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命攝政王人設崩塌了
救命攝政王人設崩塌了 連載中

救命攝政王人設崩塌了

來源:google 作者:陌若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戚未眠 現代言情 聞頌

眾人萬萬沒有想到,就在這渾不知鬼不覺之間,女帝竟然懷孕了,而且孩子親爹不詳,為此展開

《救命攝政王人設崩塌了》章節試讀:

陛下,求陛下聽臣一言,此事全然是污衊,是有人潑了髒水在臣身上,臣是冤枉的——」 中書侍郎狼狽不堪的跪在地上,在爬行的過程中,烏紗帽險些掉落,他手忙腳亂的將帽子扶好,不敢直起腰桿,滿臉鼻涕眼淚顧不得擦。
綽約的珠簾後,巍然坐着一名女子,銀鎏金鑲珠冠,垂着的銀珠流蘇里徐徐掩着花容月貌,玉骨冰肌,絳唇映日。
明黃色的長袍上綉着滄海龍騰,袍角洶湧的金色波濤下,衣袖半壓,嫻雅華貴。
許是未用早膳的緣故,戚未眠總覺得身子有些不適,有些泛噁心,注意力不集中。
她忍着身子不適,招手,讓中書侍郎湊近些說。
中書侍郎喜上眉梢,忙不迭的到聖恩跟前,正要開口說話呢,陛下看着他的臉,忽然捂着胸口,似是看見了什麼噁心的髒東西,作嘔了。
中書侍郎:「!

!」
陛下,臣長得有那麼醜陋嗎?
醜陋到陛下您看一眼就要吐了!
由於未進食的緣故,便也只是乾嘔,吐不出什麼東西來。
身邊的女官連忙傳喚: 「傳御醫——」 一朝大臣被丟在了那,中書侍郎跪在地上,悔不當初,若是早知這張臉會噁心到陛下,他就該易容換面!
御醫把脈,再三確認後,臉上的凝重一掃而盡,替換上喜悅的神色: 「恭賀陛下,是喜脈!」
戚未眠輕撫腹部,滿臉愕然。
滿朝大臣愣在原地,隨後掀起了一片嘩然: 「臣先前瞧着陛下這反應便像是女子懷孕時的表現,我阿娘懷妹妹時,在一月有多時便是這副表現。」
「陛下腹中這可是長女長子,最好是嫡系,皇夫之位不可總空着。」
嘰嘰喳喳的一片,打破了先前的寂靜。
眾官員很快的將視線落在負責呈牌子給陛下的內侍官身上,目光殷切。
不知按照侍寢的日子算,陛下腹中這胎兒是哪位後侍的?
內侍官差點沒給嚇的跪地上,他手在微微顫抖,面對諸位大人投遞來的目光,他堆出一個看起來詭異而驚悚的笑。
他啥也不知道啊!
陛下從未翻過後侍們的牌子,未寵幸過任何人…… 大殿的氣氛,在內侍官堪稱詭異的笑里,也逐漸變得詭異。
「呵~」一聲輕笑響起,在此刻的大殿里顯得尤為突兀。
眾人刷地將目光轉向笑聲來源處—— 卻見平日里不苟言笑,殘暴陰狠的攝政王聞頌,此刻眸光亮得嚇人,嘴角還扯出了一個攝人的弧度。
眾人又齊刷刷埋下了頭。
傳言攝政王聞頌,手握重兵,殘暴陰狠。
他是先皇專為輔佐當今聖上而立的攝政王,平日里見了聖上都無需下跪。
身份地位僅次於女帝,但其威懾力卻不亞於女帝,他與女帝不合,又矛盾的從未動過任何歪心思謀逆。
此刻他笑得異常反常,沒人敢去觸他的霉頭,一個個都把頭埋得低低的裝鵪鶉,生怕冒尖被注意到。
聞頌的目光落在珠簾後的綽約人影上,一霎鬆開了握緊的拳,周身氣場忽然由陰轉晴,連帶着語氣都多了幾分平和。
「退朝吧。」
他孑然站立,一身玄色官服,身姿頎長,氣場強大。
攝政王的話,有時候比女帝都管用。
眾人垂着頭退出了大殿,只是不解,攝政王平日里看陛下看得相當緊,如今陛下驟然有孕,這位竟然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
怕是氣瘋了?
想到這,眾人撤走的步子更快了些。
—— 下了早朝,內侍官生怕被逼問,偷偷摸摸的要跑,卻被眾人眼疾手快的在金鑾殿外攔住。
內侍官擠出難看的微笑,訕笑着倒退幾步: 「諸位大人,奴才還有事,勞請諸位大人讓讓……」 「急着走什麼,聊聊啊。」
陛下未曾立皇夫,若是確認了這腹中胎兒的爹爹,便能冊立皇夫了。
後侍里有官員之子,眾官員自然在意這些。
內侍官沒逃掉,直接被架走了。
他既委屈又無助: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 寢殿內燃着香爐,青煙裊裊,碎光從雕花的窗沿落在上好檀香木的卧榻上,美人斜躺,青絲隨意披散,像是一幅神仙畫卷。
戚未眠伸手,將手輕輕的放在平坦的腹部,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御醫提筆寫字,邊說: 「陛下是初次,許多事大概不清楚,口頭的敘述也難以記住,臣都寫上吧,需得仔細。」
他低頭專心提筆寫着,是注意事項以及忌口。
寫完後遞交給了一旁的侍女: 「前三個月,不得進行/房/事。」
與此同時,凌霜從殿外進來,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戚未眠將手挪開,抬眼回望: 「說。」
「攝政王,徐將軍與柳大人都等在寢殿外。」
徐柯與柳青穎定然是要聊關於中書侍郎和軍餉之事,中書侍郎位置也不算低了,跟在宰相柳青穎身邊做事,接觸的東西十分重要。
徐柯逮了他,檢舉他貪污軍餉。
至於攝政王…… 凌霜低着頭等候吩咐。
「讓聞頌滾。」
戚未眠哼了一聲,她知道凌霜膽子不夠大,不敢直言傳這個話,便仔細叮囑道: 「別圓朕的話,就讓他滾。」
凌霜無奈應下: 「是。」
「傳徐柯和柳青穎進來吧。」
凌霜領了命,含胸頷首退了出去。
聞頌如松木般直直的站着,兩袖被清風穿過,遙若高山,蕭疏軒舉。
凌霜每每被夾在中間都頭疼的很,陛下是她的君,王爺手握重兵得罪不起。
二人每次鬧矛盾,苦的人卻是她。
陛下的意思定然是讓她在徐將軍和柳大人面前不給攝政王面子,凌霜佯裝淡定的走向聞頌,一狠心,咬咬牙,說: 「陛下叫您……叫您滾。」
一旁的徐柯和柳青穎嚇的差點沒滾。
雖害怕但忍不住八卦,偷瞄聞頌反應。
徐柯和柳青穎頓時滿頭霧水,他怎麼沒生氣?
甚至看起來……有點高興?
兩人對視一眼,眼裡滿是驚悚,見……見鬼了?
凌霜頂着威壓,朝着二人,兢兢業業傳話: 「徐將軍和柳大人進去吧。」
兩人如釋重負般,加快了步子,彷彿後面有鬼在追一樣,忙不迭的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