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重生之白月光男神粘住我
快穿重生之白月光男神粘住我 連載中

快穿重生之白月光男神粘住我

來源:google 作者:芋泥漢堡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晗 現代言情 顧近嶼

【快穿+虐渣+甜寵+系統1v1】意外死亡的女大學生楚晗沒有去轉世投胎而是獨自在一個空間里徘徊近五百年突然有一天她被一個叫229的系統選中替小說世界裏枉死的女主復仇,完成她們的心愿的快穿任務,任務完成後系統就能實現她一個願望楚晗:還有這好事?於是楚晗開始認認真真做任務,可是她沒有想到自己在每個世界一起拯救的溫柔大廚師、寵溺金魚精、深情富二代….這些白月光男神居然是同一個人!後面每個世界還粘上了楚晗,甩都甩不掉慢慢楚晗才發現,自己和他的緣分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展開

《快穿重生之白月光男神粘住我》章節試讀:

楚歡被劉凱拽出來後,在路上和他大吵了一架,但是後面劉凱又是帶她去看電影又是送鮮花的,楚歡就這樣原諒了他。

抱着鮮花一臉甜美地回到家,楚歡就看到自己的父親正一臉頹廢地坐在沙發上。

「爸爸,你怎麼了」 楚毅轉頭看到是自己的女兒。

「哎,別提了,今天不知道怎麼廠長把我降職成車間主任了,還說我這是得罪了上頭的人」

楚毅煩躁地抓了抓頭。

自從楚晗的爺爺去世後,楚毅就拿着那一大筆遺產到處賄賂,從一個小小的紡織廠工人變成經理。

還沒得意幾天又被降成了車間主任,想起今天那些看自己熱鬧的人,楚毅就恨得牙痒痒。

聽到這話,楚歡想起今天那個威脅自己的男人,不可能是他吧….

兩個人自從那個晚上確定關係之後,便如膠似漆地天天粘到一起。

這天,楚晗好不容易找到個借口一個人出來,從飯店後門走出來後,左拐右拐來到了一條小巷子裏面。

「小姑娘,你來啦」肌肉大哥朝楚晗揮了揮手。

「大哥,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沒事,小姑娘,我和你說你那個丈夫簡直就是個畜生,他在學校里四處說自己未婚,還和他們系教授的女兒談戀愛,那個女的叫周慧燕,我之前還以為那個周慧燕的不知情,沒想到她是知道的!還在竄拖你丈夫離婚呢,這對狗男女!」大哥捏着拳頭氣憤不已。

楚哈早已料到這樣的情況,面對大哥同情的眼神,楚晗還是立馬裝作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謝謝你大哥嗚嗚…我這就帶上家人去和他離婚嗚嗚..」

「誒,別啊,小姑娘,你直接帶着家人去抓姦啊,這樣他就沒借口狡辯了,我這幾天觀察到這對狗男女周一和周三下午都會在那個女的家幽會,到時候你直接過去就行」大哥都恨不得幫楚晗安排得明明白白。

楚晗沒想到還收穫了意外的信息「謝謝大哥,我這就回去和家人商量商量!」

與大哥告別後,楚晗一個人走在路上慢慢想着,怎麼樣才能讓李姐看清那個渣男的真面目呢?

「去哪裡了」楚晗剛走進飯店就被顧近嶼一把抱住。

「哎呀,師傅你怎麼這麼黏人呀」楚晗含笑着回抱住顧近嶼。

兩個人就這樣又膩膩歪歪到一起。

「陳姐,楚晗那個小賤人現在可真得意啊,顧廚的爺爺是首長,還一直護着她」趙梅看着離去的兩人對着陳明開始挑撥離間。

「哼!我一定會讓顧廚看清她的真面目」陳明看着楚晗,心裏有了一個計劃。

第二天,陳明正在大堂收拾東西,端着盤子往一個正坐着吃飯的西裝年輕男人邊上撞去。

「哎喲」 「你這個人長沒長眼睛啊,弄髒了我的西裝怎麼辦」西裝男嫌棄地瞪了陳明一眼。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沒看路,真是對不起」陳明一邊道歉一邊將西裝男放在桌上的手錶順到口袋裡。

「哎,算了算了」

將盤子放回廚房,陳明拿着手錶溜到楚晗的宿舍里,將手錶往楚晗的枕頭下一塞。

「哼,這次一定讓你滾出飯店」

楚晗剛在後廚做完菜,正準備去後門偷個懶休息休息,陳明拿着半碗湯走過來故意往楚晗身上潑去。

「哎呦,對不起呀,楚晗,我剛剛不小心扭到一下腳」陳明假惺惺地說。

楚晗冷冷地看着陳明,她又想搞什麼幺蛾子 「沒事」

「誒,你還是回去換換衣服吧」陳明建議道。

楚晗不為所動「不用了,也沒臟多少,就這樣吧」

陳明有點急了「你還是去吧,濕衣服穿着多不舒服啊」還企圖用真誠的眼神讓楚晗相信她。

楚晗看陳明這樣就知道她肯定又要使壞了,她倒要看看這個陳明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那好吧」

楚晗回到宿舍將衣服一脫,不小心將放在被子上的枕頭給打了下去。

一隻手錶也順勢滾落了下來,楚晗眼疾手快地接住了。

原來打的是這個主意啊,楚晗感覺有些好笑,能想出這麼蠢的招數,也只有陳明了吧。

楚晗換好衣服就回到了廚房 「你去哪了?怎麼還換了一身衣服」顧近嶼有些奇怪。

「剛剛不小心弄髒了就回去換了一身」

陳明看着楚晗沒有異樣的神情,不禁有些得意。

「誒,我的手錶去哪了」大堂里傳出一陣驚慌的男聲。

「我就去上了一個廁所,回來就發現桌上的手錶沒了,你們這有小偷!」西裝男越說越生氣。

「快點給我交出來,不然我就報警了」

大堂的人面面相覷「你看見有手錶嗎」 「沒有啊」

「還不給我拿出來是吧,我現在就去報警」西裝男拿起東西就去派出所。

「我看到楚晗來過這!」人群中的陳明一臉壞笑地指着楚晗。

「後面還回了一趟宿舍,肯定是她乾的!」

「不可能,楚晗不是那種人,她回宿舍也只是為了換衣服」顧近嶼看到有人誣陷楚晗就坐不住了,站起來嚴肅地說。

「小楚不是那種人!」李愛梅也為楚晗說話。

「是不是去她宿舍搜搜看不就知道了,她肯定把贓物放宿舍里了」陳明看着顧近嶼都這樣了居然還幫楚晗說話,這一次一定要讓顧近嶼對她失望!

這時西裝男帶着幾個**走了過來「這時怎麼回事」

「說是這個女人偷的手錶,之後藏到宿舍里去了」一旁看熱鬧的人熱心的為剛來的**解釋。

楚晗終於說話了「你說搜就搜,憑什麼」

「你不讓人搜,你就是心虛」

「小同志,你要真的是清白的,你也不怕我們搜啊」**在旁邊說道。

「那好,我讓你們搜,不過為了公平她的也要搜」楚晗指向陳明。

「行!」**答應了。

女**在搜楚晗床鋪時,陳明看着楚晗淡定的表情不禁冷笑,哼!一會兒你就笑不出來了。

「報告隊長,什麼也沒有」女**向楚晗邊上的男**彙報道。

「怎麼可能!你們有沒有認真搜啊!」陳明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同志,你要是不相信我,自己可以再去搜一遍」女**不滿看着眼前的人居然質疑自己。

「怎麼可能沒有呢!」陳明瘋狂地跑過去一陣亂翻,卻怎麼也找不到那隻手錶。

陳明無力地坐在地上一直喃喃自語「怎麼會沒有…怎麼可能…」

楚晗看到她這樣冷冷一笑「既然搜完我的,那該輪到她了吧」

李愛梅立馬帶路,領着幾位**來到了陳明的宿舍。

一打開門,那隻手錶就放在陳明的床上。

西裝男跑來過去「對!這個就是我的手錶!」

說完又想起來什麼「我想起來了!我吃飯的時候這個女人,還來撞了我一下,她肯定趁那個時候偷了我的手錶!」

「是你!你發現了才放到我這兒的!你這個賤人!」陳明看到手錶,明白了一切。

幾個**上前按住她。

「**同志!我這隻手錶可500塊錢呢,你們一定要好好收拾這個小偷!」西裝男捧着自己的手錶後怕到,這可是自己省吃儉用兩個月才買的,差一點就被這個可惡的女人偷了。

楚晗看着陳明一臉仇恨地瞪着自己「是你先想害我的,我只是以其人之道 還治其人之身」

「你這個賤人,我是不會放過你的!」陳明掙扎着向楚晗衝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