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炮灰只想鹹魚
快穿之炮灰只想鹹魚 連載中

快穿之炮灰只想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笙歌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笙歌落 筱歌

快穿怎麼了?炮灰怎麼了?筱歌只想做個鹹魚,安安分分苟住小命,平平淡淡一心致富,順便,再拐帶個理想型大佬(第一次寫文,前兩個小世界bug有些多,理性讀者或者對這個比較介意的請直接跳過,後面的會越來越完善)展開

《快穿之炮灰只想鹹魚》章節試讀:

家裡建的很快,不過半月就結束了所有的工作。

把野雞和兔子挪進新窩。

筱歌思來想去還是決定上山。

趕在冬天之前把葡萄柿子都摘回來,釀些葡萄酒,做些柿餅存着。

想到就做,筱歌和張氏說了一聲就背着背簍上了山。

這一大片葡萄和柿子實在不少,背簍肯定是放不下的,筱歌摘了不少存在空間里,然後才往背簍里碼。

想到裏面還有一片桑樹,筱歌有點想吃桑葚,要不還是去摘一些吧!

畢竟空間里的桑葚還沒熟。

一路相安無事地采完了桑葚,筱歌剛把包好的一大包桑葚放到背簍里。

正準備拎起背簍回去。

忽然耳邊傳來了哼哧哼哧的聲音。

她對這個聲音一點都不陌生,是野豬。

果然,眨眼間,一頭野豬從草叢中竄了出來,直衝向筱歌。

好在她上山都會帶上一把匕首,這還是從蘇瑾言那學的。

她微微躬身抽出匕首,等待時機爭取一擊即中。

蘇瑾言看着她的動作,不着痕迹地收回了已經邁出去的腳。

總歸以他的身手不會讓她受傷,鍛煉鍛煉也是好事。

至少目前她的狀態很讓人意外。

女孩子碰到這種東西不是應該慌不擇路地跑嗎?或者說一般人都會是他以為的那種反應。

小姑娘倒是截然不同,甚至還頭腦冷靜地擺出攻擊的姿態。

所以他才沒急着出手,也是想看看她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到底是纖弱的少女,雖然攻擊得手,卻因為力道不夠而無法致命,甚至激怒了野豬。

在疼痛的刺激下,野豬的動作比之前更加狂躁,力量也大了許多。

硬碰硬根本行不通,筱歌只能躲。

雖然姿態狼狽了些,但卻沒被野豬傷到多少。

筱歌握着匕首的手緊了緊,嘴裏喘着粗氣,胸口劇烈的起伏着,胸腔因為劇烈的運動產生了一絲痛意。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必須速戰速決。

於是筱歌不再躲避,甚至抬起步子迎了上去,這讓蘇瑾言有些意外。

心一下子被她的動作提了起來,筱歌對他來說是個特別的人。

單單是她對自己身體的影響,他也不可能讓她死在這。

但瞥見少女堅毅冷肅的神色,他還是按住了自己的腳步。

她很冷靜,她的狀態告訴他,她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所以她是想……

匕首順着剛剛的傷口再次深入,噴濺的鮮血零星地掛在她臉上。

本是可愛清純的臉因為這幾滴血和她凌厲的眼神而呈現出另一種氣質。

讓他的心狠狠跳了兩下。

野豬巨大的身體伴隨着痛苦的哀嚎四下亂撞。

不一會兒,轟然倒地。

筱歌這才長舒口氣,將匕首插回靴子內壁。

蘇瑾言平復着心跳,不動聲色地隱去自己的蹤跡。

筱歌躺在地上緩了口氣,然後用樹枝將野豬屍體擋了起來,然後背上背簍回去了。

蘇瑾言剛到家不大一會,就聽見了敲門聲,還有小姑娘特有的軟糯嗓音。

「蘇大哥,在家嗎?」

蘇瑾言拉開大門,小姑娘笑的甜甜的,眉眼彎彎,讓人只覺得暖暖的,很容易放下心防。

但他腦海中忽然浮現出樹林里那張冷然的小臉,周身都圍繞着凌厲的殺意。

他不由勾起嘴角,這小丫頭,還兩副面孔呢……

「有事?」

筱歌笑的更甜了,「蘇大哥,我想請你幫個忙……」

筱歌用盡全力都拉不動的野豬在蘇瑾言手裡就和羽毛一樣,顯得輕飄飄的。

筱歌心裏想着該怎麼把豬分出一半給蘇瑾言,這樣她回去也好忽悠她娘,啊不,是善意的謊言!

於是她隨口說道,「蘇大哥,你真是個好人。」

蘇瑾言眼中划過一抹暗色,好人……向來不長命。

「蘇大哥,實在是太麻煩你了,沒有你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蘇大哥,你力氣好大啊,真看不出來!」

「蘇大哥,……」

蘇瑾言聽着她拐彎抹角的彩虹屁,終於忍不住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她。

「有話直說。」

「那我就直說了……那個,這頭豬你能不能拿走一半?」

筱歌覺得自己應該是唯一一個求着人家收下半頭豬的……

蘇瑾言搖了搖頭,他做不來佔便宜的事兒。

但是看着小姑娘滿是沮喪的眼神,他鬼使神差地開口了,「不過……」

小歌雙眼一亮,有轉機!

蘇瑾言免費觀賞了一出變臉,心中好笑。

「我可以買下半頭。」

「真的?」

蘇瑾言在她期盼的眼神中點了點頭。

「那半頭豬要多少錢?」原諒她沒賣過,不知道!

蘇瑾言張口給了她一個市價,四兩銀子。

筱歌想也不想地擺了擺手,「太貴了太貴了,一兩銀子就行了,畢竟是我有求於你,不能讓你太破費。」

蘇瑾言其實覺得她這個方法並不是很好,從她的表現中他已經猜到了小丫頭的目的,無非是不想張氏擔心,所以套路張口就來,「其實你這樣……酒樓收野豬是十兩銀子,家豬肉就算是好的部分也就三十文一斤,十兩銀子可以買三百多斤了。你完全可以賣了野豬,然後買些家豬肉,用多少買多少,不是更好?」

筱歌豁然開朗,確實啊!

她之前只想着用來做臘肉,完全沒想過直接賣掉。

只不過……

「那……我到時候就和我娘說,你打的野豬,我幫了你的忙,然後你賣了豬分給我一半的銀子可以嗎?」

蘇瑾言點了點頭,「可以。」

筱歌雖然活的久,但智商這種東西,和年齡無關,她雖然有些小聰明,但也屬於正常人的範疇。

和蘇瑾言是比不了的。

畢竟以前可是有人評價他,智多近妖。

於是兩人趕着車去了縣城,蘇瑾言趕着車直接去了酒樓後門,小二和他已經熟悉了,見他來了直接招呼掌柜過來。

掌柜看着碩大的野豬頗為滿意,果然如預料一般給了十兩銀子。

筱歌本想給蘇瑾言二兩,畢竟是他幫忙把野豬從山上抬下來,又幫她運到縣裡賣掉。

但蘇瑾言沒收。

筱歌便想着多做些臘肉,之後給蘇家送去一些。

所以她買了足足一百斤的豬肉,有肥有瘦,順便還包了別人不要的豬大骨和下水。

老闆見她買的多,豬下水和大骨就沒要錢,直接當了搭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