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密極地
絕密極地 連載中

絕密極地

來源:google 作者:小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六子 奇幻玄幻 小何

北極在環境保護,在資源的開發,航運方面有巨大的潛力而俄羅斯之所以願意把中國也拉進這樣一個開發北極的夥伴關係?就因為看到了因為中國不可能在北極有自己的領土的聲索但是同時中國是在北極以外的國家裏面是最有實力包括極地的航運,包括深海的勘探等等,中國的實力已經都可以跟俄羅斯和美國相提並論了展開

《絕密極地》章節試讀:

  我叫王卯,八零後,九九年參軍。高考不理想,為謀個出路,去邊防做起了武警。

  本以為熬上幾年就能出頭,卻沒想到突然而來一紙令文,要把我編入一隻境外考察隊作為後備勤務兵。

  至於考察的地點,我就有些呵呵了——北極。

  當兵的服從命令是天職,既然令文已下,咱就別抱怨,回來後沒準能蹭點軍功。可經過一打聽才知道原來是有人推薦我,那人也正是將我派去邊防的——我的一個舅舅。

  要說我那舅舅,在某軍區中可是大員一枚,趁着在隊伍出發前的空閑日子,我幾乎天天跑去他家蹭吃蹭喝,一次喝了點酒,我就多了句嘴:「你說大外甥我哪兒得罪你了,自家人都是往好地方調,你咋就把我往外整?下次去哪兒,大西北植樹去?」

  舅舅沒等我出下句就直接堵住了我的嘴,告訴我有閑工夫看看相關條例去,這是一次大好機會,至於其他的別想也別問,知道多了反倒對我不好。

  從這以後,我便感覺到舅舅對我的態度有些變了,好像總是故意躲我。

  兩個禮拜後,我被安排到一個訓練營,整天都是加強體能和學習在寒帶生活的知識,就這樣過了小半年時間,正式的調令終於下來,我帶着滿身行李同一行人上了火車,再是飛機輪船,可以說大型交通工具都坐了個遍。

  終於到了目的地,一個到處都是碎石的地方,並沒有雪,可風吹過來跟刀刮似的。

  沒等屁股坐熱,上頭就發了厚厚一沓的表格,說是備案,還要求我們填仔細點,把特殊技能什麼的都詳細交代,等交上去的第五天,上頭又來了命令,叫我們去亞歷山大島報道。

  軍用直升機拉了我大概三天時間,到地面的時候艙門一開,一股逼人寒氣迎面襲來,叫人睜不開眼。

  這裡,白天大概在零下三十左右,而到了晚上則穩定在零下四十度,這操蛋的天,不把人下巴凍掉是不肯罷休了。最麻煩的還數換洗衣物,那水都是附近的雪化的,所以我們一般只清洗下內衣,這都得生火才烤的干。

  不過和我印象中的不同,北極也不光是雪,土地石頭都有,就是沒有樹,也可能跟所處地點有關。因為在遠處,我似乎看到了一片模模糊糊的樹影。

  我們平時工作只同石頭打交道,東一下西一下,用鐵鏟挖凍土,用鐵鍬鏟石塊。

  偶爾一鐵鏟下去可能會震動得手臂發麻,而有的時候,上頭也不知道抽什麼風,又忽然把我們調到另外一頭繼續挖。

  隊伍差不多六十來人,說是在執行什麼建造任務,打着工程隊的標誌,甚至還有個可笑的代號叫521,不知道的還他娘的以為是情人節呢。

  而經過我這些日子的觀察發現,好像每天拿着鏟子的傢伙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一臉嚴肅。注意不要誤會,我說的這種嚴肅不是表示沒跟他們混熟,而是這些傢伙就好像木頭人一樣,三點一線按部就班,你問什麼對方也不愛搭理,或者說口風緊?不愛向我這個新兵透漏?

  媽的,真是憋死老子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不過這種孤獨的忍耐竟然出乎我意料的迎來了一個盡頭。在一個普通的午休時間,突然一位小隊長給我們下達了新的任務——迎接新兵!

  嘿,這倒是新鮮,看來新人不止我一個啊。而看見這伙新人後,我又傻眼了,似乎這些新來的也都板著臉,同樣話不多,打招呼就跟沒聽見似的。但有一個人例外,剛一下車就開始咧嘴笑,但得到的回應全都跟北極的冰山似的,直到碰到我。

  我們倆似乎是這裡唯一的一對奇葩,就這樣,自然得湊到了一起。他叫何希,這裡就姑且稱他為小何。

  小何說他也是新兵,不過是軍校畢業的,本來分到了地方軍區,可不知不覺就給分配來了這裡,他還尋思是破格提拔之類,結果聽我說完這裡的情況,小何才覺得自己倒霉透了。

  一來二去,我們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可誰曾想不久後的一天,小何突然神秘兮兮的跑過來,告訴我他好像知道了什麼,他說:「我們這個521工程不會是要在北極建造軍事基地吧?現在只是調配階段,而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一定要經過俄羅斯的同意,兩個大國暗地裡練手,莫不成是為了戰爭做準備!否則我們兩個怎麼會被抽調來這鬼地方?」

  我馬上捂住了小何的嘴,然後看了看周圍。要知道無論消息對錯與否,在部隊里亂說一旦傳到上頭的耳朵里可是要記大過的。

  小何又對着我一頓耳語,道:「你看看我們營地里的那些東西,大箱小箱的,全都一幅神秘兮兮的樣子,連個標號都沒有,而且還有專門人員把守,沒準拼湊起來就是一種了不得的武器呢。」

  不過有一點我基本認同小何的看法,就是我們這裡的電台一直在與外面聯絡,整天最忙的就是通訊班,是否外面還有其他隊伍之類?或者這是一次聯合的軍事演習?又或者是先鋒部隊之類,只是為了來這裡掩人耳目?

  真的如此的話,那我就隨時有性命危險,甚至連跟家人道別的機會都沒有。可真跟戰爭有關的話,那我們的敵人又是誰?改革開放還在持續中,國家日新月異的發展,沒有道理啊。

  此時小何指着我的鼻子道:「你就這點出息吧,哪次顛覆性的大動作會提前通知敵人的?沒準就是老美,你要不信咱倆打賭,肯定跟作戰有關。」

  而我沒想到因為這個話題,小何還暗中認真起來了,沒事就跑去纏着老兵問,可得到的回答卻異口同聲:極地工程,應對全球變暖,建立考察站。

  這些老兵油子,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不過「鳥群」當中,什麼鳥都有,而我們這裡的這隻例外鳥是一個叫做六子的老兵,我們都叫他六哥。

  六哥來自陝北,一張嘴口音就自動冒出來,他姓吳,應該是排行老六,所以就叫了這麼個名字。這傢伙出奇的能吃,說什麼天冷消耗熱量大,吃飽了才暖和,為此經常跟人掏口糧。要知道我們這裡的口糧是分配好的,每個人分量都一樣,不過六哥也不白佔人便宜,他幾乎不吸煙,所以分發的香煙就作為他討飯的資本,每次都會給對方几根。

  小何在纏着老兵的過程里,慢慢的將目標鎖定在六哥的身上。一次午休時間,小何拉着我還有六哥,在沒人的帳篷里開起了私下會議。

  小何開門見山,直接問了有關521工程的事兒,當然加入了個人的猜測。

  六子聽到小何這番話,當場就翻臉了,並留了句話:「以後吃的東西自己留着,老子不是要飯的,不過老子可以向你們交個底,兩年來在這地方,老子就沒見過槍!」

  就在六子要走出帳篷的時候,我把準備好的幾個饅頭和雞蛋塞進六子的手裡。加上我說了點好話才算把這位六哥給安撫下來。可能也是被我的實在給打動,加上都是戰友的份上,這六子還是吐出來點東西。

  「其實這兩年啊,這大冷的地兒也換了幾茬人了,主要任務似乎也就是在冰天雪地裡頭尋找什麼坐標之類,但至於更詳細的,我就不知道了,就這些還是從一切前輩那裡打聽到的。」

  就此我與小何的嘴也打住了,該吃吃該喝喝。

  可日子久了,我這心裏頭就又開始發癢,你就說我們吃的穀物吧,還有肉罐頭之類的,他娘的連個商標都沒有,我們挖東西的傢伙吧,很明顯的標籤都被弄掉了。來的香煙上更簡單,綠色的皮直接印着『內需』。

  就這樣又過了小半年,我整天除了聽命令之外,也算是練了一身的力氣,畢竟傢伙不離手啊,天天的大除雪,搬石頭,整個一苦力的活。也不知道哪天能不能遇上個北極熊之類,直接把我們叼走了。

  不過這地方有一點好,就是吃雪糕方便,你找個飯盒,從炊事班偷偷順兩個雞蛋和白糖,往裡頭一混,睡覺的時候放在帳篷外頭就行。第二天午休的時候,雪糕就好了。但這玩意也就是偶爾吃一次,晚上天天還烤火烤內衣呢,不弄得拉肚子就不錯了。

  正琢磨無聊的日子怎麼混呢,一道命令就晴天霹靂的出現了,上頭要求我們放下手中一切的任務,並整理各自裝備,由隊長帶隊兩天後向極地的內部出發,還說將有兩位專業人員來此,以此來協助我們完成任務。

  頓時營地里開了鍋,來了這麼長時間,晚上的被窩裡,我是第一次聽見除了我以外的人開始交頭接耳。有的分析說什麼發現北極內部的石油,或者軍事飛行器的殘骸,不論哪種,都會給國家帶來巨大收益。

  但我們也就是瞎猜,還有說外星人的,眼下也顧不上造謠之類的處罰了,整個營地都籠罩在緊張的氣氛中。

  第二天清晨,小何發現六子突然跑肚,臉色很不好,不過醫生來卻說不是什麼大病,躺幾天就能好。隊長叫我們今晚就收拾好行李,說明天一早就要出發,還要跟什麼專家匯合呢。而除此之外,那些奇怪貨物的一部分也被拆開箱,發給我們。

  全是清一色的自動步槍。

  路上,伴隨縫隙里透出來的陽光,我覺得手裡的步槍越發的沉重。

  我對外面一無所知,那白茫茫的一片,刺的我眼睛發痛。可我心裏,仍有些悸動和別的什麼東西在一起碰撞。

  真不知道,抵達終點的時候,會有什麼在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