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就離譜,我死亡時,可以時光回溯
就離譜,我死亡時,可以時光回溯 連載中

就離譜,我死亡時,可以時光回溯

來源:google 作者:短相思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幽 奇幻玄幻 短相思

(女帝養成+系統+無敵+兩界穿越+重生+搞笑)如果你見到孟婆你會怎麼辦?擁有輪迴系統的葉幽表示,當然是先坐下來喝杯孟婆湯漱漱口,順便摸摸實習孟婆的小手噠那麼問題來了,將實習孟婆養成一代冥帝是什麼體驗呢?葉幽說他很期待姜夢竹在自己的調,咳,養成下成為女帝的那一天姜夢竹:哇,葉幽你人真好,又來給我刷業績啦,這個月的業績分你一半!葉幽:低調低調,對了這是我自己燒的紙錢,你收好最近兩界天地銀行的匯率有些波動,你抓緊趁着現在匯率高都換成本地冥幣,爭取在冥界中心買一套大別墅!姜夢竹(嬌羞):嗯嗯,葉幽你對我真好對了下次你什麼時候來啊,我父母說想見見你......上官雪:那我走?水靈瑤:那我走?葉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養出了三位女帝!展開

《就離譜,我死亡時,可以時光回溯》章節試讀:

葉幽沉下心思,運轉功法,只感到心頭湧出一股無名之火,實在是不吐不快,他大喝一聲,那心火便順着他的招式傾瀉而出!

轟轟轟!

灼熱的高溫將鋪設在地面上的板石炙烤的炸裂,只聽一聲極為響亮、清脆的唳聲後,一頭龐大的朱雀便揮舞着如血般的翅膀,向著水龍撲去!

《五聖開天法門》對應人體心肝脾肺腎五臟,而心火所對應的便是火聖朱雀!

「小畜生,怎敢!」

只見一惡毒老婦操着水浪便來到了葉幽的面前,她居高在上桀桀笑着;

「我道是誰,原來是葉幽你這個小廢物!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衝撞靈秀宮!」

她的雙眸中射出一道精光,揮手間便是無數條水蛇向著葉幽撲去!

「今日我便好好管教管教你!水蛇狂舞!」

此刻葉幽的心頭更加煩躁,這老婦雖是築基巔峰修為,卻也只是看門的,竟然也敢如此喝呼,完全不把自己看在眼裡!

「夠了!」

他大吼一聲,《萬千輪迴真經》也順着他的心頭走完一遭,一股更加澎湃、炸裂的火氣便從他的體內洶湧而出!

「去!」

隨着他的用力一甩,那把開山刀便從他的手中電射而出。

一頭更加兇猛凝實的朱雀附着在刀身之上,它的口中吐出了猛烈火焰,將所有來襲的水蛇燒了個乾淨!

那老婦面色凝重,這才想起葉幽不是一個沒有修鍊天賦的廢物嗎?可是如今卻如此兇猛,這是怎麼回事?

眼看着開山刀將至,她趕忙豎起一道水牆。

「哼,小畜生,你現在兇猛又如何,在我的拿手術法水陣壁下,怎麼可能!」

老婦臉上的得意還沒消退便被一抹震驚所取代,她死死的盯着那原本附着在刀身上可此刻卻化作了兩頭的狠戾朱雀,心中卻只剩下了滿滿的驚恐!

她不過築基巔峰,水陣壁的高度自然有限,而那兩頭巨大的朱雀卻輕輕鬆鬆的越過了水陣壁向著她撲來!

不好!

她趕忙收招,將水陣壁化作了一個圓弧將自己牢牢包裹,可是那開山刀之上竟然又躍出一隻!

怎麼會!

「宮主救我!」

「晚了!」

葉幽大喝一聲,竟然是趁着老婦分神的功夫施展了《玄龍九變》,雖然他現在只能使出來一變,但還是趕上了開山刀!

只見他手握開山刀高高躍起,那附着在開山刀上的朱雀竟然化作了十多米長的火刃!

順勢往下一划,便輕易地破除了老婦的水盾,而另外兩隻朱雀也無縫銜接,轟然的爆炸聲連成了一團!

「嘀,宿主作死成功,獲得三轉穹力丹一瓶!」

「呼呼。」

葉幽喘着粗氣,混沌體帶給他最大的好處便是常人難以匹及的修鍊速度與恢復能力,喘息間,那乾涸的靈海便已恢復。

他丟掉手中已經扭曲變形的開山刀,又抽出來一把直接架在了已經重傷昏迷的老婦脖間,對着宮內大聲喊道:

「水靈瑤,我知道你在看,你若再不現身,我可就把她殺了!」

說話間,刀刃下壓,而老婦的脖間也滲出了一連串的血液。

「唉,葉幽,退婚一事,說到底是師尊起念,和我並無半分瓜葛。

你且回去吧,等到了成婚的日子,我定然會前去赴約,我水靈瑤並不是三心二意的人。」

飄飄渺渺的聲音從靈秀宮內傳來,葉幽緊握着拳頭,心頭又升起了火焰!

又是這種,又是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修仙修仙,你他娘把腦袋修到天上去了?

我葉幽怎會接受你的施捨!

總有一天,老子會讓你在我面前低下你那如天鵝一般高傲的頭顱,跪在我的面前為我消火!

「水靈瑤,你別痴心妄想了,我今日前來便是告訴你一件事,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罷,那就是我要跟你退婚!」

說完這句,葉幽隨手割斷了老婦的手筋腳筋。

只聽他淡淡說著:「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若是有人不同意,我完全可以讓他見識見識什麼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嘀,宿主作死成功,獲得捆仙索(低配盜版)一條。」

他看向那幽深的宮門,雙眼悍然發動了陰陽生死術,只見那宮內的人影憧憧中多多少少皆存在着紅線黑線。

紅線管生,黑線掌死!

他順着氣息探去,只見宮門幽暗處站立着一位冷淡女子,赫然是水靈瑤!

「水靈瑤,接退婚書!」

一把開山刀順着水靈瑤身上的黑線而去,其刀柄處系著一封書信,書信翻飛時赫然可見其上寫着三個血紅的大字:

退婚書!

水靈瑤眼瞳一凝,看着在她眼中如龜速般的開山刀,心中的嘆息卻是越來越重了。

我做錯了嗎?

她指間一點,一抹精純的水靈便將開山刀支離破碎,唯有那封書信依舊向前。

不過如此。

下一刻,書信便撞在了她身上,可僅僅是這麼輕微的一撞,便讓她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更是有止不住的鮮血從口中嗆出!

她踉踉蹌蹌的倒地,素白的衣衫便是被染紅的痕迹,她的眼神中第一次有了震驚!

葉幽竟然,竟然只憑一封書信便重傷了我!

怎麼可能!

她那原本平淡如水的道心瞬間出現了道道裂紋。

原本以為看透了葉幽的水靈瑤第一次出現了迷茫,真的是我做錯了嗎,竟然逼得他……

傷了我!

可是,若不這樣,他會成長嗎?

而葉幽看着水靈瑤倒地不起,失望的搖了搖頭,隨即便收刀回腰,向著無名峰走去。

「水靈瑤,天之驕子?呵,不過如此!」

「嘀,宿主作死成功,獲得大量修為。」

而水靈瑤聽見了這句極具嘲諷的話,一時間急火攻心,還未來得及開口解釋,便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