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空間農女喜種田
空間農女喜種田 連載中

空間農女喜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楚南笙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俞天逸 楚南笙 穿越重生

楚南笙死了卻沒想到,自己穿越到了一個古代跟自己同名同姓又黑又丑又蠢的胖姑娘身上!什麼?家裡一貧如洗,還有一堆奇葩親戚,沒關係!她有個神級空間系統,解鎖新技能開啟金手指!打臉奇葩親戚變美變漂亮壓根不在話下,看她一個農女,如何逆襲人生!展開

《空間農女喜種田》章節試讀:

「就是。」
這些人言語之間議論着,彷彿楚南笙是個什麼骯髒玩意,誰碰誰嫌棄。唯有楚嵐知擋在楚南笙的面前,他秉承着君子不與女人逞口舌之欲,也不辯解,只是緊抿着唇。
就算楚南笙再不是個東西,也不能讓自家爹爹如此受辱吧!
楚南笙面無表情的忽然開口:「諸位嬸子,我剛剛並未遇見宋家哥兒,我只是想幫爹爹撿點柴,但是我粗手笨腳的,不僅沒撿到,還摔了個跟頭。」
說著,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這一指不要緊,直接嚇得王婆子抖了兩抖:「我滴娘哎,你這還淌血呢!」
楚嵐知一聽也着急了,連忙仔細撥開楚南笙的頭髮,研究着傷勢。
「怎麼這麼不小心!」
因為平時楚南笙都是髒兮兮的,所以血痂糊在臉上竟然也沒有人在意,若不是楚南笙指了指腦袋,一眼就瞧見那血還在往外冒,估計不知道要多久楚嵐知才能注意到了。
「爹爹,都是我太笨了……」
楚南笙連忙擺手,她再看周圍圍上來要關切的七大姑八大姨,立即眼睛一轉,原地倒了下去!
還有什麼比用裝暈來逃離眼前這一切更管用呢?
被楚嵐知背了一段時間,直到看不到身後那群村民,楚南笙才拍了拍自己便宜老爹過分瘦削肩膀:「爹,我沒事兒了,你讓我自己下來走吧。」
「胡鬧,你都受傷了。」楚嵐知氣喘吁吁,可是扶着楚南笙的手臂更緊了:「若是你娘還活着,定然會怪我沒有照顧好你。」
「爹,是我不懂事兒。」楚南笙鼻子有些微微發酸。
上輩子她雖然高高在上,但是卻從未得到親人的疼愛。她的父親生前一年能見幾次面就不錯了,每次都是對她的各種批評訓斥,只希望她能早些繼承家業。
周圍的人也沒有一個真心的,那種人情冷漠的世界,她早已經呆膩了。
可是誰成想,這一穿越過來,就遇到了這個便宜老爹。
楚南笙擦了擦臉上髒兮兮的眼淚,心下決定,一定會讓楚嵐知過上好日子!
開玩笑!她可是堂堂二十一世紀的女總裁啊!
「傻丫頭,爹這一輩子就希望你平平安安,其他的都不重要,日子苦一點就苦一點,爹養你,只是爹也擔心啊……萬一哪天我不在了,我們南丫頭可怎麼辦。」
心中像是湧入了什麼東西,漲的酸澀,卻充盈。
楚家的日子是很窮,記憶力,楚南笙跟楚嵐知擠在了楚家最偏僻的廂房中,楚嵐知雖是秀才,但是也爹不疼娘不愛,這些年全靠抄書才能養活的了楚南笙。
可是這些當楚南笙親眼見到時,才知道了什麼叫做窮人的生活。
楚家祖上並不窮,世代都是讀書人,這一輩子也出了兩個秀才,一個是楚嵐知的大哥,一個就是他,但楚嵐知性子清廉,不願為官,就找了個在村裡教書的活計。
而楚嵐知的父兄無一不是在趕考,整個大院能用作束脩的都利用了起來,最後只剩下了幾間房子。
屋外用木頭籬笆簡單的圍成了一個小院,裏面混合著豬糞雞糞的味道,而楚嵐知跟楚南笙的房間正在柴房邊邊里,裏面更是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幾乎要塌陷的炕頭,還有放在炕頭邊上不知道漿洗了多少遍幾乎都油光鋥亮的一床薄被。
如此惡劣的環境,怎麼能生存?
「乖,爹去給你打點熱水,看看傷口,實在不行咱就請大夫。」楚嵐知將楚南笙放在炕上,他去衣櫃里翻找出一個錢袋,裏面只能倒出幾個銅板。
「好,爹您去吧,咱不請大夫也行的。」楚南笙乖巧的說道。
就這麼一句話,楚嵐知的眼眶開始泛紅,女兒是開始為了自己着想了嗎?他的女兒怎麼就這麼懂事!
還未等楚南笙反應過來,就聽見前院傳來一陣子咒罵聲。
「燒什麼熱水燒熱水!多浪費柴火!她平時也不見得洗洗,今天抽什麼風?」
楚嵐知的聲音溫和卻堅定:「娘,南丫頭她受傷了,不然我怎的都不會浪費柴火的……」
「她個喪門星,要死就死快點,你也正好抓緊找個續弦的,總養這個這麼個玩意若是拖累咱家裡人,我一定弄死你!」
隱隱又是一陣子摔打聲,楚嵐知才端着一個小木盆走了進來,木盆里裝着的不是熱水,他有些自責:「丫頭,爹先幫你擦擦。」
「不用了,爹我自己來就好。」
楚南笙深吸了一口氣,舀起冷水就朝着自己的腦袋上倒,一會一盆水都黑了,她的傷口也處理的差不多了,水裡倒映出楚南笙那張丑不拉幾的臉,頓時又是一頓對自己的嫌棄。
沒等父女倆說上幾句話,門忽然的就被踹開。
「我就說你怎麼攛掇着你四弟去給你找大夫,好傢夥你這是藏了私用!」一個吊三角眼的精瘦老太婆出現在門前,一臉的尖刻模樣,在瞄到桌子上的銀錢時,勃然大怒!
她抄起手就對着楚嵐知的腦袋砸了下去,然而,她的手在距離楚嵐知一寸的時候,被緊緊地按住。
楚南笙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老太婆的面前,她以絕對的姿態將楚嵐知護在身後,那雙眼中滿是冷厲:「你要做什麼!」
「你瞧瞧你教的好女兒,竟然敢這麼跟我老太婆說話!我懷胎十個月生下你,最後你就是這麼報答你老娘的嗎!」
楚老婆子面目猙獰地嘶吼着,吐沫星子滿天飛:「你個養不熟的白眼狼,老娘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上學堂,就是想讓你去做個官拿點銀錢接濟家裡,你倒好,根本不顧你的弟妹,娶了個短命鬼還養着這個賠錢貨,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玩意。」
「當初就應該把你掐死了算了!」
「不是,娘,你聽我說啊。」楚嵐知正欲講道理,可是瞧見楚老婆子的眼神,他就下意識的縮起了頭,這一切落在楚南笙的眼中,頓時明白,這老婆子打罵楚嵐知已經是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