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渣男不再渣
快穿之渣男不再渣 連載中

快穿之渣男不再渣

來源:google 作者:榕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鈺 現代言情 系統

沈鈺被系統綁定,不停穿梭世間,穿成拋妻棄子的渣男,代替原身之後,他將妻子當成掌心寶,成為一個好男友、好丈夫寵妻入骨,深情以待一,小混混不再渣二,禁慾和尚不再渣三,魔界尊主不再渣四,竹馬不再渣五,帥大叔不再渣……具體不定「所有的遺憾,都會因為他的到來而被彌補,直至圓滿」註:第一個世界副cp是男男,考慮有人雷,先放這裡看文,請時刻默念核心價值觀不倡導任何不良觀,如早戀,先婚後愛展開

《快穿之渣男不再渣》章節試讀:

「你懷裡是什麼東西,這麼硌人。」

李慧躺在這裡,頗有些難受。

「媳婦兒,你把它拿出來。你不說,我都忘了,等會兒回去讓媽給你煮着吃。」沈鈺低頭看着媳婦兒傻笑。

李慧一巴掌糊上丈夫的臉,背地裡耳朵卻是紅了,還暗道自己沒出息,都老夫老妻了,自己怎麼還不好意思了。

「媳婦兒,是野雞蛋,很營養的。以後我好好乾,把你養得跟春花嬸家的豬仔一樣,白白胖胖的。」沈鈺說著自己倒是先笑了。

李慧見過春花嬸家母豬剛下的豬仔,又白又嫩,吃的很多,還不運動,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覺。原本拿着野雞蛋和紅糖的欣喜一掃而光,朝男人翻了一個白眼,果然,他還是不要說話的好,壞氣氛。

沈鈺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見媳婦兒又不搭理自己了,心道,女人心海底針。

*

沈母做好了飯,去看兒媳婦,路上走着,遠遠便看看前面自家兒子正抱著兒媳婦回來了,暗道兒子懂事了。

「臭小子,你還知道去接你媳婦兒!」

兒子抱著兒媳婦,沈母手上不敢教訓,嘴上是一點也不客氣。

「媽,你這話說的。我媳婦兒我怎麼會不去接啊。」

沈鈺看見自家老媽給自己扯後腿,這怎麼行呢。對着懷裡的媳婦兒立馬錶忠心,「是吧,媳婦兒!」

沈母笑着罵了一句臭小子,然後對著兒媳婦噓寒問暖。沈鈺感覺自己像是野生的,果然自己受寵是假的吧。

沈母看着飯桌上忙前忙後給兒媳婦收拾的兒子,感覺很是神奇,笑着對李慧擠眼。李慧臉皮薄,低着頭,不好意思看媽調侃。

桌上放了一個煮雞蛋,那是沈母特意給李慧補身子的,轉眼便看見兒子手伸了過去,正準備拿那個唯一的雞蛋。

沈鈺手背一疼,紅了,發現是自己老媽,很是無奈,「媽,你幹什麼啊!」

「我還想問你幹什麼呢。那是我特意煮給你媳婦兒的,你拿着幹啥。」

沈母看著兒子那副委屈的樣子,恨鐵不成鋼,看樣子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了,氣得臉紅脖子粗。

「我就是給我媳婦兒剝雞蛋,媽,你看你冤枉我了。」

沈鈺真的是無辜受災,冤枉啊!

沈母聽兒子這麼說,心也有些虛,半天愣是憋出來一句,「好了,男子漢,扛打,有媳婦兒的人別讓人笑話。」

沈鈺是真的想不到會沈母會這樣說,按照沈母寵兒子的性子是怎麼也推不出這個結果的,弄到最後,結果倒成自己不是了。

是錯覺吧!不然沈母怎麼不寵自己了。

沈鈺委屈地瞥了一眼媳婦兒的肚子,果然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李慧看見丈夫那副神情,看着碗里他剛剝好的雞蛋,憋笑憋得很辛苦。

碗里放着被丈夫剝得坑坑窪窪的土雞蛋,李慧什麼也沒說,覺得自己該給他留些面子。

晚飯以後,沈母招呼沈鈺刷鍋刷碗,沈鈺在廚房裡是一陣乒呤乓啷之後,很快就上手了。

「臭小子,小心一點,別把碗打碎了。」

原身明明就沒做過這些,怎麼自己一來就失寵了呢,雖然原本自己就打算刷鍋洗碗,可是這情景同自己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

「媳婦兒,你剛剛在飯桌上是不是背地裡笑話我來着?」

沈鈺進到自家和媳婦兒愛的小窩,就看見媳婦兒在拿着針線做小衣裳,一看就是給肚裏娃娃的。

農村人普遍貧窮,孩子出生以後,穿的衣服大多都是自己做的。畢竟孩子的衣服很貴,農村人捨不得買,也根本買不起。

這是時代造成的慘劇,沈鈺能做的就是努力讓一家人過上好日子。

「媳婦兒,你這樣傷眼睛,明天再做吧。」

沈鈺心疼媳婦兒,畢竟蠟燭有毒氣,對肚子里的寶寶不安全,最重要的是傷媳婦兒的那雙好看的眼睛。

李慧有心拒絕,結果手裡的活計都被男人搶走了,放在離自己很遠的地方。不過她也不勉強,原本就是為了等他才找個事兒做。

而且坐在那裡等的時候,好像回到了兩人新婚的那些天,緊張又開心。

沈鈺可不知道,不然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李慧躺在床上,結果看男人還遲遲不來,轉身嘴便碰到了一個東西,下意識一張嘴,酸酸甜甜的。

沈鈺不是個虧待自己的人,給媳婦兒餵了一顆之後,給自己也剝了一顆糖。剩下的糖都放在媳婦兒枕頭底下,讓她以後饞了或者餓了,吃一顆。

倒也不是無稽之談,沈鈺聽以前村裡人說,懷了孕的人都特別能吃。想着今天晚上媳婦兒都吃了整整兩碗飯,感覺是真的,看來自己養媳婦兒的路,任重道遠啊。

李慧嘴上沒說什麼,心裏卻很高興。

沈鈺摟着媳婦兒睡得香甜。

*

沈鈺起床提拉着一雙鞋就出來了,沈母和媳婦兒正在吃飯,窩窩頭,帶個菜湯,雖然不好吃,但是條件擺在這兒,輪不得自己選擇。

沈鈺火速解決早飯,見沈母和媳婦兒還在吃,他就跟她們說了一聲「我出去找個活干」,便出去了。

兩人見他願意正干,倒是什麼也沒說。

沈鈺在村裡走了一圈,算是徹底認識到了原身在村裡的風評了。瞧瞧這一路上,不少人都躲着原身走,不知道地還以為自己有傳染病呢。

反正原身在村裡就是一副弔兒郎當,悠悠噠噠的樣子,沈鈺也不在意,往山上去。這時候山上的東西都是無主的,誰想吃肉,就憑本事弄到獵物,誰獵到的就是誰的。

「欸!你們瞧,沈鈺又要去山上了。」

「瞅着像是,你說這娃還不死心。次次上山,十次有八九次都是空手回的。」

「就是,這天天也不幹活,就拖累倆女的。」

沈家村裡最粗的大樹底下,坐着一群老太太,這裡是全村的最熱鬧的地方,在這裡一天到晚,最不缺的就是聊天和八卦的人。

劉老太是全村最嘴碎的老太太,看到沈鈺從面前路過,而且那個方向是去山上的,等人走遠了以後,才發出疑問。

「不說那些,」沈翠花等人走遠了,嘖了一下,「昨天我可在院子裡頭看見,他抱着他媳婦兒去謝大夫那兒,」

眾人豎著耳朵,有心繼續聽,只見沈翠花故意不說了,紛紛說好話,「好姐姐,快告訴我們啊!」

「是啊是啊」旁邊的人七嘴八舌地附和着。

「來,好姐姐,這是瓜子,給你磕。」沈棉心一狠,將手裡的瓜子分出去一小半。

這還是兒子給自己買的,自己平時都捨不得吃啊。

沈翠花看自己被眾人圍在中間,心裏很是得意,謹慎地看了一圈周圍,才繼續,「他媳婦兒李翠頭上還破了個大口子,那血啊就跟水似的不停往外冒!

說完,磕了一個瓜子,真香啊!這可是好東西,留點兒回去給孫子嘗嘗鮮。

「啊?真的假的,翠花姐?你可別是蒙我們吧!」

沈翠花見別人懷疑自己說的話真實性,也不在意,只說了一句「不相信算了。」

*

沈鈺可不知道那些人差點因為自己吵起來,他還在山上喂蚊子。

這山上蚊子是真的又大又毒,身上被咬得地方那是又癢又疼,搞得自己都快懷疑人生了。也不知道它們是不是八百年沒吸過血了,凈逮住自己一個人可勁造。

他並沒有進入深山,就他這個細胳膊細腿的人,遇上大型動物,不知道誰才是獵物。他還沒有活夠,上有老,下有小,不喜歡拿生命開玩笑。

還是老老實實抓一些山雞小動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