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龍皇
絕世龍皇 連載中

絕世龍皇

來源:google 作者:新版紅雙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宣 奇幻玄幻 林霜華

血濺白衣,渡一翻輪迴,掀千年情緣有恨亦有愛,情仇兩相起九天星辰變,乾坤亦在游莫問誰人變九天?眾生知曉,攜劍者是也展開

《絕世龍皇》章節試讀:

鎮獄龍象真經是古老的一強者所創,是九天十地七本頂級典籍之一。

依靠鎮獄龍象真經立足九天十地,封號鎮獄王的就是夜宣父親。

隨着鎮獄龍象真經的運行,夜宣的丹田內出現了一絲微弱的元氣。

微弱的元氣,在夜宣靈魂之力的輔助下運行起來,在經脈內緩緩流淌。

黑色的毒素,被夜宣一點點的逼到了左手臂,左手掌……

感覺到差不多了,夜宣拿起了桌子上的剪刀,戳破了左手食指,黑色鮮血濺射了出去。

鮮血濺射,夜宣有點頭暈,隨後清明、輕鬆的感覺浮上了心頭。

流血,是讓身體虛弱了,但腐蝕身軀氣血和經脈的毒素被祛除了。

「這毒至少有十幾年了,九次覺醒失敗也不是沒有原因,是有人不想讓你覺醒啊!」看了看自己的身軀後,夜宣搖了搖頭。

喝了一口茶水,夜宣再次打坐,已經九次覺醒失敗,明天難道還要十次失敗么?

盤膝而坐,夜宣開始感受自身,今夜他就要將武魂覺醒。

什麼狗屁的祈福大典,什麼大祭司啟蒙,他夜宣不需要!

九百多年前,準確的說接近千年前,夜宣覺醒的是劍魂,是武魂中極為稀少的存在。

修鍊者很多,大多人覺醒的武魂都是雜七雜八,擁有劍魂的武者,才能被稱作劍修。

隨着元氣運行,夜宣丹田內元氣彙集,接着一個兇猛的震顫,一把長劍的雛形出現了。

劍魂!

這具身軀,九次覺醒失敗的武魂,被夜宣覺醒了出來。

「過去,你活得很憋屈,其實我過去也活得憋屈,接下來我們怎麼舒暢怎麼活。」睜開眼睛,夜宣呼出了一口氣。

手臂揮動,夜宣施展了一套劍法,但沒有什麼威能。

身軀太弱了,丹田內也沒有什麼元氣,可以說就沒有根基。

打坐了一夜,夜宣被婢女打斷了,洗漱一下,吃過東西,就要去參加祈福大典。

看着夜宣,這婢女眼內滿是心疼。

九次覺醒失敗,每一次失敗,夜宣都要承受一次羞辱。

東元王族覺得他是恥辱。

東元王國的子民也覺得他讓東元王國蒙羞。

失敗之後,夜宣就要承受別人羞辱的眼神,羞辱的話語。

曾經,東元王還過來關心關心,在夜宣第二次覺醒失敗後,東元王就沒有再見過他。

最是無情帝王家,在東元王族也是一樣。

陪着虞妃吃着早餐,一桌子菜都被夜宣吃掉了,不過他覺得不夠。

身子太虛弱了,沒有丹藥,那麼只能靠吃。

以為夜宣壓力大,虞妃叫下人再弄飯菜。

結果月心宮廚房儲備的食材,都被夜宣吃掉了,大量食物被他吃下去,絲毫看不出腹部有什麼不對。

吃完東西,雙臂一個下壓,夜宣覺得舒服一些,身軀內總算是恢復了一些氣血。

「九兒,我們走吧!」虞妃起身了,同時也給婢女遞了一個眼色,婢女就將一些包裹裝上了馬車。

一旦夜宣覺醒失敗,那麼他們就不會再回到這裡。

「母妃,我會成功的,九次失敗,九九歸一,十次該圓滿了。」夜宣開口說道。

他自然是有底氣,因為武魂在昨夜已經覺醒。

離開月心宮,出了王宮大殿區域,虞妃帶着夜宣朝着東元城的廣場趕去。

祈福大典在廣場側邊的祭台舉行,因為那裡有着女帝的雕像。

坐在馬車內,夜宣打坐修鍊着,吃掉了月心宮的大量食物,他身軀內的氣血能量回來了。

氣血能量在身軀內流淌,這種感覺讓夜宣覺得很棒。

城主府廣場人山人海,馬車無法前行,虞妃和夜宣下了馬車,步行朝着祭台區域趕去。

「九次覺醒失敗,還敢來,真是不要臉了。」

「王族也能出廢材,東元王族的恥辱。」

「兒子,千萬不要學他,丟人現眼。」

夜宣是名人了,出名是因為覺醒武魂失敗,議論聲都是貶低和斥罵。

「九兒,你一定可以的。」緊緊抓着夜宣手臂的虞妃開口了,夜宣低着頭走路,讓她誤以為是受到了打擊。

「母妃不用擔心。」夜宣搖了搖頭,他是一路思考,祛除了毒素後,身軀機能開始復蘇,加上他早上大吃特吃,血脈之力也有覺醒的跡象。

隨着九頭妖獸拉着的王攆出現,東元王來到了,出現在祭台上。

祈福大典很重要,必須王族高層主持,東元王不來的時候,是王族輩份最高的王叔主持,這一次東元王親自來了。

到了祭台上,東元王宣讀了祭祀檄文,隨後大祭司登台舉行儀式。

祈福儀式正式開始,隨着大祭司手臂的揮動,女帝雕塑開始發光,籠罩着這一區域。

祭台上的陣道銘文閃動起來,想要覺醒武魂的青少年,先對女帝雕塑叩拜,隨後登上祭台接受洗禮,覺醒武魂。

看了一下,夜宣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祈福?女帝恩澤……那是陣道彙集了天地靈氣,幫助覺醒武魂罷了!

站在原地,夜宣繼續感受着自身。

一波一波的青少年虔誠的叩拜了女帝雕塑之後,就去祭台上接受洗禮,覺醒武魂。

幾乎所有人都會覺醒武魂,只是有品質高低不同罷了,有的適合修鍊,有的就是雞肋,像夜宣這樣不能覺醒的,還真是沒有。

虞妃想拉着夜宣朝着前邊走,但夜宣一直沒動。

東元城,六千青少年的祈福,洗禮完畢後,都站到廣場四方。

此時站在女帝雕塑前方的夜宣,就格外顯眼。

因為東元王和東元王族的高層在,觀禮的百姓沒有出聲辱罵,但眼神都是鄙視。

「夜宣,叩拜女帝陛下,前來接受洗禮,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十五歲不能覺醒武魂,就再也不能覺醒。」大祭司開口了,他的眼內也有着鄙視,這是他祭祀生涯中的黑記錄。

「夜宣……」虞妃推動了夜宣一下,但夜宣沒動。

「好大的膽子,不叩拜女帝,你這是大不敬!」大祭司怒了,他不是東元王國所屬,他是神武皇庭麾下祭司,東元王都需要尊重他。

夜宣還是沒動,叩拜女帝?林霜華在他面前沒有資格,曾經的他指點過林霜華修鍊,林霜華背叛了他,有什麼資格讓他叩拜?

「逆子,你是找死么?來人拿下!」東元王怒斥了一聲。

他只是一藩王,惹怒了上邊,東元王國都要跟着遭受打擊。

嗡!

夜宣身上的能量震顫起來,接着身後出現了一麒麟虛影,血脈之力凝聚武魂,麒麟戰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