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開掛遭天譴
開掛遭天譴 連載中

開掛遭天譴

來源:google 作者:王江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王雲 王江陵

王雲對於遊戲的態度十分惡劣,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玩些免費的盜版單機遊戲,甚至還在一些正版網遊中濫用外掛這天他剛下載了一款新型試用版外掛結果卻慘遭雷擊,誰知背後竟是有黑手操縱,令他的靈魂穿梭在眾多盜版遊戲世界中受無盡輪迴之苦《寂靜嶺》《方舟生存進化》《生化危機》等等被主神更改設定後的盜版遊戲世界中,不知王雲究竟能否承受住相應的考驗「積分兌換的獎勵在下個世界會被清除?你不如直抹殺老子算了」展開

《開掛遭天譴》章節試讀:

按照鎮長懷特所講,萊恩小鎮是從兩年前開始失蹤人口的,迷霧和火山灰也是那個時候不知從哪邊擴散到了鎮上,聽說當時他剛從外地參加會議返回,就被突如其來的眾多報告忙的是焦頭爛額。

「當時我實在是太忙,因此忽略了索菲並不知道她的去向,我們大概從六個月前就再也沒有見過面,聽說她失蹤前曾去過歌劇院,不過我到那裡打聽過,當時工作人員說並沒有印象。」懷特絕望的坐回椅子上用手捂着臉不再言語。

就在此刻,王雲與何文昌都接收到了系統提示音。

「支線任務已激活,前往歌劇院尋找索菲的痕迹,提示,所有支線任務均可放棄,若是完成則會有評估後的積分獎勵。」

「您等我們的好消息。」王雲裝模作樣的點了下頭又朝何文昌使了個眼色,兩人很快便退了出去將房門重新關好。

臨走的時候王雲注意到第三個房間旁邊牆壁上有塊公示板,上面還用圖釘按着一張萊恩小鎮的簡易地圖,他立刻毫不猶豫的將地圖拿了下來,意念一動,金陵圖標頓時射出一道激光掃描着將物品收入其中。

等到他們走出行政大樓何文昌有些憋不住問道:「小子,咱倆扮成**會不會露餡?我這樣看起來怎麼都不像是**吧?」

王雲比了個拇指說:「還是你有自知之明,放心,那鎮長看樣子都已經神經恍惚了,根本沒心思在意我們的身份。」

說完他攤開手掌看了眼映射出來的地圖影像,發現兩人所在的位置斜前方再穿過一條街道就是警局正門,而在向右邊相鄰的建築標依次注着幼兒園和槍店。

「槍店。」王雲一挑眉,在寂靜嶺世界中熱武器是最令人有安全感的護身符,它能夠剋制所有出現的怪物,或者說實際上表裡世界中的槍械也可能不只是火藥製成的那麼簡單。

「往這邊走,去看看能不能弄兩把槍用。」他用手機照了照街道對面,邁步朝一條小巷走去。

「槍?這可是好東西。」何文昌聞言摩拳擦掌的小跑着緊跟在後面,現在他的模樣活像個跟班的小弟。

然而現實總是不盡如人意,當他們找到槍店的時候才發現店鋪門前和窗戶全都被鐵柵欄門牢牢的鎖住,沒有鑰匙根本進不去。

何文昌雙手抓着生鏽的柵欄門使勁晃了晃,發現完全無法將其撼動,他啐了口吐沫罵罵咧咧的狠狠又補上一腳,結果這一踢卻又觸發了系統提示。

「獲得隱藏任務,尋找槍械店鑰匙,任務完成獎勵內部槍械及彈藥。」

「支線任務已激活,探索萊恩幼兒園的秘密,槍械店主曾失蹤於此,完成後將獲得評估積分獎勵。」

「呦呵,還有這好事。」何文昌嘴巴一咧摸了摸自己的光頭。

「還是小心點好。」王雲拎着鐵管徑直朝着旁邊的幼兒園走去,根據多年遊戲經驗來看,他們應該快要遇到危險了。

萊恩幼兒園的院子很大,裏面設立了許多兒童器材,比如小型旋轉木馬、小型滑梯、小型蹺蹺板等,周圍建築上更是畫滿了可愛生動的壁畫,不過這裡現在死一般的寂靜,見不到半個人影。

二人翻過圍欄跳進了院子里,王雲看了看手機,發現蔣欣他們並沒有在語音群留言。

「這什麼東西,比我畫的都丑。」何文昌忽然用手機照着一旁的蹺蹺板嘴裏嘟囔着。

王雲走過去低頭一看,發現上面放着一張兒童作畫,畫面的內容是只略顯詭異的粉色兔子玩偶,這個兔子的眼睛彷彿在直勾勾的盯着人,看久了令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他想了想還是將畫摺疊兩下收進了系統空間中,像這種看不懂的東西留着說不定後面也會有用。

幼兒園樓房大門是虛掩着的,上面還被人用紅色粉筆寫了幾句話。

「皮特老師在哪?他今天沒有來上課。」

「爸爸什麼時候來接我?」

「我好害怕,它今天又出現了。」

何文昌慢慢推開左扇大門,寂靜的教學樓里頓時發出了令人牙酸的摩擦聲。

王雲剛走兩步腳底卻打了個滑,他用手機一照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因為踩到的竟然是一灘乾澀的血跡,因為時間過的太久已經隱隱有些發黑,只有中間最濃厚的硬殼下還有點濕潤感。

何文昌這回表情也不是那麼自然了,他咽了下口水說道:「別慌,咱倆跟着地上的血跡走,指定有線索。」

雖然這種行為十分冒險,但王雲不得不承認他的選擇應該是正確的,兩人舉着手機一路追尋血跡攀上樓梯,最後來到了三樓一間緊閉的辦公室前。

何文昌擰了擰門把,發現銹住了,他後退兩步接着一個正蹬猛地將房門踹開,一股浮灰充斥在屋內,隨着燈光照去,一具乾屍赫然出現在眼前。

屍體的樣子令人作嘔,兩隻眼睛已經凹陷進去,鼻子也爛得差不多漏出了陰森白骨,不過死狀很是奇怪,整個人趴在辦公桌上右手握着一根鋼筆,而鋼筆卻捅進了自己的喉嚨中。

王雲畢竟是第一次見到屍體,他直接低頭嘔了兩下卻發現除了胃液什麼也吐不出來,只能難受的捂着肚子,心臟跳得更是七上八下。

何文昌的表現要強上不少,還能上前用手裡的菜刀扒拉兩下屍體,他捏着鼻子說道:「這有個筆記本。」

說著他一挑刀將書本挑到了地上,燈光一照原來是本日記,上面還寫着皮特的名字,王雲有些顫抖着伸手將帶有紅黑血跡的日記撿起來翻開了扉頁。

5月12日:「最近我總是覺得特別疲憊,每當夜晚來臨,幼兒園裡時不時會發出詭異的聲響。」

5月27日:「聽說六班有兩個孩子在公廁失蹤了,我聯合保安仔細搜查也沒有找到他們的蹤跡。」

6月1日:「瞌睡越來越嚴重,我時常會陷入噩夢之中,夢裡有許多恐怖的嬰兒向我爬來,他們是我的報應嗎?」

6月19日:「聲音是從地下室傳過來的,難道儀式出了什麼差錯?算了,他們不讓我過問這個話題。」

6月21日:「我無法承受這樣的精神折磨,聽說在噩夢中自盡就能蘇醒過來,也許可以試試……」

日記中還夾雜着幾張幼兒園小女孩的照片,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照片里皮特和女孩在一起動作有些過於親密,這不像是正常的合影,顯然這位幼兒園教師的內心隱藏着及其惡劣的真實面目。

「呸,原來是個人面獸心的畜生,利用職務滿足私慾。」何文昌朝着乾屍吐了口痰,雖然他算不上什麼正經人,可對於這種禽獸同樣恨之入骨。

王雲的態度也是如此,早聽說外國這方面的變態特別多,現在終於讓自己撞見了,看來這皮特是分不清現實和幻境最後失手自裁了。

他剛要開口,寂靜的房間卻突然傳來座椅挪動的聲響,兩人聞聲扭頭,驚恐的發現桌子上趴着的乾屍竟在此刻劇烈抽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