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凱皇
凱皇 連載中

凱皇

來源:google 作者:凱皇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凱伊 雷澤

身為男人,要麼穿上西裝,縱橫朝野;要麼穿上軍裝,縱橫沙場;實在不行,就穿上女裝,為害一方——來自波德帝國俘虜營凱伊大帝展開

《凱皇》章節試讀:

「這是我乾的?」察爾德看到地上稀巴爛的瓷片,呼吸急促,恨不得從地上跳起來,沒想到自己的爆發力居然會有這麼恐怖,如果剛才瓷瓶邊上站着一幫人,瓷片飛濺,那又能有幾個人安然無恙的。

  「你再感應一次靈力試試?」迦德烈說道。

  「好!」察爾德閉上眼睛,去感應身體里的靈力,他發現,自己的靈力被賦靈珠洗滌過後少得可憐,但它們就像是一柄柄堅硬的鋼刀,無堅不摧,直到那些少得可連的靈力爆發出恐怖的尖嘯聲,察爾德才猛地睜開雙手,下意識抬起手,準備傾瀉而出。

  

  「夠了!」迦德烈突然抬起手,皺着眉頭,將五指摁在察爾德的胸口,說道,「別動,一個十級靈者絕對不可能做到隔空讓瓷瓶炸裂的,就算是二十級的靈者也很難做到,除非是極限狀態。」

  

  「可是我沒覺得這是極限,反而是我的靈力,變得很怪異。」察爾德有些忐忑道,「它們的體積縮小了幾十倍,紅得跟血一樣,但力量卻呈幾何倍增長。」

  

  「我看看,你別動!」迦德烈皺着眉頭,將五指壓下去,儘可能地用自己的力量去籠罩察爾德的心臟,一剎那,一陣陣**的電流感從察爾德的心臟深處砰然爆發,好像萬箭齊發,刺穿察爾德心臟。

  

  當迦德烈的靈力順着察爾德血管不斷遊走的時候,一股龐然的氣息一閃而過,一轉眼,迦德烈的靈力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瞪大眼珠子,再一次嘗試,但結果依舊沒有任何改變,無論他灌入多少靈力,都會莫名其妙的失蹤!

  

  「怎麼了?」察爾德感受到迦德烈的手在顫抖,問道。

  

  「不對勁。」迦德烈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去探索察爾德的身體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經在他的身體里灌入了一個十五級靈者所能擁有的靈力極限,再灌入下去,絕對不是察爾德的身體能夠承受的。

  

  「要是不行就算了,畢竟我才剛成為靈者,什麼事都有可能……」

  

  察爾德話音未落,他的心臟突然「咚」的一聲,猶如戰鼓,連整個房間都砰然一震。

  

  「別動!」迦德烈的眼前一黑,好像被拖進了一個漆黑無比的深淵。

  

  黑暗中,一道遊離的血光格外妖艷,而且氣勢磅礴。

  

  他找到了察爾德的「第二個心臟」,它就藏在黑暗裏面,但是當迦德烈準備靠近那道血光的時候,一股極度磅礴的力量,摧枯拉朽地從黑暗深處咆哮而來。

  

  「不好!」迦德烈想要急流勇退,但那股磅礴浩瀚的力量已經將他淹沒,反噬到他的身體裏面。

  

  恐怖的膨脹感不斷在腦子裡湧現,迦德烈瞪大了眼珠,血絲在眼白裏面翻滾膨脹,尖銳的蜂鳴好像要撕碎了他的意識……

  

  「迦德烈,你怎麼了!」察爾德看到突然僵硬不動的迦德烈,不禁嚇了一大跳。

  

  下一刻,咔嚓咔嚓的聲音從迦德烈的身體里響起,一層厚厚的冰霜爬上了他的臉龐,讓他的臉部一片雪白。

  

  「你!你!」迦德烈驚恐地看着察爾德,好像剛才看到了一個永遠不能忘懷的噩夢。

  

  「我怎麼了!」察爾德大眼瞪小眼,但他看到迦德烈突然往後倒去,驚恐道,「喂,你別昏過去啊!」

  

  ……等到迦德烈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這裡不是校長辦公室,而是他平常居住的卧室,更讓他驚詫的是,他聽到天羅城的上空不斷響起悶的號角,往窗戶外面看,天空陰霾,零碎堅硬的雪花從天而降,被風吹在窗台上。

  

  「出了什麼事?」迦德烈坐起來,胸悶氣短,一個城市的號角是不能隨意吹響的,意義等同於戰爭警報。

  

  「你醒了,這是我叫人給你燉的湯。」這時候,察爾德走了進來。

  

  迦德烈默默點了點頭,只是劇烈的疼痛感在身體里揮之不散,當他成為神官那天起,他已經很久沒受到這麼重的傷了。

  

  「你到底在我的身體看到了什麼?」察爾德靠近迦德烈,忍不住問道,他也從來沒看到過一位大神官會如此惶恐。

  

  「這件事,應該是我問你才對。」迦德烈低下頭,冷漠道。

  

  「我怎麼會知道!」察爾德怪叫一聲,翻了一個白眼,他當時都快被迦德烈嚇死了。

  「你或許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迦德烈看着察爾德,當他把他從宮廷深處的牢籠里救出來後,他從來沒問過他,他為什麼會被關押在宮廷深處,還不是任何一個王公貴族。

  「我當然不知道!是你把我救出來的,難道你都不知道我是誰,就動手殺了約爾翰帝國的護衛!」察爾德瞪大眼睛。

  迦德烈深吸一口氣,反問道:「那你知道什麼?」

  察爾德的臉色一白,好像回想起一個噩夢,說道:「我知道,如果你再晚來一天救我,我會被關在一個更加恐怖的地方,就算是紅衣神來了也休想把我救出去的地獄,這是我聽到那幫護衛唯一說的話。」

  房間里漸漸安靜下去,兩人互相凝視。

  

  這時候,外面再度拉起警報,迦德烈皺起眉頭,問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

  

  「克林副總統的二十萬軍隊已經在前線全軍覆沒了!波德帝國的澤朗惠軍團已經從惡魔谷穿過來,大概今天半夜就能趕到天羅城。」

  

  迦德烈差點從床上摔下來,整個南方戰線一共就只有一百多萬將士,可林副總統一下子就折損了二十萬,那帝國還不得亂套了。

  

  「克林副總統已經被押往帝都了,我聽奎恩莫大人說,恐怖這場戰役結束,這位帝國數一數二的掌權大人也要落馬了。」

  

  迦德烈皺起了眉頭,沉聲道,「不可能,惡魔谷要塞已經建立了幾百年了,帝國每年都要花費十幾萬金幣修繕城牆,只要用一萬多將士,就能把十萬大軍擋在城外,克林副總統怎麼會丟失這麼一座重要的城堡。」

  

  「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克林副總統收到凱撒大帝的催戰令,所以率領十八萬將士衝出惡魔谷,跟澤朗惠軍團浴血廝殺,結果輸得一塌糊塗,而帝都里的官員說,從來沒有發佈過任何催戰令。」

  

  「你聽誰說的?」

  

  「天羅城城主卡薩爾,他告訴所有人,如果不是因為情報錯誤,約爾翰帝國的將士從來不會打敗仗的。」

  

  迦德烈眉頭一皺,惡魔谷要塞易守難攻,只要守城將士腦子不渾,是不可能失陷的,但是像克林副總統這樣,就算是凱撒大帝調遣一個紅衣祭祀去惡魔谷也沒用,但是,那封催戰令到底從何而來?

  

  「你知道內幕嗎?」察爾德看着沉思的迦德烈,趕緊問道,他是神官,跟宮廷里的高官貴族接觸的比較多。

  

  迦德烈搖了搖頭,事情已經這樣了,整個約爾翰帝國的南部戰線也肯定亂套了。

  

  「還有一件事,城主剛剛發佈了徵兵令,凡是天羅城十五歲以上的男人都要參軍抗敵,還有第八軍團學院所有十級以上的靈者,都要參戰,由於你是我的護衛,所以你沒有被徵召之列。」察爾德苦笑一聲。

  這時候,兩個第八軍團學院的學員走了進來,手裡用托盤抬着一套鎧甲,一個端着銀質頭盔。

  

  「院長大人,這是您的鎧甲。」那兩個學員畢恭畢敬道。

  

  迦德烈看着手腳有些微微發抖的察爾德,笑道:「如果你害怕的話,你能去補給後方,負責指揮跟後勤,憑你的地位,就算是城主大人親臨,也不敢直接命令你。」

  

  察爾德欲言又止,而這時,那兩個學員在外面敲了敲門,說道:「院長大人,卡薩爾大人已經在召集幾位大人前往城郭了,奎恩莫大人希望你能跟他一道去。」

  

  迦德烈正要從出床上爬下來,察爾德趕緊抓住他的胳膊,沉聲道:「讓我自己去吧!」

  

  迦德烈恍然大悟,兩國交戰,外面肯定一片混亂,察爾德不讓他去,是怕身受重傷的他遇到危險。

  他點點頭,指着察爾德手上的那枚藍寶石戒指,說:「好,要是有危險,就把靈力灌入到這戒指當中。」

  

  察爾德嗯了一聲,站起來離開了房間,當他跟外面兩個學員的腳步聲漸漸消失,迦德烈從來到窗戶邊上,看着察爾德跟奎恩莫一起離開了第八軍團學院。

  他慢慢抓住窗欞,欣慰地笑道,「真是個傻小子。」

  

  「大人,這是宮廷里送來的密信,首領希望你能夠拖延住川德流雲神官,他好像已經找到了九度紅衣神的蹤跡了。」突然,一個籠罩在黑色斗篷里的人走進了屋子裡,將一封信放在了桌子上。

  

  「我知道了。」迦德烈咳嗽了一聲,胸膛劇烈起伏。

  

  「首領還說,他希望你能夠守住天羅城。」那個信徒慢慢說道,讓迦德烈心中一凜,看來宮廷里的那幫人已經不敢再讓波德帝國繼續蠶食他們的領土了,或許這場入侵,已經讓那幫人能暫時停止了爭權之戰,一場真正的戰爭。

  

  「我懂了。」迦德烈看着他,說道,「你回去告訴首領,我在川德流雲的身上看到了奎銀皇子的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