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可以回檔,城鄉里的喪屍
可以回檔,城鄉里的喪屍 連載中

可以回檔,城鄉里的喪屍

來源:google 作者:白色倉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色倉鷺 韓心

一個偏遠山區的小城裡爆發了喪屍韓心帶領小夥伴們衝出這裡回歸文明世界這只是開始喪屍,異能,領主,神靈,穿越,別急,一個一個來展開

《可以回檔,城鄉里的喪屍》章節試讀:

韓心更有優勢。

一同都是可以推心置腹的兄弟,搞獨裁都沒毛病。反觀賈學明這邊拖家帶口且各種不服,很難發展起來,初期只能是民主制。

扯遠了,20多人搞什麼政治制度?

還是趕緊想想生存問題。

就在賈學斌思索的時候, 一陣刺耳的警報聲,兩輛消防車從南邊駛來,橫衝直撞,撞開沿途的廢車。從這個十字路口拐入南環路,一會兒又上來了。

賈學斌着實嚇了一跳:「tmd,韓心那小子又說中了。」有幾個女生想招手呼喊,賈學斌連忙 阻止,然後又抽了一頓。

「你他媽是有毛病吧,那他媽是歹徒,什麼消防員會在現在這種情況去救火,你們幾個再作死就丟下去喂喪屍不行,這個地方不安全了。韓心的決定是對的,明天也學韓心他們撤走,要快。「賈學斌現在又急切了起來,是真的感受到了危機。

「什麼?」賈學斌一提出來,20多人就爭吵了起來,不過這也是在所難免。這時賈學斌又想起韓心的決定是那麼正確。這他媽就是累贅。

…………

時間回到早上7點的監獄。

碰,一聲槍響。叫醒了監獄裏的眾人。他們不捨得從女人懷裡爬起來,有的可能永遠留在了溫柔鄉里,再也醒不過來了。除了男犯人沒有人敢睡女犯人。

開槍的不是獄警,而是這裡的頭,這裡的老大,犯人的頭目朱亮。

朱亮是特種兵出身,在退役後又想起了那種廝殺那樣的快樂,於是就出國加入了國外僱傭兵一度成為兵王,後來又當了毒梟。不過他非常愛護自家兄弟。

從來沒有傷害過一個中國人,還會把誤入金三角地區的中國人給送出去,他把毒品銷向歐美國家,以報當年鴉片戰爭之仇,時常以屠戮白人為樂,而且他還以馬甲的形式,在中國行善事,家鄉人也十分愛待他,只可惜販毒終究是條錯路,這次回國被緝毒**給堵了個正着。

好在逃跑成功了沒被抓着,他一度想偷渡出國,可惜都以失敗告終,於是北上到寧省避風頭,然後從蒙古出境。

結果在茹縣被圍了,一起的,還有他的狗頭軍師張遠,大將許雷,以及十來個小弟。這是有預謀的,從昨天民兵大隊里找出來的武器裝備就能看出來,一輛作戰裝甲車,數10隻rpg火箭筒和兩箱彈頭,幾把狙,50多件單兵作戰裝備,幾百個防爆盾,幾箱煙霧彈,震爆彈,催淚彈,手榴彈,槍支也有不少。

9.8,5.4,7.2口徑的手槍步槍,機槍。這是一個20多萬的縣城該有的裝備。說真的朱亮的牌面真大。

朱亮作為甲級罪犯,是不可能關在這種地方,只是抓住不久,還沒有來得及轉移,而且腦抽風的部隊,人先走了,武器還沒運走,這波是送到家了。

話說昨天,對重度監視的朱亮。聽到外面一陣暴亂聲,雖然不明所以,但他知道越獄的時機來了。他還要回去屠殺蠻夷呢。

於是三下五除二解開手銬,腳銬就沖了出去,只見外面一群人腳步輕浮,瞳孔發白,左搖右晃,像極了,吃了10斤搖頭丸和十斤咬人鹼的樣子。

等會兒好像是喪屍,這也太扯了。雖然難以置信,但兵王就是兵王,能打能躲利用一切殺人。鉛筆拖把,因為這裡是監獄,像朱亮這種的重刑犯,關起來反而是保護了他們,即使屍變也被關在牢裏面。

而能在監獄裏自由活動的勞動改造的輕刑犯和獄警們就慘了,屍變就被咬。朱亮。一路打到有槍的獄警喪屍邊。

事發突然,素質不夠等一系列因素,這是來自小縣城井底之蛙的傲慢,這些獄警在手持熱武器的情況下,也被喪屍幹掉了。

其實他們平時根本沒有機會拿到生命的槍,因為犯人是在撩銬的。要不是這次關押了一個兵王級的重型甲級犯。他們可能不知道槍長什麼樣子吧。

朱亮拿到槍,我的天,手槍的保險都沒拔。朱亮開始屠殺,一邊屠一邊收槍,放弟兄。不到半小時就解決了,監獄裏60多頭喪屍。槍聲吸引了大量的喪屍包圍在監獄外面。這裡只剩下除了12位地弟兄外的30多名犯人。

「張運,帶5個人清理辦公區,把人都放出來,做思想工作和隊伍分組訓練,不聽話了就斃了。」話罷,扔給他一把槍,帶着其餘人去抄民兵大隊。這邊槍聲大作旁邊居然沒有反應,那隻能說明民兵大隊已經被喪屍從內部給瓦解掉了。剛才也聽見對面稀稀拉拉的槍聲,這會沒聲了,但仍然有喪屍的嘶吼。說明淪陷了,所以朱亮才是去抄底而不是跑路。

只有一牆之隔,那邊有大量的軍火,末日生存,要的就是這批軍火。於是順梯子爬上監獄6米的高牆。一看果然大門緊閉着,外面喪屍眾多,裏面不過10數個喪屍,更讓人無語的是,這裡居然有一輛6輪裝甲坦克,就直接在院裏面堆了幾隻高射機槍,突擊步槍等,這東西也敢在外面放。

最好的裝備,最菜的兵,民兵就是遜唉!朱亮等在牆上一發,一個小喪屍這個,不過百人的民兵大隊在朱亮等人的猛攻下迅速拿下。

回到今天,末日爆發的第二天。

已經搬進民兵大隊和軍火睡在一起的朱亮,一聲槍響叫醒了所有人。。

大部分人都醒了過來,少數的男性再也醒不過來了,永遠的留在了溫柔鄉里。

「怎麼少了幾個?」朱亮見來人不夠就詢問道。

張遠尷尬的扯了扯嘴回答道:「厄,厄,有幾個強姦犯在昨天晚上強姦女犯人,結果半夜被反殺了,有一個是直接被反殺,死相慘烈,工具被切成了幾節,那女的當晚就要逃走,被我們幾個弟兄給按住,不過也沒人敢再動她!」聽了在場的男性褲襠漏風,很不安全的感覺,忍不住去捂褲襠。

「咳,咳,咳需不需要把那幾個女的拎出來。」張遠看見忍不住輕咳了幾聲,問了一下該怎麼處理?

朱亮笑道:「不用,能進監獄的都非等閑之輩,那幾個好色之徒,死有餘辜。省得以後再生事端。我很好奇那個女的,把她叫出來讓我瞧瞧。」

「好,李玲出列.」隨着張遠一聲喊,一個英姿颯爽的女性走了出來,對其他男生充滿了蔑視的眼神。凡是她經過的男生都是情不自禁的去捂褲襠。

「這位是監獄裏面最強的女性,這朵霸王花。我們普通弟兄三個才能按住,能在許雷面前撐過10個回合,是一個退伍的女特種兵,因受不了婆婆辱罵和丈夫不理解,連殺。這家4代10口人和我們一樣是一個未轉移的甲級罪犯。」別問張遠是怎麼知道的?他可是心理學和管理學雙重博士。

循循善誘,這女的昨天晚上哭了一夜,在他面前訴說了他半輩子的苦。這女的長得極漂亮也是個練家子,手上的繭明顯是槍繭而不是農民幹活的那個繭。

「好,可願為我效力。」朱亮叫道。李玲。眉頭一擰,他能感受到這個男人強大的氣場,是個刀口上舔血的主。想到世界末日,自己也無牽掛,只求自由放縱,還是應吧。

於是回答道:「行,我給你賣命,不過我有幾個要求。第一,除了你我誰也不聽,任何人也管不了我。第二,我是狙擊手和偵察兵,我要有單獨行動的權利。第三,你必須信任我。」

朱亮也感受到了她後面幾個字咬的非常硬,她流露的是真情,這是一個心傷的多透的女人啊!朱亮應道:「好,我答應你,從今以後你也是我的左右臂膀,現在證明你的實力過去清掃掉消防局裏面的喪屍。」

「嗯,好,給我一把突擊步槍,一把匕首。」李玲說道,他非常期待使槍,她已經很久沒有碰過槍。她拿了槍翻入消防站,他一落地就被喪屍圍攻,好在消防局是個三個己占區裏面最寬闊的。除了一棟辦公樓,再就是全部的訓練用地。

回到朱亮這邊,他安排着下手:「王波,李爾,徐圖,你們帶三隊等會兒打完後,翻過去清理戰場,然後開消防車出去轉悠,碾死門外的喪屍,給我來回碾,碾到個位數,然後在南邊我們這裡附近轉悠,搜刮物資,遇到有用的車,大卡車什麼的,能裝物資就裝物資,天黑之前回來,對了,三隊成員拿上消防斧,工兵鏟,防爆盾。」朱亮。非常的謹慎,在這些人完全歸心之前,絕對不會讓他們碰到任何的熱武器。

那幾個被點到名的親信兄弟,點頭同意。

朱亮又道:「黃浩,張離,徐斌,你們三個在三隊完成碾喪屍的任務後,帶二隊從正門出去搜刮這一排的所有商鋪並殺死零散的喪屍,把能用的全部搬到,搬到監獄裏吧,然後把這條偏路兩頭堵死,無論用什麼。」

「老大老大,我呢?我呢?」聽着別人都被安排,許雷有些急了,表示自己也想上。

「這就給你安排,你急什麼」朱亮笑罵道:「許雷,孫空,王樂,楊碩,等會兒帶上一隊,進入對面的小區里,消滅喪屍,攻佔小區,堵死其他出口只留這一個出口,把所有活人都集中到最近的這一棟樓上,反抗的先打服了就留下,不服的就斃了。一天內完成,一隊二隊同三隊,隊長級持槍,其餘人消防斧防爆盾,眾人有些失落沒能使上槍,朱亮可不管這些,對張遠小聲道:「人和貨暫時都由你來清點,趕緊培養點。可靠的相關人才,你這個。軍師級別的,我可捨不得你干後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