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都市之異能巔峰靈能師
開局:都市之異能巔峰靈能師 連載中

開局:都市之異能巔峰靈能師

來源:google 作者:無言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銘 無言了 都市小說

御獸+修行+契約+厲鬼+魔法+更多腦洞這是一個神奇的世界,各種勢力雄踞一方有斬神堂中的靈能師有悟道堂中的悟道者有可以控制厲鬼的怨鬼社的驅鬼人有飲魔府中的墮落者有操控遠古巨獸的御魂府有刺客之王坐鎮的影劫有使用神奇魔法的魔法師還有全是由女子組成的月殿當然......還有更多勢力,隱藏在某個角落!如今,無數勢力野心勃勃,紛爭並起,妄圖統治一切且看夏銘如何在一次次戰鬥中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者!PS:各位的評論我都會看,有什麼建議都可以提出來,我都會參考最後謝謝大家來看我的小說展開

《開局:都市之異能巔峰靈能師》章節試讀:

「你這個混蛋!」

看着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母女倆,夏銘此刻十分的憤怒。

「別著急,這就輪到你了!」驅鬼人笑道。

隨後,夏銘感受到自己此刻受到的壓力在成倍的增加,他的雙腿不斷向下彎曲,彷彿下一刻就要直接沉沒到死水之中。

「你高興的也太早了吧!」感受着自己身上那巨大的力量,夏銘此刻大叫一聲,隨後地面開始出現某種變化。

一道柳樹印記突然出現,驅散了夏銘腳下的那些死水,圍成了一個圓,將夏銘保護在裏面。

隨後柳樹印記竟然開始漸漸在夏銘的背後浮現出虛影。

很快,虛影形成了。

一道和夏銘差不多高的小型柳樹此刻出現在夏銘的身後。

柳樹在隨風舞動着,向著四周發散着神聖的綠色光芒,給人一種十分聖潔的感覺。

「聖柳,給我破!」

隨着夏銘的一聲怒吼,他身後的柳樹開始散發出更為巨大的光芒。

隨後,在夏銘的頭上清晰可見的顯現出一道黑色的濃霧。

「就是這個東西在給我施加壓力嗎?既然如此,聖柳,摧毀它!」

這棵柳樹上面的柳枝此刻全部朝着夏銘頭上黑色濃霧的方向刺去。

在濃霧和柳枝接觸後,耀眼的光芒閃耀在黑色的濃霧之中,瞬間便將濃霧驅散。

很快,那種巨大的壓力感消失了,而夏銘背後的柳樹也慢慢消散。

「嗯?有點東西,竟然能破解我的這一招。那麼接下來的呢?」

那驅鬼人看見自己的手段被破解,語氣有點驚訝,但他也沒有遲疑。

地上的死水開始漸漸浮現出一個又一個的死屍,和剛才的死屍一樣,渾身慘白無比,正向下滴落着死水。

只見所有的死屍此刻朝着夏銘衝過來,夏銘手握黑色長劍,冷靜的看着四周。

「不過是一群低級死屍罷了,看我一劍斬之!」

夏銘手上的柳聖劍向四周橫掃過去,劍芒射出,瞬間一排的死屍直接如同蒸發一樣直接消散。

「這把劍的威力這麼強大的嗎?」看着夏銘手上的那把劍,驅鬼人的神色也有些凝重。

這時,又一道聲音憑空傳來。

「喂,張宇,你怎麼回事,解決一個小子怎麼要這麼久?」

張宇的身後,另一道身影出現,而張宇也皺着眉頭朝旁邊看去。

「鄭因?你怎麼來了?」

「我要是再不來, 你覺得你能打過這小子嗎?」鄭因嘲諷道。

看着又突然出現的一人,夏銘也是皺起了眉頭:「你們,打不過就知道叫人嗎?怎麼沒有一點武德?」

「哈哈哈哈!」鄭因聽到這句話後大笑道:「武德?告訴你,活下來的人才是真正正確的!死人是沒有資格說話的。」

隨即,只見鄭因其中一個緊握成雙拳的手鬆開了,他看着手掌里的東西,微微一笑。

隨後,向前一拋,那些東西被散落在死水之中。

「讓你嘗嘗我這小型炸彈鬼的厲害吧!」

那些被拋到死水中的東西宛如一個個小鬼模型,隨後,那些模型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竟然全部都站了起來。

站起來的炸彈鬼看見不遠處的夏銘,腳步輕盈快速的朝着他飛奔過去。

看着飛速跑來的小型炸彈鬼,夏銘不敢大意,手上的利劍一揮,又一道光芒閃過,落到那些炸彈鬼的身上。

可誰知那些炸彈鬼卻是十分的靈敏,躲過了那道劍波。

「炸彈鬼們,給我炸了他!」

很快,那些炸彈鬼來到夏銘的身前,這時那些炸彈鬼全部停止了行動。

一個個炸彈鬼的身上全部都散發出紅色的光芒。

就在這時,夏銘瞬間意識到了不對勁,一道綠光瞬間籠罩在他的身上。

隨後,轟的一聲,所有的炸彈鬼一同爆炸,巨大的爆炸衝擊力將周圍的房屋都直接摧毀,死水的水向著四周濺落而去,所有觸碰到的東西全部都被瞬間腐蝕。

夏銘也被那巨大的衝擊力直接振飛出去,重重的摔到了一棵樹的樹榦上,那棵樹也被他直接撞倒。

「嘶,有點東西啊,這炸彈。」夏銘雖然被炸彈鬼的炸彈衝擊到後面,但由於提前做好的保護,因此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鄭因看到了受傷不大的夏銘,也是微微驚奇:「我這炸彈鬼爆炸發出的傷害可以摧毀一座樓房,沒想到對你就這麼點用,看來不能等了,張宇,直接叫的士吧。」

「好。」看到這麼耐抗的夏銘,張宇也不想浪費時間了。

只見張宇的手掌輕輕一拍,突然,一道喇叭聲響起。

一輛的士不知從什麼方向開了進來,來到了夏銘的身前。

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的士,夏銘還有些懵逼。

隨後,還來不及夏銘反應,的士的車門突然打開,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直接將夏銘強行拽到了的士的后座。

然後,車門一關,的士又不知朝着何方開走,很快便不見了蹤影。

而一旁的張宇和鄭因看見被的士帶走的夏銘後,也是鬆了一口氣。

「真沒想到這個傢伙這麼難纏,本來想直接弄死他,結果還是沒成功。」

「無所謂了,只要他被那的士帶走後,短時間內是回不來的。對了,其他地方的人抓的怎麼樣了?」

「還可以,一些比較弱小的我們都沒怎麼管,有的順便就殺了,剩下的一些的也被的士帶走了。」

「很好,這樣短時間內就沒有人來阻止我們的計划了。我們怨鬼社的大局這才要展開第一步,這個世界終將會被恐懼籠罩!」

「鄭因,你說我們這麼做其他勢力會不會出來阻攔?」

「阻攔?他們巴不得看見我們現在就和斬神堂開戰,好坐收漁翁之利呢。不過,呵呵,他們想的太簡單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就都已經晚了,哈哈哈哈哈!」

……

此刻的夏銘正一臉懵逼的坐在的士的后座上,他試圖拉了拉車門,但沒有用,車門鎖的很死,怎麼都打不開。

的士的窗戶外面此刻一片黑暗籠罩,什麼都看不到。

而夏銘也是先觀察起的士內部的環境。

整輛的士和普通的的士好像沒有什麼不同,唯一比較詭異的是:這輛的士在司機的情況下竟然可以正常的行駛!

看着空蕩蕩的司機座位,夏銘微微發愣。

「這是什麼玩意兒?這怨鬼社怎麼也愛搞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