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靠一把菜刀超凡入聖
靠一把菜刀超凡入聖 連載中

靠一把菜刀超凡入聖

來源:google 作者:小名阿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准 奇幻玄幻 小名阿餅

【殺伐果斷+熱血+無系統+無女主】為救母親讓同父異母的大哥騙到狼山,想要借妖獸殺他,在山上無意間撿到一把菜刀神器,回到家母親被害,接受刀空間內殘魂傳承脫胎換骨成為武煉者為母復仇,同時為了完成殘魂恩師最後的心愿,努力活下去,為了兄弟殺出一條血路,讓所有人有安身立命之地,看葉准如何靠一把菜刀最後超凡入聖吧展開

《靠一把菜刀超凡入聖》章節試讀:

秦界,南疆邊域,

一個小家族的後山。

「娘,你怎麼樣了。」葉准滿臉擔憂的握着他娘親的手,輕聲問道。

「咳咳!」一個婦人躺在床上虛弱的咳嗽着,臉色蒼白沒有血色,年紀只有三十齣頭,卻已經頭髮半白。

「準兒,娘沒事。」婦人溺愛的望着他兒子,眼裡滿是不舍。

「是娘對不起你,讓你跟着我受苦,你已經15歲了,娘什麼都沒能留給你。」

「娘,你不會有事的,只要你在我身邊,就不覺得苦,我現在就去求他們,求他們給娘拿葯吃。」

「我已經沒有多少時日了,娘不希望你去求他們,那隻會讓你更難堪。」蘭陵搖搖頭。

葉家現在是那位主母柳艷當家,是不可能給他們母子倆好臉色的。

葉准又何嘗不知道,現在他名義上的父親已經去世了,他們母子在那主母的眼中,簡直就是一根刺,但是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娘病成這樣,沒有葯吃忍受病痛折磨。。

「您放心,就算他們說話再難聽,我都會忍着,只要他們肯救你。」葉准下定決心到葉家大院去。

說完他鬆開他娘的手,起身離開。

「準兒!」蘭陵兒看着葉准背影,哽咽的喊了一句。

葉准回頭微笑,「娘在家好好躺着,我去去就回來。」

他走出這間沒有一點裝飾的房間,推開只有兩片腐朽門板合成的簡陋院子大門,朝着葉家大院走去。

他本也是葉家家主的兒子,只不過他母親只是一個葉家府上的一名丫環,還是他父親酒後亂性的結晶,所以他從出生就不招葉家人待見。

出生後,那位家主就把他們母子丟在葉家後山的一座小院子里,很少過問了。

「夫人,葉准求見你。」葉家大院,管家步入大廳對着一位穿着華麗的婦人拱手道。

「呵呵!這小賤種居然會來見我。」婦人譏諷一聲。

「夫人,那要不要老奴讓下人教訓他一下,把他趕走。」管家嘿嘿一聲。

婦人忽然笑道:「就讓他進來吧,估計是那賤人快死了,所以這小賤種才會過來求我。」

「是。」管家樂呵呵應道,退出大廳。

不一會便領着葉准進入大廳。

葉准記憶中只來過一次葉家大廳,看着葉家大院的豪華,再看看自己娘生病了連葯錢都沒有,他就一肚子的怒氣,他也是葉家的人,憑什麼自己娘要被他們那麼對待。

「葉准見過主母。」來到婦人面前,葉准生生的吸了口氣,低下頭。

「怎麼,請安都不情不願的,那你來做什麼,給我不痛快嗎。」葉家主母端着茶杯,陰陽怪氣的說道。

葉准拳頭悄然握緊又鬆開,接着雙腿跪下磕頭,「葉准見過主母。」

「我娘已經病了幾天了,想請主母派人送點葯過去給我母親可否。」

「原來是過來求葯呀,我說呢今天會好端端的過來給我這個主母請安。」

「哼!原來是另有所圖。」

「跟你娘一個德行,賤。」

葉准猛然抬頭,雙眼死死的盯着她,胸口起伏,最後還是低下頭,懇求道:「好,那就請主母把這些年,我們的月錢還給我們,我自己去給我娘買葯。」

葉家嫡系的子女,每個月可以領到一塊金幣作為月錢,而葉准母子每個月就兩塊銀幣,在秦界,10塊銀幣等於1塊金幣。

兩個銀幣作為一個普通人家庭僅僅能勉強過,而就這樣他們的錢還是被剋扣了。

他母親只能日夜給人做一些針線活來維持兩人的開支。

「閉嘴。」婦人拍桌子站了起來,怒道:「你們母子早就該滾出葉家了,有什麼資格拿葉家的月錢。」

「想要救你娘的命,可以,幫我辦件事,辦好了,我會派一個郎中過去給你娘看病,所有葯錢也給你們出了。」這時大廳外走進一年輕男子,年紀與葉准相仿,摸樣隱隱與葉准有幾分相似,相貌堂堂,五官立體,面龐剛毅,相比葉準的黑和瘦小,這位葉家長子葉閑要有氣勢的多。

葉准聞言回頭,:「此話當真?」

「我身為葉家長子,沒必要騙你。」

葉准看着這位大他一歲的大哥,臉上沒有任何情緒,「只要你們說話算話,就算上刀山,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需要我辦什麼事。」

「閑兒。」柳艷臉上不悅,正要說什麼,只見葉閑給她一個狡猾的眼色,她就心中瞭然,沒有再說什麼。

「我要你上狼山替我采一株藥材。」

「狼山。」葉准一愣。

「怎麼,怕了。」葉閑嘲笑道。

「你不是說為了救你娘親,上刀山都行嗎。」

「好,我去。」

聽到葉准答應,葉閑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不過你們要先給我母親兩幅葯,我去狼山來回最少要一天一夜的時間。」

「好。」葉閑沒有一絲猶豫,爽快的答應了,同時丟給他一張羊皮紙,上面是那株藥材在狼山的位置,我已經標記好了。

「管家。」葉閑朝候在邊上的管家吩咐:「去給他拿兩幅治療他母親的葯給他。」

葉准母親的舊疾每年都會犯,葉家的人都是知道,往年葉家家主在的時候,葉准還是能拿到葯。

看着跟管家離開的葉准,柳艷忍不住問道:「閑兒,他到狼山萬一真的拿回藥材,我們真的要救那個賤人嗎,娘可做不到。」

「娘你放心,他葉准只要到了那個地方,我保准他回不來。」葉閑看着他娘笑道。

「那個賤人自然也活不成。」

「到時候娘你心頭那根刺不就拔掉了嗎。」

「真的嗎。」

「嗯!」也閑點頭。

柳艷臉上露出解恨的表情。

……………..

葉准跟在那位管家身後朝着葉家藥房走去。

來到一處房門外,管家伸手攔住葉准,「你就在這等着吧,這裡不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去的。」

葉准腳下一頓,整個葉家,他們母子倆當真是連下人都不如呀。

他看着那位管家五十來歲,尖嘴猴腮,留着兩撇鬍子,在葉家主母面前腰弓的很低,在他面前每次都高高在上。

見到葉准沒有敢多說什麼,他冷笑:「真是孬種。」接着步入藥房取葯。

不一會,管家取出綁好的兩副葯丟給葉准,「葯已經給你了,要是沒有把少爺的事情辦好,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哦。」管家冷笑着與他擦肩而過。

拿到葯葉准鬆了一口氣,快步離開葉家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