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連載中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

來源:google 作者:柚蝣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柚蝣 桑南霜 現代言情

出身合歡宗的桑南霜被人圍剿追殺,臨死之前綁定了一個自稱系統的靈器,穿越小世界完成任務桑南霜:等等,怎麼每個男主都長得和我的姘頭有點像?拿起劇本的桑南霜:再等等,為什麼劇本里我變得越來越水性楊花了?甜寵+逆襲清冷男主逐漸黑化中……以下世界順序不定:校園篇校霸x學霸好好學習武俠篇魔教卧底x正道之光俠客行末日篇前女友x異能大佬種田基建靈異篇病嬌小姐x天師不作不死……展開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章節試讀:

當那雪亮的刀揮舞過來的時候,桑南霜已經反應過來,及時打在了對方的肚子上,促使對方脫力,然而那把刀還是在她身上留下了傷痕。

已經結束了,桑南霜的臉上留了一道血痕,鮮血順着傷口緩緩流下來,在夜晚的燈光下這張臉,美得就像一個攝人心魂的女鬼。

畢竟是肉體凡胎,鍛煉了兩個星期的身體對上十幾個手腳俱全的青年難免受到一些傷害。

哐當一聲。

桑南霜回過頭,看見了兩個人。

月光下,一個唐曉輝看他就像看鬼一樣摔倒在地。

另一個,表情很臭,臉很俊的謝澈已經走過來了。

所以剛才的都被看見了?

桑南霜眨了下眼睛,頓時換了個柔弱無力的姿勢,輕聲細語道:「這位同學,能搭把手嗎?我受傷了。」

說著應景般兩行眼淚從眼角滑落,梨花帶淚惹人憐惜的模樣。

要不是唐曉峰看見她怎麼對着李魏下刀的,看見癱在地上像死了一樣的十幾號人,他可能就信了。

他還等着謝澈怎麼回答,誰知他一回頭就看見剛才生龍活虎的人已經坐倒在了牆邊。

桑南霜淚如雨下,「好……好可怕,還好有人來了。」

謝澈的步子一凝,有些無奈,還是彎下腰,把地上的人抱了起來。

從黑燈瞎火走到燈光下,唐曉峰才看見那幾乎浸透整件衣服的血漬,全是從她身上流出來的血。

他嚇了個激靈。

司機看見自家少爺出門和朋友帶了個渾身是血的姑娘回來,魂差點沒了。

桑南霜靠在謝澈的懷裡,聞到了一種淡淡的像是雪松的清冽清香,有點熟悉,很是安撫人心。這味道彷彿能拂平神魂的傷痛。隨着失血過多帶來的暈眩感逐漸湧上來,她還沒來得及多佔點便宜,就直接昏睡過去。

見她閉上眼睛許久沒有動彈,唐曉輝不敢看:「不會是死了吧?」

前面開車的司機抖了一下手。

今天開的是唐曉輝的車,他車上沒有準備急救醫藥箱,從今天開始他可能就會準備了。

謝澈自從桑南霜倒在他身上就一直渾身僵硬不敢動彈,聞言低頭看見桑南霜幾乎沒有起伏的胸口,因為裂了一口子,左肩露出,血流不止。估計傷到大動脈了,出血量非常大,整件T恤衫被染成了紅色。

他努力按壓了會兒傷口用學到的急救知識給桑南霜止血,不停按住直到出血量減少。

那蒼白的嘴唇,禁閉的雙眼,搭在他肩上冰涼的手無疑預示着對方情況不好,他抬起手指放在桑南霜的鼻下,探到微弱的鼻息,心裏那緊張擔心恐懼雜糅起來的情緒才慢慢安定下來。

他把自己的外套蓋在了桑南霜身上,手足無措抱着她。一直到司機闖了三四個紅燈來到醫院,車一停下,謝澈就抱起桑南霜往急診室去。

兩人看上去很親密,唐曉輝現在卻顧不上什麼調侃了,畢竟人命關天。這場景放在電視劇里是很美,現實里有點嚇人了。

有謝澈在,一路開綠燈。他父母都是商政界呼風喚雨的人物,這醫院還是他舅舅開的。

因這緣故三分鐘時間就見到了主治醫生,醫生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失血過多導致的休克,左肩是刀子傷的正好是動脈上。要不是處理過傷口,來得及時,按照出血量人可能已經沒了。

要進ICU,要家屬簽字。

謝澈指紋解鎖桑南霜的手機,聯繫人里沒有爸媽只有一個龍哥。他知道龍哥絕不是桑南霜監護人。

他看了一眼躺在ICU里的桑南霜,讓主治醫生開了綠色通道。

搶救很快很及時。

桑南霜很快就有了意識了,她休剋期間,正在和系統聊天。

系統的聲音里破天荒帶着一股子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宿主你還以為自己是經過幾十重雷劫淬體過的化神修士嗎?記住你現在只是個凡人!我給你找身體是要能量的!別糟蹋身體啊!】

桑南霜懶洋洋飄在識海里,「知道了知道了,我下次注意。」

誰知道凡人身體這麼不管用,先是被傷到臉,又是被偷襲挨了一刀。她挨刀的時候因為無時無刻不在忍受神魂撕裂的疼,根本沒注意到這點傷。

而且這點傷在修真界簡直就是毛毛雨,不用療傷自己會癒合的那種,哪知道會搞得直接暈過去啊。

【知道ICU是什麼嗎?這叫重症監護室,麻煩你長點心吧!】系統是無語了。

和剛穿來那幾天,桑南霜餓得兩天沒吃飯差點餓死過去一樣無語。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畢竟她辟穀都有五六百年了,誰還記得肉體凡胎時候的日子。

【忘了告訴宿主,這家醫院ICU的錢是按照每日兩萬算的,這還是VVIP病房,價格估計得翻一倍。】

因為系統這麼說,桑南霜愣是從病床上驚坐了起來。

就看見窗外曙光破曉,她心心念念的謝澈同學正坐在窗邊的椅子上,面容寫着疲倦,一夜未睡的樣子,曙光印在他的眉眼上,顯得他整個人有些溫柔。

當那雙眼睛看過來時,那種感覺消散了。謝澈聽到動靜,親眼看見桑南霜從床上支棱起來,前頭明明還半死不活,現在好像能跳下床跑八百米去了。

那股子縈繞心頭的奇異陌生的感情被踢了個乾淨。

謝澈沉着臉根本不想和桑南霜說話,更不想看她。

「嘶……」

動作太大,桑南霜被牽扯到了傷口,她的桃花眼故作疼痛微微眯起,只見原本還撇過臉不給她看的謝澈一下站起來,按了鈴。

面冷心軟的少年郎真是可愛啊。

桑南霜舒舒服服靠坐在枕頭上由着一群白大褂叫做醫生的人伺候。

「我可以走了嗎?」

主治醫生是個和藹可親的老頭,他看了眼謝澈笑着說:「小姑娘不急,這傷至少得養個兩星期,還要拆線。」

「那我要換病房。」

主治醫生點點頭,給桑南霜換了瓶葡萄糖就出去了。

桑南霜朝着謝澈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過來。

謝澈抿着唇坐在椅子上,說什麼也不想靠近病床。

桑南霜已經用手機照過現在自己是什麼樣的了,自然是要好好利用外貌優勢,她笑了。。

坐在床上的人蒼白的臉色,瘦的可以硌人的身體,像支離破碎的紙,彷彿下一秒就要破碎在空氣里。

「謝謝你昨晚救我,要不是你我可能就已經……」

桑南霜說到一半,瞥眼看着謝澈的睫毛顫抖了一下,有用。

她繼續賣慘,把自己如何得害怕,那些人又要對她做什麼傾訴了一番。謝澈的眼帘已經低垂下去,他的心中因為桑南霜的那些話怒火高漲,怒火在胸腔中打轉。

「你想怎麼處理他們?」

半響,他抬起頭。

那是雙憤怒的,冰冷得像是浸了寒冰的眼睛。

和平日里調戲他時露出來的完全不同,那是可以將人凍死的冷意。

有種割人的鋒芒。

猝不及防接到他目光的桑南霜給嚇了一跳,她微愣一下,轉而眨了眨眼睛。她說這些本意並不是要報仇,不過既然謝澈這麼說了她也不推辭。

「報警吧,殺人未遂。」按照這個現代社會的法律好像是要判個七八年的,讓那群毛頭小子去監獄裏找找威風吧。系統說他們早就成年了。

桑南霜漫不經心說

謝澈有些意外她選擇用這種方式。

「我又不是真的混社會的,」桑南霜看着謝澈的眼神,不敢置信她在謝澈心裏是個什麼形象。

謝澈又開始不說話了,他完全是屬於你不打他一棍就不走的類型。

桑南霜看着床頭的蘋果,可憐兮兮說:「好想吃蘋果啊,能給我削個蘋果嗎?」

謝澈瞪了桑南霜一眼,桑南霜再接再厲,表示自己是真的手腳不便。看在我告白你,我倆是同學的份上,給削個蘋果。

他拿她沒辦法拿起蘋果去洗,洗完了坐在椅子上削蘋果,蘋果皮一連串就沒斷過,刀功了得。

桑南霜拖着下巴看着謝澈,心花怒放,在心裏喊好乖。

謝澈削好蘋果,給桑南霜遞過去。桑南霜接過蘋果,右手扣住了謝澈的手腕,笑道:「你對我真是太好了,又是給我削蘋果,又是送我來醫院。」

「怎麼辦?我什麼都沒有,只能以身相許了。」

桑南霜的手雖然是隔着袖子扣在他的手腕上,謝澈還是感覺到了灼熱。

他一下子收手,別過臉,「別想太多,換成是其他同學有危險我也會這麼做。」

只是還會留到現在甚至給人削蘋果嗎?

桑南霜笑而不語沒有揭穿對方。

這場風波被發現時直接就上了社會頭條。警車的鳴笛聲包圍了燒烤店,一下車,**去了報案人說的地方看見了一地的血,差點還以為到了兇案現場。

打開探照燈才發現一堆東倒西歪的小混混們,他們身上倒是沒有什麼能出血的傷口,只是個個面色慘白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呼疼。

特別是那個黃毛整張臉都差點埋進垃圾桶里,面前還豎著一把小刀。

燒烤店老闆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了,看見這麼多血也忍不住背上滲汗。

不用說了,這出事的應該就是趙楠溪了,那個丫頭可是龍哥說了要照看的人。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了這種事情。

他看了眼這麼大陣勢,估計人是凶多吉少,連忙拿出手機給龍哥打了個電話。一開始沒打通,只好發了短訊過去。

《快穿:逆襲女配太撩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