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救命我的同桌是只飄
救命我的同桌是只飄 連載中

救命我的同桌是只飄

來源:google 作者:肉丸子真好吃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時野 顧清

時野的同桌位長年招租終於招來一位,學習成績好,長的帥,還打架厲害的「三好同桌」時野暗地裡搓搓小手,「賺到了!」卻不知道那同桌是害他天天被鬼壓床的罪魁禍首得知真相的時野口吐芬芳一旁的顧清狀似無辜的推了推眼鏡,「難道不舒服嗎?」時野說他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展開

《救命我的同桌是只飄》章節試讀:

「雞湯來嘍。」

拉鏈端着裝滿小龍蝦的鐵盆一過來時,原本圍坐在屏幕面前的少年們一下子就丟掉了遊戲手柄,閃電般迅速在桌子邊坐成一圈。

「哇,好香。」

時野俯身撲鼻,狠狠吸了幾口空氣,是他最喜歡的蒜茸小龍蝦,雙眼頓時發光。

刺頭邊戴着一次性手套邊吞咽口水說,「拉鏈,沒想到你還真有一手。」

「np啊。」

「快,快給我手套,我想吃了。」

「我也要。」

少年們催促着拉鏈把手套遞給他們後,迫不及待的伸出爪爪去拿鍋里還冒着熱氣的小龍蝦,自然被燙的縮了回來,然後又不死心的去拿,一來二回,小龍蝦就在他們雙手間蹦噠。

拉鏈看着這群猴急的人,笑着說了句,小心燙,便扯了圍腰,挨着時野坐了下來。

「老大,我做的味道還可以吧?」

埋頭苦幹的少年沒說話,只是在他旁邊豎了個大拇指。

拉鏈嘿嘿的笑了一下,戴着手套剝蝦。

一顆顆蝦肉完整的被剝了下來,沾滿醬汁,送到時野的碗里。

「我也要。」

刺頭剛好吃完一隻,看見時野碗里剝好的完整的的蝦,手痒痒,便也要拿。

「不行。」

拉鏈一巴掌就拍掉他伸出來作惡的爪子。

「這是給老大的。」

「啊?一個也不行啊?」

仍舊賊心不死的盯着。

「自己剝去。」

時野終於從上一隻小龍蝦的戰鬥中凱旋歸來,抬起頭看向刺頭,圈着手臂,抱着碗,全程戒備的護食。

「真小氣。」

刺頭嘟囔一句,伸手去拿鍋里的蝦了。

「老大跟拉鏈才是真愛。」

「那是。」

不知是誰起鬨說了一句,拉鏈得意洋洋的回了過去,笑着看向時野,手裡還在不停的剝蝦。

他對老大,更多的是感激。

在他爸媽各自組建家庭的時候,在他被欺負的時候,在他餓着肚子的時候,都是老大幫助了他。

怎麼說?

就好像生活把你打進低谷里,一下一下鞭打着你的脊樑,讓你再也爬不起來的時候,忽然,有一絲光從縫隙照了進來,照亮了空氣里的塵埃,落在你布滿傷痕的手背上。

老大,對他而言,就是那束光,也是世界上再無可替代的朋友。

談笑間,月亮悄無聲息的掛上枝頭。

天空拉上了黑色的幕布,頓時繁星點點。

一鍋蝦從最初的盛裝出席到最後的殘羹剩飯。

少年中的一些人走了,另一些人也走了,所以最後只剩下時野跟刺頭留在拉鏈家過夜,對了,還有一個阿龍,一個非常像黑社會成員的綽號。

吃完蝦,四人決定接着打遊戲。

直至半夜。

突然有人提議玩一個非常刺激的遊戲。

「什麼遊戲?」

「月黑風高夜。」阿龍一臉神秘的說。

「殺人放火時?」

「去。」

阿龍輕輕踹了刺頭一腳。

「月黑風高夜,你們覺得適合玩什麼遊戲?」

「什麼遊戲?」

拉鏈忍不住好奇問。

阿龍見此,挑眉說道,「當然是恐怖遊戲,筆仙。」

說完,還蜷縮着手掌,吐出舌頭,模仿着做阿飄狀。

「筆仙?」

「筆仙是什麼?」

「你沒玩過?」

「沒有。」

拉鏈如實搖搖頭。

「嘖。」阿龍一臉可惜,「今天我就帶你玩。」

「好。」

「還是不了吧。」

刺頭突然開口拒絕道,「這遊戲太邪門了,萬一招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怎麼辦?」

一旁的時野認同的點點頭,萬一真招來了,他們看不見,可他看的見啊,太恐怖了。

拉鏈看看阿龍又看看刺頭,好奇寶寶的問,「怎麼邪門了?」

「哎,怎麼說…」

刺頭瞅了一眼拉鏈,有些為難的樣子,「反正就是一個不好的遊戲,會招一些…」

「你是不是不敢玩?」

話被阿龍打斷了。

「誰說的?」

激將法果然對刺頭很有用,只見他一記眼神就朝阿龍殺了過來。

「那你還磨蹭說半天?」

阿龍不屑的哼了哼,這模樣讓刺頭極度不爽。

「我那不是擔心出事嗎?」

「能出什麼事?」

「不就是一個遊戲?」

「我…」

刺頭氣不打一處來,臉憋得通紅,又覺得憋屈。

時野剛想說話緩和一下氣氛,就看見阿龍無所謂的樣子,往身後沙發倒去,嘴裏還不停的說著,沒意思,沒意思,不玩了之類的話。

「誰說不玩了?」

刺頭氣鼓鼓說道。

阿龍一下子坐直了身體,勾唇一笑,耶,陰謀得逞了。

「那拉鏈你去拿一支鉛筆跟一張大點的白紙。」

「我不玩。」

還沒等拉鏈起身,一道突兀的聲音給打斷了。

「老大。」

阿龍看向時野,滿臉不解。

時野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我不玩,你們玩吧,我一旁看着就好了。」

「啊?」

「這樣就沒意思了。」

關鍵時刻出岔子,而且馬上就要到11點了。

阿龍心裏想着,瞄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突然眼睛一亮。

「老大,你不玩的話,我們就少了一個人啊,人數不夠。」

「是么?」

「嗯嗯。」

阿龍極其乖巧的點點頭,「好像一般都是兩個人玩的,到時候我就跟刺頭一組,你跟拉鏈一組。」

「不可以換着嗎?」

「可以是可以,但好像沒有人一天玩兩盤的啊,我也沒聽過有人玩過兩盤的。」

阿龍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好像這樣不好。」

「這樣啊。」

時野猶豫間,就看兩雙冒着星星眼的眼睛看向他,一雙是阿龍的,另一雙是拉鏈的,倒是一旁的刺頭,顯得有些沉默不語。

摸了摸垂掛在脖子間玉牌,這是姥兒給他開過光的,而且就算是招了不好的東西,玉牌也會保護他的,況且,一般玩筆仙只要按照流程給送走也不會有事。

這樣想着,時野勉為其難的表示答應了。

見他答應,拉鏈跟阿龍歡呼一聲,聲音有些大,惹的刺頭白了他們一眼。

「時間還剩十二分鐘。」

「拉鏈你去準備好紙跟筆。」

阿龍看向拉鏈說道。

「好。」

拉鏈答應着,正準備起身,還是忍不住好奇問道,「這遊戲要十一點才開始嗎?」

阿龍點頭,眼裡沒了剛才的玩笑之意。

見此,拉鏈心裏咯噔一下,便便老老實實的去準備東西了。

誰也不知道阿龍為什麼非要玩這個「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