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零生
快穿之零生 連載中

快穿之零生

來源:google 作者:小羊的年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景禎 施宛 現代言情

季景禎覺得自己長得也不是特別爺們啊,雖然偏柔美型的,怎麼找上自己的都是些小可愛,他懶啊,不想動然後還沒嘗點啥,就飛來橫禍,在自家樓下腦袋被掉下來的花盆砸個稀巴爛然後就莫名的綁定了個系統,開始了艱難(幸福)的攻略之路展開

《快穿之零生》章節試讀:

兩個人在外婆家待了三天,季景禎玩得很開心。不過再開心有分別的時候,第三天兩人就準備回去了。

外婆在幫忙收拾東西。還準備了一大堆的農產品說要他們帶回去給朋友吃。

「好了外婆,就這些就好。我們下次還來呢?下次再拿。」霍楓陵趕忙阻止。

外婆拍開他的手。「你不要,小宴要啊!多帶點回去分給親朋好友。這可是天然農產品,健康着呢?」

然後兩人就眼睜睜的看着外婆又弄了幾大袋的農產品,無奈的對視一眼,認命的搬到車上去。

兩人來回了三趟才把東西搬完。

最後一趟霍楓陵把外婆攔在門口,不讓她出來。

「外婆,你別跟過來了,路不好走,我們有時間再來看你。」

外婆停下腳步,看着兩個遠去的年輕人,眼睛不由紅了。「真好,陵陵有人陪着了,這樣我也能安心了。」

「陵哥,這也太多了吧。」曲宴看着連后座都堆滿的農產品,有點啞然。

霍楓陵微微一笑,安慰道:「沒事,每次過來外婆都會準備很多,下次你來就知道了。」

曲宴點頭。「好吧!」

上了車,霍楓陵想到什麼,轉過身。

「等到家把這些搬到你家,然後收拾你常用的物品,拿到我那去。」

曲宴愣住,這麼快就要同居了,是不是對於曲宴的性格來說發展的有點快。

這個時候果果回答了他的疑慮。

「宿主不用擔心,曲宴在小說里連出場都沒有,所以不存在崩人設的,你想怎麼來就怎麼來,不用管。」

「……」季景禎簡直無語,那他之前不是白演了。

「你怎麼不早說。」聲音聽起來有點咬牙切齒。

果果聲音一下就小了起來。

「先前你不是沒問嘛,我都沒記起來。」

季景禎嘆了口氣,果然不能指望果果的坑能見底。算了,他也不指望果果能給他帶來什麼,只要不給他添亂就萬幸了。

「好啊!那一會你幫我一起搬。」那他以後就隨便來。

霍楓陵微笑的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安心的開車。

兩人到家就開始搬東西,看着不多,兩個人忙活起來用了大半天才弄完。

曲宴虛脫的躺在沙發上,一點也不想再動。看着霍楓陵還要打水擦拭傢具,起身想去幫忙。就被霍楓陵阻止。

「小宴,你就別動了,這些我來,一會就擦好了。」

曲宴也不再勉強,他是真的不想動了,實在太累了。

「那你快點啊!我有點餓了。」

霍楓陵手上的動作沒有停,「好,那我擦快點。」

曲宴醒來的時候客廳沒人,廚房傳來炒菜的聲音。起身伸了個懶腰,就朝廚房走去。

「好香啊!陵哥你做什麼菜啊!」

霍楓陵回頭看見曲宴,笑了一下。

「醒了?快去洗漱,然後來吃飯。」

曲宴聞着香味,已經覺得餓了

「好。」

吃飯就兩個人,也沒講究什麼食不言寢不語。

「陵哥,從外婆拿回來那麽多的東西,要怎麼處理啊!有些不能久放的,放久了就壞了。」東西還堆在他家客廳呢?他可不想到時候過去家裡一股味道。

「送人吧。一會過去打包,明天給他們送過去。」

曲宴聽到這裡,夾菜的筷子停下來。

「陵哥,我這裡沒有要送的人,要不你全送你朋友吧。」曲宴這邊沒啥朋友。

霍楓陵看向曲宴,看到他眼神落寞,心不由抽動起來。

「介意跟我說一下嗎?」他想了解他的所有事情。

曲宴揚起一個笑容,梨渦若隱若現。「不建議的。」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本來就是個孤兒,是被道觀里的觀長爺爺收養的,他不會說話,所以我平時也不怎麼愛說話,不久前觀長爺爺去世了,我就一直生活在這裡,我不愛出門也就沒有什麼朋友,所以那些東西都送你朋友吧。」這是曲宴的生平,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說出來會有點難過。

霍楓陵眼裡閃過心疼,伸過手去摸曲宴的頭,認真的看着他:「沒事,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我的朋友不就是你的朋友嗎?我們給他們送兩份過去。」

曲宴有點被感動到。

「噗,那會不會有點奇怪。」

「不會,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呢?」平時他們都沒份的,現在一給就給兩份,不高興下次不給了。

「好吧。」都那麼說了,他也就不擔心了。

季景禎轉眼到任務世界快一個月,季景禎都沒有反應過來,直到霍楓陵來跟他說三天後他們要去爬山問他去不去,他才想起來,這次爬山就是女主和男配的感情轉折點。

「果果,如果我阻止霍楓陵去爬山,那這故事是不是就沒有霍楓陵什麼事了。」

果果想了想。「好像不行哦宿主,而且你阻止了這次說不定就會有你不知道的下次,而且你不是和霍楓陵確定關係了嗎?你和他一起去不就可以了嗎?」

這季景禎知道,但是在這次爬山,余捷會為霍楓陵受傷,他不想霍楓陵愧疚。

「有沒有什麼辦法把男主也弄過去。」

果果眼睛一亮,包包說不可以亂出主意給宿主添亂,但宿主的要求都可以盡量滿足。

「可以的,我可以男女主的主線部分提前,只要不影響其他人就可以了。」宿主終於有用到他的地方了。

霍楓陵看到曲宴撐着下巴在那半天不說話,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

「小宴,想好了沒,要是不想去的話,我們就不去了。」

曲宴抬眼看着他。

「去啊!為什麼不去,好不容易那麼多人聚在一起,不去多可惜啊!」

霍楓陵點頭。「嗯,那我們就去。」說完在手機回了個信息回去。

因為要爬山,兩人都做了很充分的準備,曲宴更是在包里準備了各式各樣的傷葯,就怕到時候有人受傷。不過曲宴準備的傷葯沒有用到,倒是都雙雙進了醫院。

幾人直接在約定地點集合,曲宴他們到的時候正好遇上徐乾笙他們。

「陵哥,小宴。」徐乾笙率先過來打招呼,霍楓陵點頭,看向他身後,除了賀簡還有一個不認識的人。

徐乾笙忙解釋。

「他是謝溟辰,律師界的杠把子,你應該聽說過他。小捷不是要走這條路嗎?我就叫他過來了。」

霍楓陵看着向他點頭的人,微笑的回禮。

而曲宴終於有了外掛的感覺,男主和女主快點認識吧,拉霍楓陵的衣袖。

「我們快過去吧,余姐已經在等着了。」

霍楓陵拉過曲宴的手,說了句好。再轉頭看向徐乾笙他們。

「我們走吧,小捷已經在等了。」

所有人匯合完畢,一共八個人,兩人一組,謝冥辰來的虛頭本來就是余捷,所以兩人自然而然就被分到了一起。其他人就簡單的多,有兩組不用分,剩下的就組成一組。

「我們走後面吧,一會走慢點。」曲宴在霍楓陵耳邊說。

「好,把你的背包給我,我幫你背。」說著伸手過去拿,被曲宴躲掉。

「不用,不就爬山嘛,我自己背。」

霍楓陵拗不過他,只好作罷。

「一會累了就說,我幫你背。」

兩人走的都不快,但是還是出事了,曲宴走在前面,本身就很累,所以沒有注意腳下。

「小心。」只聽前面的人喊了一聲,我們兩個人就開始往下掉,聽見霍楓陵悶哼一聲,曲宴趕緊爬起來,他被霍楓陵護着,只受了點傷。

「陵哥,你沒事吧。」曲宴趕緊讓果果去檢查霍楓陵的傷。聽到沒有致命傷這才鬆了口氣。

「我沒事,我們趕緊離開這裡。」上面很可能還會有石頭掉下來。

「好。」曲宴剛想扶着霍楓陵離開,就看到一塊石頭落下來,正好對着霍楓陵的頭部。兩人還坐着,霍楓陵又動不了,來不及想,曲宴推開霍楓陵,然後用身體擋住霍楓陵的身體。頭部和背部的痛意傳來,曲宴瞬間沒了意識。

「小宴!」撕裂的聲音從霍楓陵的嘴裏傳出來。

霍楓陵顫抖着手看着滿身是血的曲宴,感覺呼吸都要停止了。

「小宴,救命啊,誰來救救他,小宴,小東西,你不要有事,求你了,不要丟下我。」說完又不停的喊救命,眼睛被血糊到睜不開也不在意。

徐乾笙他們趕到的時候,就看到曲宴把霍楓陵壓在身下,身上還壓了塊石頭,頭部也都是血。被他護在身下的霍楓陵不斷求救,聲音都沙啞得要聽不到聲音。

看到他們過來,霍楓陵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把抓過徐乾笙的手,紅着眼睛求他。

「救他,求你了,救他,他不能有事。」

徐乾笙啞着聲音應着,邊安撫他邊讓醫生檢查。

季景禎又第二次嘗到了靈魂離體的滋味。看着霍楓陵不斷地喊着他,不斷求救,季景禎心裏有點難受。

「果果,解釋一下,我都避開頭部了,那石頭為什麼還會砸中我。還有我背上的石頭是怎麼回事,我剛才怎麼沒看見。」

果果也是第一次經歷這種事,現在還有點驚魂未定。

「不知道啊!本來要砸中宿主的肩部的,後面又落了塊石頭和他相撞,就轉個彎又砸中你的頭了,就是你背部的石頭,按女主受的傷應該沒有後面那塊石頭的事,不知道它怎麼就出現了。」

季景禎聽了沉默,就是他要代替女主受傷唄,還是加倍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