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拒做炮灰女配
拒做炮灰女配 連載中

拒做炮灰女配

來源:google 作者:溫慕喬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沈括溫 溫慕喬 穿越重生

後面他們還說了什麼我就沒聽見了,我腦子裡只剩下了「小括號」這個名字沈小括號沈括沈括??沈括!!!一瞬間我終於知道溫慕喬這個名字給我的熟悉感來自於哪兒了這不正是我胎穿前剛看的一本書中的人物嗎?那是一本霸總甜寵文作為霸總甜寵文的標配,一個是霸總,一個就是甜寵展開

《拒做炮灰女配》章節試讀:

主角叫沈括溫慕喬的小說叫做《拒做炮灰女配》,它的作者是溫慕喬最新寫的一本言情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女士,這是您的咖啡!
」女士?
我挑挑眉,「你不知道我是誰?
」習暖暖睜大了她那一雙翦水秋瞳,她說:「您是沈總的妻子。
」我挑挑眉笑着說,「原來你知道!
那就有意思了,全公司都稱呼我夫人,唯獨你叫我女士,怎麼?
不想承認我沈括妻子的身份?
」...沈括應該是第一次被人這樣罵吧,他看着我的目光幾乎想吃了我。
不過我不在乎,只感覺通體舒暢。
沈括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他咬牙道:「你確定要離婚?
」我把離婚協議書和筆遞到他面前,用行動證明了我的決心。
沈括臉色幾番變化,最後他在離婚協議書上籤下了字,他寫字的力氣很大,幾乎力透紙背。
關於裏面的內容,他一眼未看。
我挑挑眉,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兒虧,早知如此我就應該坑他一筆了,畢竟錢這個東西,誰還會嫌多?
沈括陰沉着臉,攜帶着滿身火氣起身離開。
看着他的背影我叮囑道:「帶上身份證和戶口本,我明天早上在民政局門口等你。
」他腳步一頓,接着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我「嘖」了聲,「真沒禮貌!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蒙蒙亮我就醒了。
看了眼時間,6 點。
這個時間讓我憤怒。
多年養成的生物鐘,不用人叫,不用鬧鈴,到點我就自然醒。
這樣的本能再一次提醒我,多年的真心餵了狗。
沈括,狗男人!
壓下心裏的憤懣,把頭埋進被子里,我準備繼續睡,可是不管怎麼樣就是睡不着。
煩死了。
我在床上自己跟自己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最後心不甘情不願地起了床。
吃完早點,收拾好東西,我就去了民政局。
我在民政局等着沈括,這一等就是兩個小時,直到我的耐心告罄,他依然沒有來。
這一下我的心情壞透了。
沈括,狗男人!

開着車,我直接去了沈括的公司。
徐然看到我的時候如臨大敵、戰戰兢兢。
他說:「夫人,總裁在開會,你要不要去辦公室坐一會兒?
」我想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沒有為難他,我徑直去了沈括的辦公室。
我剛坐下,門外就傳來了敲門聲,接着習暖暖就怯生生地走了進來。
身為霸總文中的甜寵,她的五官不是非常精緻,但組合在一起卻讓人看得特別舒服,就是那種盛世小白花的清新樣子。
這模樣確實招人疼。
「女士,這是您的咖啡!
」女士?
我挑挑眉,「你不知道我是誰?
」習暖暖睜大了她那一雙翦水秋瞳,她說:「您是沈總的妻子。
」我挑挑眉笑着說,「原來你知道!
那就有意思了,全公司都稱呼我夫人,唯獨你叫我女士,怎麼?
不想承認我沈括妻子的身份?
」習暖暖慌亂地想擺手,結果卻好像忘了自己手上的咖啡,就這樣一杯滾燙的咖啡澆在了她的手上。
她「啊」地慘叫出聲,臉色瞬間白了下來。
我沉着臉站起身,就着沈括放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擦了擦手。
「昨天潑湯,今天潑咖啡,怎麼,你是命里缺水嗎?
」「就你這毛手毛腳的勁兒,在我公司早被開了十回八回了,沈括還能留你在身邊,真愛呀!
」習暖暖似乎受到了奇恥大辱,她一臉倔強地看着我,「溫女士,我和沈總只是普通的上下級關係。
我承認今天是我的失職,但是我和沈總之間絕對沒有任何曖昧不清,希望您不要污衊我。
」我把沈括的西裝像扔垃圾一樣扔在地上。
「普通的上下級關係?
我告訴你什麼叫普通的上下級關係,你們秘書部的所有女秘書,她們和沈括同行,中間的距離不會少於一臂。
她們不會給沈括帶早餐、做午餐,更不會和沈括手臂碰手臂地坐在一起吃飯。
」「最後,你看看,整個秘書部除了你,哪一個不是職業裝、高跟鞋外加精緻的妝發?
而不是你這樣休閑裝、運動鞋,素麵朝天。
怎麼?
這是你們公司給你開的後門嗎?
」習暖暖臉色難看,一陣青一陣白,她剛想反駁什麼,我抬起頭看向她身後,「聽懂了嗎,沈總?
」習暖暖猛地轉身,看到沈括的瞬間她立馬露出一副泫然欲泣與強裝堅強的樣子。
「沈總……」沈括臉色難看地向她走來。
習暖暖目光殷殷地看着他。
可是他卻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她,而是徑直走到了我的身邊。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怎麼回事?
」我這才注意到手上的刺疼,抬眼一看,一塊殷紅出現在我白皙的手背上,是剛才咖啡濺上的。
面對沈括好像很在乎的模樣,我有點兒意興闌珊。
掙脫開他的束縛,「不用你管。
」沈括面色一黑,「到底怎麼回事?
」習暖暖貝齒輕咬薄唇,她眼中含淚,要落不落。
「沈總,是我的錯,我剛才不小心打潑了咖啡。
」沈括這才看到習暖暖顫抖的手,他微微蹙了蹙眉,「行了,你出去處理一下。
」「徐然,去買燙傷膏。
」「好的沈總,我馬上去。
」習暖暖看了沈括一眼,她倔強地轉身離開。
我輕嗤出聲,「在我這上演什麼牛郎織女,搞得我好像是拆散一對有情人的惡人一樣。
」沈括瞪了我一眼,「溫慕喬,在外面胡鬧還不夠,你還要跑到公司來胡鬧?
」雖然早有準備,我的心還是不受控制地被刺了下,我面無表情地看着他,「怎麼,看到我欺負你的小情人,心疼了?
可是怎麼辦呢,我還佔着你沈夫人的名頭,對於那些湊上來的小三兒,我就是還有那麼點兒資格去教訓她們。
」「如果真的心疼你的小情人,你就不應該放我的鴿子。
我在民政局等了你兩個小時,你幹嘛去了?
人不到,電話也沒有一個。
只有你沈括的時間是時間嗎?
誰他媽不是一分鐘幾百萬上下。
沈括,做個人吧!
」沈括的臉色越來越黑,「民政局?
你去民政局幹什麼?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去民政局幹什麼?
難道去旅遊嗎?
當然是離婚!
」「你以為昨天我們簽離婚協議書幹嘛,鬧著玩兒嗎?
」他這才真的把我氣狠了,我只感覺腦子一空,眼前一黑,整個人不受控制地往後倒去。
「喬喬。
」沈括一把扶住我。
我倒在他懷裡,晃了晃腦袋。
暈眩感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會兒已經沒事了。
可是他身上的氣味卻絲絲縷縷地往我鼻子里鑽,明明曾經是我最熟悉最喜歡的,可是此時此刻卻讓我想吐。
我一把推開他,不受控制地乾嘔了兩聲。
「喬喬。
」意識到沈括還想上前,我厲聲喝住了他。
「站住,別過來,你身上的氣味讓我噁心。
」沈括果然不動了。
半晌他低吼道,「鬧夠了沒有,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很難過,身體難過、心裏難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懷孕,洶湧地情緒從心底翻湧了上來。
我轉過頭,狠狠地看着他,「離婚,我要離婚,立刻,馬上!
」沈括原本眼裡冒着火,可是看到我轉頭他卻怔住了,他愣愣地看着我,緩緩走近,蹲下身。
他的手碰上我的臉,我偏頭躲過。
他有些迷茫地說:「你哭了。
」我愣了下,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哭了。
真丟人。
他說:「溫慕喬,我們需要好好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