過了。
要不是留着她給你換腎臟,三個月前,我就該把她和李明夜一起弄死,讓她和李明夜做一對鬼鴛鴦!
鮮血汩汩得流出,秦薏像是感覺不到疼。
伸手想要去摸李明夜的斷指卻,終究沒有摸到。
眼淚混合著血水,濕透了秦薏的臉,秦薏的眸子睜大,眸光渙散開來。
她,死不瞑目!
火炕上。
熱秦薏捂着被子,躺在炕上。
雙眸緊閉,小臉燒得通紅,額角沁出大顆大顆的汗珠。
她不是死了嗎?
為什麼會覺得這樣熱?
此時,秦可兒的聲音傳進她的耳中:媽,薏丫頭燒得直哼哼呢。
肯定沒辦法去找大嫂了。
窗外,秦可兒站在一個頭髮髮根全白,眼角皺紋深刻的女人身旁。
正是秦長風的母親,柳芽。
柳芽誇秦可兒:可兒,還是你聰明。
昨晚叫薏丫頭跟你一起睡,半夜掀開她的被子,讓她着涼。
不然的話,她跟牛皮糖似的纏着白瑜。
咱們可沒辦法打暈白瑜,把她和傻子塞進一個被窩裡。
秦可兒抿了一下唇,笑道:媽,我這也是為了大哥好呀。
大嫂也忒不懂事兒了。
嫁給大哥這麼多年,連個兒子都生不出來,還不識趣的跟大哥離婚。
她就是存心要斷了咱們老秦家的香火。
秦可兒自小就知道,秦長風才是她爸。
正因為秦長風娶了白瑜,她才不能叫秦長風爸。
在她眼裡,白瑜就是搶了她爸爸的賤人。
她巴不得白瑜趕緊跟秦長風離婚。
柳芽本來就重男輕女,一心想要抱大金孫。
奈何白瑜就生不出來。
這麼些年來,秦可兒背着白瑜,在柳芽跟前上眼藥,柳芽都恨不得掐死白瑜,讓秦長風再娶一個。
呸!
白瑜真是一隻不下蛋的母雞!
得虧長風及時明白過來,跟她斷了!
估摸着時間,長風也灌醉了那個傻子,把他剝光了,塞進白瑜被窩裡了。
走,咱們趕緊叫人去抓姦!

《九零才女有空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