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開局一把斧荒島任我行
開局一把斧荒島任我行 連載中

開局一把斧荒島任我行

來源:google 作者:誒嘿ing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胡峰 誒嘿ing 都市小說

流落荒島的胡峰,開局就只有一把從游輪上拆下來的消防斧看胡峰怎麼在這廣袤無際的荒島,開闢出自己的王國展開

《開局一把斧荒島任我行》章節試讀:

也是。

物資消耗完,這些人只能靠在沙灘上找一些能夠吃的東西,至於去後面的山林,對於這些女子來說還真是一種挑戰。

胡峰將兩人撿來的貝殼裝進編製好的小竹籃中,不多不少,竹籃裝了一大半。

王小美這才注意到胡峰手中的竹籃,直接上前接了過去,看着手中的竹籃,鴿鴿鴿的笑了起來。

「有了這竹籃,明天我們就可以去那邊的沙灘上找貝殼了,嘿嘿我看她們怎麼搶的過我」

說著將竹籃放在一邊,對着胡峰笑道:「想不到,你還有這麼一手,不錯啊!」

「你想不到的還有很多呢?」胡峰沒好氣的白了對方一眼。

「嘿嘿」

胡峰也不理會,用自製的竹勺將之前已經加熱好的蛇肉海帶湯給自己舀了一竹碗,隨後吃了起來。

王小美也習慣性的接過胡峰手中的竹勺,舀了一竹碗,卻遞給了許冰芸。

許冰芸有點猶豫的接過竹碗,不知是不敢吃蛇肉還是怎麼的,半天沒敢吃。

而王小美可不管這些,舀了一碗,直接動手拿起蛇肉啃了起來。

還別說加了海帶的蛇肉,味道還是有的。

就在這時。

一個唯唯諾諾的身影走了過來。

「那個,不好意思,我可不可以借宿一晚!」

胡峰抬頭看着眼前的女子,居然是白天的那位女醫生。

聽見女醫生的話,王小美也躍躍一試看着胡峰,看他要做何回答,要知道當初他們可是花了十萬才住下的。

「可以啊!」胡峰很高興的接待了對方。

「哼,臭流氓,怎麼她來,你問都不問一句,就同意,我們來,你卻要錢?」王小美在一邊聽見胡峰的話,氣憤的說道。

「啊,要錢嗎!」女醫生猶豫一下,隨後繼續說道:「我,我!這裡沒有多少?我拿這個手錶代替怎麼樣?」

說著女醫生就要脫下手腕上的手錶。

胡峰連忙制止,瞪了一邊的王小美,隨後笑道:「那臭丫頭開玩笑的,不要錢,同是天涯淪落人,在救援隊沒來之前。大家抱團取暖!」

聽見胡峰的話,王小美更氣了,憑什麼?就因為對方面前掛着兩個大腫瘤?

「臭流氓!」王小美嘀咕了一句,隨後不再理會胡峰,大口的啃着蛇肉,彷彿嘴中是某人一般。

看着一旁殺氣騰騰的王小美,又看了看一臉笑意的胡峰,女醫生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對着胡峰說了句「謝謝!」

對於她來說,如果胡峰不接受自己,那麼自己今晚就只能露宿荒野了。

胡峰大概猜到這位女醫生為什麼來這裡,下午的時候,胡峰也聽見那邊的人說的什麼?

再加上那個中年婦女特損的嘴巴,還有什麼名聲可言。

「你吃了嗎?」胡峰看着女醫生,唯唯諾諾的站在庇護所的外,說出了國人最常問候的話語。

女醫生看了看鍋中的肉食,低着頭,無奈的搖了搖頭。

見此,胡峰從一旁拿出一個竹碗,給對方舀了一碗,隨後遞給對方,小聲的說道:「吃吧,你來我們這裡可算的上是蓬蓽生輝了,你可是醫生,我們要是有什麼感冒發燒的,就算靠你了!」

「對,往死里醫的那種!」王小美在一旁補刀的說道。

胡峰轉頭瞪了對方一眼,而後對着女醫生說道:「那丫頭還是沒發育的孩子,別給她一般見識」

「你!」

聽見這樣說自己,王小美直接急了,有你這麼損人的嗎,老娘二十二了,不是小孩子,隨後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頓時被氣的七竅生煙,筍都被你奪完了。

剛要發飆的王小美被許冰芸拉了一下衣角,最後無奈的坐了下去。

女醫生看了看怒氣沖沖的王小美,而後又看了看許冰芸,擠出一絲笑容,介紹道:「你好,許總好,我叫林夕,之前游輪的醫生!」

聽見林夕溫柔的聲音,胡峰剛想也自我介紹一番,卻聽見一旁的許冰芸冷冰冰的說道:「你認識我?」

林夕微微一笑。

「中國百強,上市公司,雲輝集團的掌舵人,許冰芸小姐,之前在船上,船長親自提起過」

「雲輝集團掌舵人?」胡峰詫異的看向身後的許冰芸。

這可是一個超級富婆啊,相傳這個雲輝集團的女老闆又胖又丑,而且人家可以夜夜做新娘,保養的小白臉就可以組成一個團。

可是看着對方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着,突兀的幾分靈力,白皙無暇的皮膚透着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同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這是又胖又丑的老富婆?這明明是仙女好嗎?

卑鄙的小人,居然誹謗,以訛傳訛。

「要少了,要知道對方是雲輝集團老闆,說什麼也得壓榨一下對方」

胡峰內心後悔道。

「看什麼看?臭流氓!現在知道後悔了吧!」王小美氣憤瞪着胡峰,一臉的解氣。

回過神來,胡峰瞪了一眼不解風情的小丫頭,人家那是兩位大美女,你呢?小荷才露尖尖角而已!

見許冰芸也不再說什麼?自顧的吃着竹碗中的肉食。

胡峰也上前笑道:「好了,來我們歡迎新加入的朋友,林夕女士!」

說著胡峰象徵性舉起竹碗,大吃了一口。

「噗呲」

見此,林夕如同明月的眼眸,笑了起來。

「牲口!」

許冰芸白了胡峰一眼。

晚上睡覺的時候,林夕看着躺在邊上的許冰芸和王小美,而後又看了看躺在另一邊的胡峰,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選擇了妥協。

竹床也就能夠四人睡下,林夕沒來之前,胡峰睡一邊,許冰芸和王小美睡一邊,互不打擾,可是林夕一來,就有點尷尬了。

感受到後背有人躺下,胡峰也心猿意馬了起來,這可是一位成熟的大美女啊,居然靠着自己睡,想想都興奮啊。

不知不覺中,胡峰做了個夢。

夢中自己坐在一座王座上,在自己的左邊溫柔賢惠的林夕在給自己錘着左腿,而右邊,一臉嫵媚的許冰芸揉着自己的右腿。

胡峰一臉滿足的看着兩人,突然胡峰感覺到自己被什麼東西捂住不能呼吸,卻看見,一臉殺氣騰騰的王小美在身後直接掐住自己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