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狂印十萬本辟邪劍法
開局狂印十萬本辟邪劍法 連載中

開局狂印十萬本辟邪劍法

來源:google 作者:妖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妖女 肖哲

【武俠+系統+同人】十萬本《辟邪劍法》在江湖上泛濫會有什麼反應?穿越成為笑傲江湖中的林平之,肖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辟邪劍法公布天下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至此之後,一代人魔橫空出世,攪動天下風雲....展開

《開局狂印十萬本辟邪劍法》章節試讀:

【宿主:肖哲/林平之】

【功法:天階下品《辟邪劍法》精通,熟練度51%+】

【黃階中品《小羅漢拳》入門,熟練度34%】

【真氣修為:五年(三流斬十境中期)可贈與。】

【兵器:長虹劍】

「五年的真氣獎勵嗎?勉強夠了。」

大量的真氣憑空出現在他的丹田中,滋潤着他的奇經八脈。

肉身的疲累,正在快速的消失着。

「好神奇的真氣。」

感受到肉身的情況,肖哲心裏暗暗決定,等下一定要給錦衣衛的人一個驚喜。

勞德諾、岳靈珊飛身跳進小院中,兩人環視了眾人一圈,重點打量了一下肖哲。

「華山派無意與錦衣衛為敵。」

勞德諾對着錦衣衛的人抱了抱拳,並不想惹麻煩。

華雄聞言譏笑一聲,傳聞勞德諾做事老成守舊,果然名不虛傳。

「大鬍子,你笑什麼笑?以多欺少不覺得丟人嗎?」

岳靈珊有些生氣被師兄當眾拆台,心裏正生悶火,一轉頭就看到華雄賤笑的樣子,那還忍得了?槍口立馬就對準了他。

不等華雄開口,勞德諾又說話了。

「師妹,下山的時候師傅就吩咐過,一切行動以我為主,你要是再亂說話,回去後我只能讓師傅關你禁閉了。」

岳靈珊張口欲言,又有些顧忌,最後只是冷哼了一聲。

華雄等人聞言,頗為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這一幕看得肖哲直搖頭,勞德諾這個二五仔,比電視劇上演的還要讓人不喜。

倒是那個岳靈珊,卻是個難得一見的大美人,一臉古靈精怪的模樣。

「華山派的勞師兄,可否借一步說話?」

勞德諾聞言有些意外,林平之怎麼會主動找自己?

他們這次暗中來到福州,為的就是辟邪劍法一事。

原本以為此次此次任務很難成功,沒想到才來到福州不久,這本秘籍就在江湖中肆意傳播開來。

作為習武之人,他看過這本秘籍,發現上面的修鍊之法,居然不是胡亂編撰的,是難得一見的高階秘籍。

這讓他很是懵圈。

「林公子,華山不想摻和進你和錦衣衛之間的事。」

他搖了搖頭,直接拒絕了肖哲。

肖哲嘿嘿一笑,「我覺得你還是過來一下,我這裡有一個天大的秘密要告訴你。」

秘密?

眾人耳朵都豎了起來,林平之口中的秘密,讓他們不得不重視。

勞德諾看了羅百川和華雄一眼,心中一動,難道是事關辟邪劍法的?

如果是這樣,他就不得不慎重考慮了。

「好,那就聽林公子一言。」

說著他全身真氣運轉,小心提防着錦衣衛的人,走到了肖哲身邊。

「既然是秘密,為什麼林公子要單獨與我說?在下自問沒有與你有任何交情。」

「嘿嘿,交情?小爺看到你就心煩,你說有沒有什麼交情?。」

這句話,肖哲沒有任何掩藏,直接就說了出來。

呃?

勞德諾臉色一僵?滿臉的問號,你叫我過來就是為了懟我的?

還不等勞德諾說話,肖哲突然一個閃身靠近他,低聲快速的說道:「我是左冷禪的人,幫我對付他們。」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勞德諾如遭雷擊,心神劇變。

「他怎麼會知道?」

他奉左冷禪的命令,秘密潛伏在華山,這件事不可能再有第三人知道。

羅百川看他們交頭接耳的樣子,眼中精芒閃過,大喝道:「林平之,你濫殺無辜,今天你插翅難逃,不要再做無畏的掙扎,還是束手就擒吧。」

說完衝著錦衣衛的人打了個手勢,再次齊齊逼向肖哲。

「媽的,真以為我好欺負了。」

肖哲的腦海中又響起一件事,系統下的任務,要求他保護福威鏢局不滅,任務失敗就得天道毀滅。

照眼下這種情況來看,錦衣衛的人已經咬死了他,雙方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這還怎麼完成任務?

華雄被肖哲耍得團團轉,早就對肖哲起了殺心,此時真氣包裹着綉春刀,全力朝着肖哲劈來。

「小子,給我死來。」

肖哲眼神冰冷,真以為吃定我了?

「拼着一死,今天也要殺個痛快,否則我心頭惡氣難除。」

劍光惶惶間,肖哲詭異的快劍術直取華雄的雙眼、喉嚨、心口等要害。

華雄故技重施,又想以真氣逼退肖哲。

肖哲見狀,丹田中流轉的真氣盡數湧出,「老賊,你真以為小爺只會劍招?」

嗤,真氣灌注下,長劍勢不可擋,破去華雄的攻擊的同時,一劍削掉了他的右耳。

「啊!」

「你故意藏拙?」

華雄一聲慘叫,也被逼出了血性,殺紅了眼,不顧傷勢,掄起綉春刀,打算與肖哲以命換命。

肖哲嘿嘿一笑,想拚命?你也得打得到我再說。

身形一轉,輕鬆避開華雄的攻擊,又是一劍劃傷了他的大腿,頓時鮮血四濺開來。。

「華雄,不要亂了分寸。」

關鍵時刻,羅百川傳音入密,驚醒了心神紊亂的華雄。

華雄抹了一把臉頰上的鮮血,恨聲道:「小崽子,今天不把你剝皮抽筋,難解我心頭之恨。」

肖哲卻是不以為意,哈哈大笑道:「勞德諾,給我牽制這姓羅的。」

勞德諾此時已經陷入了進退兩難之間,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左右權衡,最終還是拔出了長劍。

羅百川目光一冷,區區一個勞德諾,平時的話他還不放在眼中。

可是眼下大戰之際,他一旦加入戰團,岳靈珊估計也要下場。

這兩位都是二流高手,就算他有信心在十招內將他們二人解決,華雄那邊絕對撐不住肖哲詭異的劍術。

岳靈珊看到師兄拔出了長劍,又是嘻嘻笑道:「這就對了,這些朝廷的鷹犬,我早就看不慣了。」

說罷長劍出鞘,與勞德諾並肩而立,長劍直指羅百川。

羅百川的身手二人都目睹過,絕不是一人能與之匹敵的。

「勞德諾,你真要與我朝廷為敵?」

勞德諾沉聲道:「你代表不了朝廷,小師妹,我攻你守。」

說話間,師兄妹兩人展開劍勢,發起了攻擊。

肖哲看到這一幕,喝道,「華雄,我看誰能救得了你。」

形勢逆轉,肖哲心神輕鬆,劍招越發快速、凌厲起來,逼得華雄只有招架、閃躲的份。

至於錦衣衛其餘的人,站起一起還能勉強用真氣抵擋住肖哲。

一旦散開,還不夠肖哲幾個呼吸就殺光的份。

這就是辟邪劍法的威力。

華雄此時心神大駭,他身上的傷勢越來越多,再這麼打下去,不被肖哲殺死,也得流血而亡了。

「羅大人,救我。」

他大叫了一聲,感覺已經擋不住肖哲的攻擊了。

他這一求救,緊繃的心神鬆懈,頓時空門大開。

羅百川見狀,抽空朝着肖哲射出兩枚十字鏢,卻沒有毛用,被他輕鬆就避開。

長虹劍化作一道銀光,快到看不見的劍勢,一劍挑開了華雄的喉嚨,送他見了閻王。

殺了華雄後,他沒有去對付羅百川,直接朝着其餘的錦衣衛殺去。

這些人只有三流水準,偶爾有一兩個二流的人,怎麼可能擋得住肖哲詭異的快劍術。

一時間就像是收割麥子一樣,一劍起,就是一人亡。

短短不到五個呼吸的時間,十四名錦衣衛,就被肖哲殺死了大半,僅僅有五人靠着結陣,勉強擋住了肖哲一招。

羅百川目呲欲裂,這次千算萬算,沒想到會栽在一個他從沒有放在心上的一個螻蟻的手中。

「撤。」

一拳逼退勞德諾和岳靈珊,羅百川深深的看了肖哲一眼,帶着活下來的人走了。

他不走也不行啊,肖哲再騰出手來,他這個准一流可架不住三個高手的圍攻。

特別是肖哲的攻擊,雖然他的修為很弱,但是劍招又快又詭異,變化無常,讓他最是忌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