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世小醫仙/絕世小醫仙
絕世小醫仙/絕世小醫仙 連載中

絕世小醫仙/絕世小醫仙

來源:google 作者:黑狐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景乾 現代言情 蕭雪靈

實習醫生景乾無意間得到玄龍真人的傳承,從此弘揚中醫,治病救人,無數美女也因此圍在他的身邊展開

《絕世小醫仙/絕世小醫仙》章節試讀:

劉主~任那雙小眼睛立刻半眯起來,露出一個陰狠的笑容。

景乾!

這次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卻闖進來!

他迫不及待的叫道:

「景乾?那個實習生?這簡直就是胡鬧,他進入我們醫院不到半個月,連手術刀都沒有碰過,怎麼能擅自給田少動手術?」

說完,又立刻向金副院長解釋:

「金副院長,這個景乾前幾天因為不服管理,我罰他去當幾天護工,沒想到他這麼膽大包天,無視醫院規定,這次一定要嚴肅處理。」

他這番話說出來,全場所有人都傻眼了。

護工?

這個玩笑開得有點大吧?

田建龍臉色一下變得鐵青,冷冷的說道:

「金副院長,你們南城第一人民醫院還真是厲害,連護工都能幫病人做手術,讓人不得不佩服啊,要不要送你們一面錦旗?」

他話語裏面的諷刺淋漓盡致,而且他心頭的怒火也是越來越旺盛。

兒子發生車禍,生死未知,醫院卻讓一名護工做手術,這不是扯淡嗎?

蘇雪蘭更是猶如憤怒的母獅子,大聲咆哮:

「金副院長,我們天隆集團和你們醫院合作這麼多次,你們就是這麼糊弄我們?如果我兒子出現什麼問題,我非把你們醫院砸了!」

金副院長已經嚇得雙腿發軟,差點跪在這裡。

他心裏對那個景乾恨得牙齒直痒痒。

你說你一個實習醫生充什麼大頭蒜?

田少是什麼身份?

輪得到你在這裡裝逼嗎?

一直沒有說話的喬老忽然開口道:「或許田少只是一般的磕着碰着,並沒有什麼大礙!」

孫浩連忙把那些檢查結果遞過去。

喬老看了幾頁,臉色已經變了,看到最後,眉頭已經擰成一個「川」字。

「喬老,我兒子的情況如何?」

田建龍看到喬老這副表情,眉頭微蹙。

喬老略微猶豫片刻,道:

「如果二十分鐘以前,我還有五成的把握,可是現在,我只有兩成把握!」

「什麼?兩成?」

田建龍和蘇雪蘭眼前一黑,差點昏過去。

「這絕對不可能!」

田建龍面色鐵青,這六個字幾乎是從牙縫裏面擠出來的。

蘇雪蘭更是衝到喬老的面前,劈頭蓋臉的痛罵起來:

「你這個庸醫,少在這裡胡說八道,我兒子身體那麼好,怎麼可能出事?我們當初怎麼選擇和你們醫院合作?一群廢物!」

喬老氣的鬍子都要翹起來,右手指着蘇雪蘭,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是南城著名的醫學專家,許多領~導見到他都要客客氣氣,哪兒受過這樣的窩囊氣?如果不是看在他們是病人家屬的份上,只怕他早已經甩袖走人!

這個時候,重症監護室的門從裏面打開,景乾從裏面走出來。

「病人的情況已經趨於穩定,再過兩三個小時就會蘇醒過來,但記住,先不要把他身上的那些銀針拔下來!」

適才。他消耗了不少玄龍真氣,現在身體還有些虛弱。

蘇雪蘭衝到他的面前,猶如潑婦罵街般的叫道:

「你這個狗東西,你把我兒子怎麼樣了?別以為我看不出你那點小心思,不就是想要討好我們田家?我告訴你,想都別想。」

景乾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雙拳緊緊的握住,青筋暴出。

雖然他剛才冒然救治田少的確不符合規定,但是人命關天,作為一個醫生,他怎麼能夠袖手旁觀?

誰知道,結果竟然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他冷冷的回了一句:「如果不是我出手,你兒子已經死了!」

「混賬,你竟然敢詛咒我兒子?」

蘇雪蘭勃然大怒,朝着金副院長叫道:「金副院長,我不想再看到這個噁心的混蛋!」

金副院長面無表情的指着醫院大門,朝着景乾說道:

「你被開除了!」

景乾憋着一肚子的火氣,大聲的問道:「我救活了田少,你還要開除我?!」

「就算田少死了,也輪不到你出手!」

金副院長臉色陰沉,惡狠狠的叫道。

這一次,景乾徹底怒了。

他本來堂堂實習醫生淪落為護工,心裏已經夠憋屈,現在又遇到這種不公平的對待,又怎麼會厚着臉皮繼續留在這裡?

傲然道:「我身為一名醫生,上對得起天,下對的起地,中間對得起我的良心。像你們這種唯利是圖,黑白顛倒的醫院,老子不伺候了!」

說完這話,便大步離開。

金副院長被他這話氣的渾身哆嗦,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重症監護室!

大家看到田少面色紅潤,呼吸正常,各種儀器顯示的指標也都十分穩定,就是鼻子,嘴巴,眼睛,耳朵都還在流血,讓人看着有些害怕。

劉主~任看到那些銀針,神色一沉,怒聲叫道:「這個景乾就知道胡鬧,他以為會兩下針灸,就可以亂來嗎?」

他心裏卻說不出的開心,田少看起來一切正常,還輪得到景乾裝逼嗎?

他把那些銀針全部拔掉,然後很狗腿的跑到田建龍和蘇雪蘭的面前,笑眯眯的說道:「田總田夫人,你們儘管放心,有我們在,田少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

「滴滴滴!」

可是他這話還未落下,病房裡的儀器就發出了刺耳的警報聲。

所有人都是臉色大變,齊刷刷的看着劉主~任,以及他手裡的那些銀針!

劉主~任嚇得一個激靈,差點把手裡的銀針扔到地上,連忙擺了擺手,道:「這,這……」

**!

蘇雪蘭衝到他的面前,揚起右手,扇了他好幾個耳光,憤怒的叫道:「你這個混蛋,如果我兒子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一定讓你陪葬!」

劉主~任嚇得臉色發白,渾身瑟瑟發抖。

田建龍恨得牙齒直痒痒,恨不得把劉主~任撕碎,不過他為人沉穩,知道這時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只能朝着喬老懇求道:

「喬老,這次麻煩你了!」

喬老點點頭,拿過劉主~任手裡那些銀針,臉色微微一變,倒吸一口冷氣,道:

「實在對不起,我無能為力,你們還是請那個實習醫生回來吧!」

原來他看到這十幾個銀針裏面,有幾根細如毛髮,根本無法刺進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