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
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 連載中

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下蒼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離南風 秦君懷

【雙潔&甜寵&古代帝王】兒時秦君懷寄人籬下忍辱負重在無盡的黑暗中是她帶來了那一絲光一朝成為皇帝,囚禁父皇、屠殺手足人人都道他心狠手辣、冷血無情猶如地獄之中爬出的惡魔秦君懷卻只是冷冷一笑面對惡語滿臉不屑無盡的柔情只為心中的那個人「聽說你要刺殺朕?」「不敢,不敢」展開

《救命!和親公主總想刺殺皇上》章節試讀:

慶功宴後,魏雲賢帶領一眾將士返回黎陽,黎陽百姓聽聞此戰魏雲賢飛虎大將軍的聲望後,皆夾道歡迎,致使魏雲賢聲望更勝。

金鑾殿上

魏雲賢跪在殿內請罪道:「臣無能,使叛軍之人逃跑,還請皇上責罰。」

秦君懷坐在龍椅上嘴角微微一揚說道:「魏將軍大敗敵軍也算是將功贖罪,起身吧。」

「謝皇上。」魏雲賢拱手起身退了下去。

看着秦君懷對魏雲賢的態度,在場的一部分人不禁對魏雲賢起了巴結討好之意。

畫面一轉,只見秦君懷面無表情冷冷地說道:「張尚書。」

自從聽到陳陵叛軍後,張明遠便覺大事不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該來的總會來的。

張明遠顫抖着從群臣中走出來跪在殿上等着秦君懷說話。

「張尚書,陳陵的事你怎麼看。」秦君懷語氣冰冷聽不出喜怒,可強大的氣場不禁讓人感到害怕。

在場的人都被秦君懷所震懾到,不免開始同情張明遠,而其他與張明遠一同舉薦陳陵的人,心中卻同樣萬分緊張,生怕連累到自己。

張明遠哆哆嗦嗦地說道:「皇….皇上,此….此事臣實在不知,還請皇上恕罪。」豆大的汗不停地從張明遠頭上滾落。

「朕記得你是徐州人士。」秦君懷繼續說道。

張明元不知秦君懷為何這樣問,只得老實回答道:「勞…..勞煩皇上記掛。」

「朕念你在朝為官多年年紀大了,此事就不再追究,送你白銀萬兩返鄉養老吧。」秦君懷道。

聽到這番話,張明遠心中無限震驚同時又感到一絲慶幸連忙叩謝道:「多謝皇上。」

「退下吧,沒事的話就退朝吧。」秦君懷說罷便起身離開了金鑾殿。

今日秦君懷對張明遠所說的一番話,讓群臣心中無限疑惑,着實猜不透這帝王心思,只得在私底下議論。

太和殿內,秦君懷坐在榻上修長的雙腿微微彎曲,對着身旁地陳福道:「在張明遠回鄉的路上安排馬匪截殺。」

「嗻。」

秦厲川手段還是如往常一般秦君懷嘴角微微一笑,心中一陣輕蔑。

不久,黎陽城內討論的對象從前幾日大敗敵軍的飛虎將軍,轉為戶部尚書張明遠在返鄉養老的路上被馬匪搶劫之事。

「誒,聽說了嗎?戶部尚書張明遠張尚書在回鄉路上遭遇馬匪搶劫,上上下下數十口人無一活口。」一人小聲地說道,眼裡有一絲驚愕。

「早就聽說了,還說死相極慘呢。」另一人接著說道。

「張尚書在朝為官多年,此等結局實在令人唏噓。」

二人說罷搖搖頭,對張明遠的遭遇感到是十分同情。

而張明遠在死的一刻才終於明白。

自己不過是一顆被人拋棄的棋子罷了,縱使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各大臣府中,聽聞此事後心中的疑惑也隨之解開,不禁感慨到當今聖上行事狠辣,果然名不虛傳。

而一些準備暗地裡有所行動之人,也隱下了心中的小心思,變得安分守己起來。

清幽宮內,正在用晚膳離南風聽到全城百姓夾帶歡迎魏雲賢之事後,還在想這個陣仗未免太大了吧,此事有蹊蹺。

而後又聽聞張明遠之事後雖也覺得秦君懷行事果然心狠手辣。

看來以後要更加小心了。

離南風想得入神桌上的菜一口也未曾動過。

就在這時,殿外傳來一陣聲音:「皇上駕到。」

離南風回過神來連忙起身前去迎接。

剛走到門口便遇見了秦君懷,「參見皇上。」離南風俯了俯身,禮數周到。

「嗯,起來吧。」

「這幾日朝政繁忙沒空來看你,今日過來陪陪你。」

秦君懷抬腳走進殿內,拿起桌上的茶杯低頭喝了起來。

離南風愣了愣緊張的同時又生出一絲疑惑。

這秦君懷怎麼回事?與之前的態度截然不同。

見秦君懷正看着自己,離南風溫柔一笑,輕聲說道:「國事要緊,臣妾無礙。」

「過幾日便是除夕,到時朕再來陪你。」秦君懷說完就起身離開。

離南風看着秦君懷離去的背影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緊皺的眉頭。

陳福跟在秦君懷身後,輕聲問道:「皇上除夕夜不宴請百官?」

「朕有更重要的事。」秦君懷說著,臉上便不由自主掛起笑意,不過這笑意也轉瞬即逝。

陳福聽到秦君懷的話心中疑惑道:更重要的事?陪純嬪娘娘?可皇上前陣子不是還不待見娘娘的嗎?此刻的陳福實在想不明白。

與此同時,如英悄悄走到離南風身旁緩緩說道:「南風,這秦國皇帝不會對你有意思吧?」

聽到此話離南風身體一震,連忙反駁道:「死丫頭,說什麼呢!」一邊說一邊假意向如英打去。

如英笑着向一旁躲去,嘴裏連忙說著:「公主殿下,我錯了我錯了。」

二人在殿內打鬧了一番,突然離南風說道:「秦君懷說除夕會來清幽宮,這是個刺殺的好機會啊。」

如英聽到離南風的話,頓了頓認真道:「南風打算如何?」

離南風摸了摸下巴,一臉壞笑道:「下毒。」

時隔多日宋河終於查清了來龍去脈。

只不過知道此事的人不知為何都一夜之間消失不見,宋河也是費了幾番周折才查清。

太和殿內,宋河將此事一一稟報給了秦君懷。

秦君懷聽到離南風當年之事後心中驚愕不已。

「可為何她不記得朕了?」

宋河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只得委婉說道:「許是娘娘因父皇母后之事,所受打擊較大,忘了兒時的事吧。」

秦君懷聽後心中升起一陣怒意,神情也變得陰冷起來,周身散發出強烈的殺氣,只不過這殺氣不是衝著宋河來的而是衝著李盛的。

幾日後便是除夕了,原本沉寂肅穆的皇城在這一天卻顯得十分祥和。

黎陽城內更是繁盛活躍,百姓都在為新春做着準備,城內比往常更為熱鬧。

秦君懷早早地忙完了一天的政務,來到了清幽宮。

剛走進殿內,便看見離南風身穿一身鏤金百蝶穿花雲錦襖梳着雙刀髻,正坐在榻上微微皺眉,好似在思索什麼。

見秦君懷走了進來,離南風連忙起身行禮道:「參見皇上。」

秦君懷點頭示意。

離南風起身,看着眼前這個男人身穿一攏紅衣,玄紋雲袖,頭上戴着束髮嵌寶紫金冠,甚是好看,不過對上秦君懷的臉卻不由得讓人心生害怕。

果然越好看的越危險,離南風這樣想着。

在一旁侍奉的人,看不出這兩人心中的心思,只覺得這兩人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不由地看呆了。

「在想什麼?」秦君懷走到離南風身邊輕聲問道。

「在想臣妾的弟弟。」離南風如實答道。

秦君懷聽到離南風的回答又想到前幾日宋河所說之事,眼中不由地有一絲心疼。

察覺到秦君懷的表情變化,離南風抬頭看向秦君懷,卻只見秦君懷如往常一般的面無表情。

看來是錯覺,秦君懷整日一副死人臉怎會有所變化離南風這樣想着。

秦君懷開口說道:「陪朕走走。」

「遵旨。」

二人並排而行在皇宮的路上,那養眼的畫面,引得一旁的宮人紛紛駐足。

離南風走在秦君懷身旁心中又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絲緊張。

「在秦國待的可還習慣。」秦君懷突然開口問道。

離南風不知秦君懷為何這樣問,只好輕聲回答道:「在秦國的這些日子,臣妾早已習慣。」

秦君懷微微一笑,看着離南風小心翼翼的樣子不再多說什麼。

二人就這樣無聲地走着,這時秦君懷感覺身旁的離南風停了下來,轉頭向她看去。

見離南風盯着遠處發愣,秦君懷順着離南風的視線看去,見到一叢花朵早已殘敗的山茶樹,樹上的山茶花早已落敗,只剩蔥蔥的綠葉,十分凄涼孤寂。

看着離南風眼中的傷感,秦君懷心頭一痛,什麼也沒說,就靜靜地站在離南風的身旁陪着她。

許久,離南風回過神來見身旁的秦君懷正站在一旁陪着自己,於是不好意思道:「請皇上恕罪。」

「無礙,走吧。」秦君懷說著便大步向前走去。

離南風看着前面的秦君懷連忙快步跟了上去。

二人行至華清宮處,離南風正想開口,突然空中綻放的煙火打斷了離南風。

「喜歡嗎?」秦君懷微微側身看着離南風的臉。

煙火的光照在二人臉上,空氣中瀰漫著一絲奇怪的氛圍,危險又迷人。

這煙火綻放在天空着實美麗震撼,可離南風看着這漫天的煙火卻無甚感覺道:「轉瞬即逝的東西,談不上什麼喜歡不喜歡。」

「嗯,朕也如此覺得。」

漫天的煙火照耀着二人,二人靜靜地站在宮外,無人上前驚擾這美好寧靜的一幕,好似天地之間就只剩這兩人一般。

「皇上,臣妾在清幽宮備了年夜飯,皇上可願意陪臣妾一同用膳?」離南風期待地看着秦君懷開口道。

秦君懷嘴角一揚,眼裡生出一絲柔和緩緩開口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