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開局被餓死鬼附身
開局被餓死鬼附身 連載中

開局被餓死鬼附身

來源:google 作者:雨夜板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凡 雨夜板磚

震驚!李凡被餓死鬼附身了!聽說活不過七天,而且死相極其慘烈!鬼門關破碎,地府大亂,無數厲鬼湧入人間,這一切的背後到底隱藏着怎樣的秘密?展開

《開局被餓死鬼附身》章節試讀:

值班護士巡視完這一層病房,關掉了走廊上的燈,獨自回到了值班室內。

今天晚上,她需要每隔一個小時出來巡視一遍,以防止病人有突發情況。直到第二天早上七點,才會有人來和她換班。

506病房內恢復了安靜,李凡隔壁床的仁兄終於連上了他的藍牙耳機。

李凡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今晚夜空晴朗無雲,皎潔的月光灑落,給整個醫院披上一層銀紗。

某個不被人注意的角落,一團黑影攀附在病房樓外牆上,沿着外牆緩緩爬動。

黑影的體型大約和一個成年人相當,尖嘴、細頸、四肢纖細,全身上下都被一層黑色的霧氣包裹着。

它爬動幾步就停下來,似乎在嗅探着什麼,就像一頭獵食的巨蜥。

最終,黑影爬到病房樓五樓507房間窗外。它變得極為扁平,像一灘粘稠的石油,從窗戶打開的縫隙流淌了進去。

一道亮光打在507窗戶上,那黑影剛好從窗口鑽了進去。

保安趙平疑惑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推了推身邊的同事,說:「誒,我剛才好像看見那邊窗戶外面有個黑影,你有沒有看到。」

周峰打量了一會被照亮的窗口,並沒有察覺任何異樣,對趙平說:「行了老趙,你肯定是看花眼了。別照人家窗口,當心被投訴。」

「難道真是我看錯了?」

507病房內,黑影流淌到地上,緩緩站了起來,盯着病房內的兩人。

507同樣也是一間雙人病房,此時房內兩人竟然在雙排王者。

一波團戰剛剛開始,戰況正是最激烈的時候,兩人完全沒有注意到房間內多了一個黑影!

「快上、快上啊,亞瑟沒技能了,開大秒他!」

「漂亮!小心,蘭陵王來了,撤一波、撤一波。」

「你送人頭啊,沒看到對面四個人貼上來了嗎。」

「我靠,你們賣我。完了,芭比Q了。」

兩人在自己的手機屏幕上運指如飛,同時嘴裏還不停向對方下着指令,恨不得多長兩隻手來替對方操作。

劉雲傑的床位靠近窗戶,黑影慢慢向他走去,走動間竟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頭頂的燈光被遮擋,劉雲傑終於發現自己旁邊多了一個「人」。

他抬起頭來一看,渾身血液彷彿被凍僵。

看着眼前詭異的黑影,劉雲傑剛想發出慘叫的瞬間,黑影伸出雙手狠狠掐住了劉雲傑的脖子。

那雙手的手指和手臂異常纖細,但力量之大完全不是人類能夠相比。

一股陰冷的感覺從被掐住的地方快速蔓延到全身。劉雲傑如墜冰窖,整個人僵住,絲毫無法動彈。

他的脖子在巨力壓迫下發出「咯、咯」的錯位聲,眼球逐漸充滿血絲,向外凸出眼眶。

黑影周身瀰漫的黑霧,此時像**控一般,從劉雲傑的眼睛、鼻子、耳朵鑽進去。

沒過多久,黑影完全進入劉雲傑的體內。

「我艹,又輸了。劉雲傑,你剛才怎麼掛機了,還能不能好好玩了?快點,再開最後一把,贏了就睡覺。」

萬克明完全沒有發現劉雲傑的異樣,嘴裏大聲抱怨,順便立下一個FLAG。

好一會沒得到劉雲傑的回答,萬克明不耐煩地轉頭看去,說:「快點開啊,你干什……我艹!」

萬克明被站在他床邊的劉雲傑嚇了一跳,手機都差點摔出去。

「你小子想幹嘛,不聲不響地站到我床邊。」

房間內光線昏暗,劉雲傑的臉又是背着光。萬克明並沒有注意到劉雲傑脖子上的烏青和爆凸的雙目。他從床上撿起自己的手機。

萬克明想起了什麼,疑惑地說:「不對啊,你不是腿斷了么,怎麼能下床的?」

不等他說完,萬克明感覺自己的雙肩被抓住,一股劇痛傳來,劉雲傑的十指直接刺入他肩膀的血肉中。

鮮血染紅了萬克明身上的病號服。

萬克明最後看到的畫面,是一張嘴角撕裂,超過正常人兩倍大小的嘴。

撕咬、咀嚼、吞咽的聲音在507病房響起。

午夜12點,507病房門緩緩打開,門內漆黑一片。

一隻沾滿黏膩血肉的手猛地從黑暗中伸出,扒在門框上,留下一個血手印。

「劉雲傑」從門內走出。

此時的他已經看不出半分正常人的樣子。

渾身上下沾滿鮮血和碎肉,嘴角撕裂、肌肉外露。暴凸的眼球布滿血絲,渾濁一片。

脖子扭曲、烏青,四肢變得異常纖細,腹部如同懷胎十月的產婦,給人感覺隨時會破裂開來。

它來到506病房門外,推開門走了進去,門又自動關上。

李凡覺得自己除了厭食症,又要得神經衰弱了。自己剛睡着沒多久,再次被隔壁床的動靜吵醒。

他吃力地翻了一個身,背對噪聲源,把頭蒙在被子里,企圖尋求一點自我安慰。

聽着隔壁床的動靜,李凡心想:「這位仁兄倒是個恐怖迷,又開始看喪屍片了嗎。」

「不行了,明天還是和醫院說一下換個床位吧,這樣下去我的病情非得惡化不可。」

李凡數到1258隻羊的時候,隔壁床的動靜終於結束了。

但沒過多久,又有腳步聲傳來。

「要去上廁所嗎,希望這位仁兄上完廁所趕緊睡吧。」李凡心想。

「嘭」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

李凡幸災樂禍的想:「摔倒了吧,活該。不知道他自己能不能爬起來,我這個樣子可幫不上忙啊。」

「唰唰唰」這次的聲音是從頭頂傳來的,就好像有某種大型蜘蛛在天花板上爬動。

「這是什麼聲音?」李凡疑惑地想,他把蒙在頭上的被子掀開。

一個黑影匍匐着,倒掛在天花板上,與李凡四目相對。就在李凡極力想看清黑影長相的時候,黑影猛地向李凡撲了下來。

李凡瞬間失去意識。

凌晨1點,一聲尖利的慘叫刺破醫院安靜的環境。

僅僅十分鐘後,十幾輛警車呼嘯着駛入醫院。數十名**將整個醫院封鎖。

病房樓五樓被警方嚴密封鎖,包括醫生、病人在內的所有人員連夜撤離。

506、507病房內,幾名刑警身穿白色防護服,拍攝照片、採集着現場樣本。

眾人都是臉色蒼白,眉頭緊皺,不時有人捂嘴跑出門外,很快就有劇烈的嘔吐聲傳來。

走廊盡頭,兩名刑警越過警戒帶。

走在前頭的刑警年紀稍大,大約40歲的樣子。跟在他後面的刑警25歲左右。

「周隊。」「周隊。」一路上,走廊上的警員紛紛向年紀稍大的刑警打招呼。

兩人推開門,走進506病房。年輕的刑警待到看清了房內的景象,一把捂住嘴,作勢欲嘔。

「敢吐在房間里,怎麼吐的就怎麼吃回去。」被稱作周隊的刑警盯着滿床的碎肉,頭也不回地說。

年輕的刑警再也忍不住,轉身衝出病房,趴在走廊上嘔吐起來。

《開局被餓死鬼附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