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好男人養成手冊
快穿之好男人養成手冊 連載中

快穿之好男人養成手冊

來源:google 作者:妝文俏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妝文俏之 宋屹

末世異能者宋屹,死後才知自己因宿世以來不幹人事、欠了太多孽債而即將被打入畜生道但念在他臨死前研製出的喪屍病毒解藥,積攢了不少功德的份上,天道給了他一個重新贖罪的機會於是一人一統,從此便踏上了穿梭於三千小世界中的洗白與逆襲之路展開

《快穿之好男人養成手冊》章節試讀:

嗯……然後就是,若他一個「文弱書生」拖着一頭三百多斤的大野豬往家走,會蹦人設嗎?

算了,先拖到陰涼處掩藏一下,再找人過來抬吧!

從鎮上採買回來的宋大哥幾人路過時,剛好看到宋屹正捧起枯葉往樹後撒,「老三??」

待他們看清地上的東西時,立馬不淡定了。竟是一頭尖面獠牙的大野豬?

「大哥,大姐夫。」迎着來人驚悚的目光,宋屹面不改色地指着前方石壁道:「我方才聽到一陣聲響,躲起來一看,原是一頭受了驚的野豬徑直往那上面撞了過去。」

宋大哥兩人轉頭一看,果然,石壁都撞出裂痕來了,上頭還有未乾的血跡。

「這……老三你沒事吧?」

宋大哥扯着宋屹仔細查看了一番,見他並無大礙,這才鬆了口氣。

「算你小子走運,這貨想必是被其他猛獸襲擊,才慌不擇路的衝到了這裡。」

「也不能這麼說,」大姐夫拖着野豬的後腿,邊往外拽邊道:「興許就是特意來恭賀咱們三郎大喜的呢!」

「哈哈哈,對。」宋大哥興奮地與他合力將野豬扔到了板車上,「早知道只買小公雞就好,還要啥勞什子的五花肉和豬耳朵。

要不,咱再回去一趟將野豬給賣了吧!這麼大一頭,不得得個三兩銀?」

話落兩人同時轉頭看向了宋屹。

「不必了。」宋屹勾唇,「既是送上門的,不若就給明日的酒席再添兩道菜吧!」

宋家村沸騰了。

不僅因為秀才公撿到了個自己撞死的野豬,他還宣布晚上的飯管肉、管飽。

好傢夥,這下幹活更有勁了。

殺雞、宰豬、架台、搭灶……

一切都井然有序的在宋家院外不遠處的小溪邊進行着。

盆碗不夠,各家來湊。

桌椅板凳也在旁邊的空地提前擺好。

待一切收拾完畢,便開始做今天的大鍋菜了——豬肉燉南瓜、豬肉燉蘿蔔白菜。

不過鄉下人淳樸,好些親朋幹完活就默默的走了。宋屹兄弟幾個挨家挨戶的上門去喊。

住在同村的大姐家就更不用說了,老的小的全家一起來。

以前家裡窮困的時候,大姐沒少偷偷往娘家劃拉東西,如今家有喜事,自然要好好的將人都請過去。

大姐的婆婆余嬸子,端着宋大哥給她盛的滿滿一碗肉菜笑得見牙不見眼。

「這話怎麼說的,昨兒才收了東西,今日又拖家帶口的過來蹭吃蹭喝……」

以往提前一天來幫忙做席面也是管飯的,不過最多是用豬下水燴菜。

畢竟家家戶戶每餐能吃飽的人家不多,葷腥更是少見。

哪有這大塊大塊的肥肉喲~

宋婆子知是老三將人拖拽來的,因笑道:「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余嫂子只管安心地吃,別拂了孩子們的一番心意……」

「是,要麼說你們兩口子有福氣呢!孩子們是個頂個孝順能幹。如今老幺更是不得了,小小年紀就已經是秀才了。

妹妹你啊,這福氣還在後頭呢!」

「呵呵呵~」這話宋婆子愛聽,撫了撫頭上的銀簪子,飄飄忽忽地道:「那就承嫂子吉言了。」

今天活乾的快,天還沒黑大傢伙就都吃完晚食各自回家去了。

宋屹轉着四處看了看,菜、肉,都切好洗好收到自家灶房去了。

只等明天開席前下鍋就行。

正熬板油的妯娌兩個見到宋屹,皆詫異不已的轉頭問道:「三郎怎麼來了,可是有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宋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曾無意中在一本書上看過幾個做菜的方子。只不知可不可行,想請兩位嫂嫂幫忙拿個主意?」

大嫂孔氏與楊氏對望一眼,皆大感興趣地驚奇道:「原來書上還有做飯的學問?」

「嗯。」宋屹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前幾年去府城趕考的時候救了個乞丐,他便送了我一本菜譜。

說來慚愧,我那時一心只在聖賢書上,見裏面的東西於科舉無益,便只當個消遣看完就墊桌角了。

好在書雖然已經被老鼠毀了,但我還記得一些,所以找二位嫂嫂幫忙試試。香料我都給備齊了……」

只是不試不知道,一試……全家都驚動了。

這世上,居然還有這樣好吃的菜?

一家人在吃飽飽的情況下,又將一道酸菜魚給分食完了。

聽了來龍去脈的宋老漢夫妻倆簡直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說兒子聰明吧,他拿珍珠當那什麼……魚眼睛。說兒子傻吧,他還將菜譜給記下了。

宋婆子雙手合十,念了幾聲佛後,不禁心有餘悸的撫了撫胸口。

「我的兒,你可知這是能傳家的寶物。就是不做生意,咱只賣方子也……」

宋婆子話音一頓,眼睛瞪老大的望向了丈夫。

宋老漢顫聲道:「老三,你去把你還記着得方子都默下來。

老大媳婦、老二媳婦,你們照老三說的法子再做幾個菜試試。」

沉吟半晌,歪在柴堆旁坐着的宋老漢又徐徐道:

「咱們是耕讀人家,吃食買賣是萬萬不好做的,賣幾個方子倒是可行。家裡人多地少,得錢了也能多置些田產。」

宋婆子也坐不住了,起身跟兩個兒媳一起做菜。

「這方子可不好泄露,咱娘幾個今晚就把這幾道菜給做出來吧!若明天有人問起,就說是咱家祖傳秘方,不好示人。」

宋老二在一旁涼涼道:「娘,您怕不是把二嬸給忘了。您信不信,您這邊要是說了那秘方是祖傳的,我保證她明天當場就能鬧將起來。」

宋老漢臉上一黑,斥道:「怎麼說話呢,長輩也是你能妄議的?」

「咋,兒子說錯了嗎?」宋婆子一聽就不樂意了,「就她那眼高於頂、尖酸刻薄,又佔便宜沒夠的德性,說她都是輕的,誰又沒冤枉她。」

宋婆子越說越來氣,「不是嫌我們鄉下人埋汰的嗎?有能耐她明天別來。整的跟她不是鄉下人似的,成天乾淨的一肚子屎。」

宋老漢……

「行了,你就少說兩句吧!明天若有人問起,無需多言,只把方子捂好便是。其他的老三自有說法。」

宋婆子知曉輕重,當下對兩個兒媳又是一番耳提面命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