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
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 連載中

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

來源:google 作者:很小一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盈 現代言情 禾琛

【快穿+系統+暗戀+甜寵+誤會】葉盈喜歡看be文學,於是上天就給她安排上了穿書到虐文里隨機角色的葉盈後悔了,每天都在累覺不愛,哭喪着臉:真的會謝——什麼時候才能放我回去啊!!公告:作者第一次寫快穿文,很多地方無腦瞎編,還請各位資深讀者手下留情,看個樂呵罷了【酸甜口,短篇短篇短篇(因為作者沒耐性)】展開

《快穿:總拿be劇本,我真的會哭》章節試讀:

完蛋了!

葉盈看着裴聿臉上不敢置信的表情,就知道自己露餡了,他們兩人應該是分開睡的。

「……沒什麼,我剛才說晚安,你也早點睡吧。」葉盈硬着頭皮道,然後轉身就打算擰開門把手。

手還沒碰到門把手,就被裴聿握着手腕輕輕一拽,又變成面對着他的方向。

葉盈因為心虛,頭埋得很低,就是不看裴聿的臉,所以也看不見裴聿落在她身上審視的目光。

「你……今天晚上到底怎麼了,心不在焉的。」

裴聿略帶懷疑的語氣,聽得葉盈是心驚肉跳的,擔心他已經看出了端倪,偷偷抬眼覷了他一眼,結果被一直盯着她的裴聿當場抓獲。

葉盈在心底先給安冉父親道了個歉,對不起了,又得借用您一下,而後繼續低着頭醞釀情緒。

裴聿看着眼前只及他肩膀的女生,一直低着頭也不講話,漸漸地有些失去耐心,「算了,你不願——」意說就算了。

話還沒說完,面前的人兒就抬起了頭,一雙泛紅的眼眶,隱隱帶點淚花,什麼也沒說地看着他。

雖然葉盈一個字也沒說,可是他幾乎能從這雙眼睛裏感覺到來自葉盈的控訴。

裴聿看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一時間又是手足無措,拿她真是一點辦法沒有。

鬆開禁錮着她手腕的手,垂到自己身側,讓步道:「早點睡吧。」

「對不起……我只是有些難過,腦子不太清醒。」

裴聿摸了摸她的頭髮,眼裡儘是憐惜,「叔叔都走了一個多月了,難為你還沉浸在傷痛里了。」

葉盈:?!

原身她爹都去世一個多月了?怎麼沒人告訴她,要早知道這件事,她也不至於愚蠢到拿這個當借口啊。

【阿飄,這件事你肯定知道吧。】

阿飄:【我知道啊,宿主。】

葉盈氣的牙痒痒:【那你幹嘛不跟我說,搞得我像是個多愁善感的人似的。】

阿飄理所當然:【你沒問我,我以為宿主知道這件事呢。】

葉盈累覺不愛:【退下吧,小飄……】

阿飄:【?】

裴聿看着安冉怔愣的神情,只覺得心裏難受,眉眼不自覺柔和下來,「沒關係啊,明天早上我們就去看看叔叔。」

葉盈愣愣地點頭。

裴聿看她六神無主的樣子,有點不放心她的狀態,遂問她:「要不……今晚你和我一起睡吧?」

葉盈聽了這話,驚恐地搖搖頭,然而原身的反應不受控制,差點沒羞紅了整張臉。

裴聿失笑,捧着她的臉,一個晚安吻如蜻蜓點水般,落在葉盈的眉心。

「好了,早點休息吧。」

說完這話,裴聿轉身擰開了她剛才想進去的門。

太丟人了吧!!

她剛才差點進了裴聿的房間!!

重點是這個嗎?重點是她額頭上的還殘留的觸感!

裴聿關門的時候沒聽到外面走廊的動靜,他留意了一下,就看見安冉摸了摸自己的額頭,又低頭看着摸了額頭的指尖,表情獃獃的。

怎麼這麼呆……

裴聿感慨,而後把門徹底關嚴實了。

腦袋裡阿飄的聲音又響起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進度條加20%】

葉盈心裏有數,還是問系統:【這次觸發機制是不是剛才那個晚安吻。】

阿飄:【宿主真是聰明,都學會搶答了。】

葉盈:【任務進度條到多少了?】

阿飄:【統計總共已有40%了】

葉盈聽着這個數字,小聲嘀咕了一句:按照這個速度下去,我豈不是很快就能回到現實世界裏了。

阿飄一句話打斷了她暢想的美好未來,

——【世事無常,宿主不要把事情想像得太簡單了。】

葉盈突然有些好奇:【哎,你們系統幫宿主回到原來的世界,系統會得到獎勵嗎?】

阿飄答:【當然會了,我會從一個新系統變成一個老系統。】

葉盈有些無語:【那獎勵還真是新穎呢。】

阿飄聽不出好賴話,以為是葉盈在誇自己,語氣似乎還有點驕傲?:【哼,那當然了。】

-

葉盈躺在床上,梳理了一下原著里的大致劇情——

原著里說安冉深愛着裴聿,而裴聿對她的感情視而不見,偏偏還享受着這一份愛意,直到安冉因病離世,裴聿才後知後覺自己已然習慣了安冉的陪伴,原著最後就說了裴聿壓抑着的悲傷情緒,一個人孤獨地走完了一生。

一句話就把結局安排完了,這本書的作者也真是夠狠心的,女主一生苦難,最後還得不到一個好的結局。

【唉……】

阿飄:【宿主,你怎麼嘆氣了?】

葉盈:【沒什麼,我只是覺得,這裴聿也太不是人了,可憐了女主……】

阿飄冷冰冰:【宿主,你有空傷春悲秋,不如想想明天的劇情走向吧。】

葉盈無奈,小說里哪裡會寫的這麼詳細,把每一天都寫進去,接下來一大段時間估計都得要自由發揮了。

不過還好,至少有了個盼頭,只要女主因病離世的劇情到了,她也就能回到原來的世界了。

葉盈迷迷糊糊睡着的時候,隱約聽到腦海里阿飄的聲音:【宿主想的太簡單了。】

引人深思的一句話,不過葉盈沒聽進去。

第二天一大早,葉盈是被系統的聲音吵醒的——

阿飄拉着警報:【宿主宿主,快醒醒,快醒醒,有危險靠近!有危險靠近!】

葉盈嫌吵就用被子蒙住頭,結果顯而易見,腦海里還是有阿飄的聲音。

葉盈怒了:【能不能安靜點!】

阿飄:【宿主,有危險靠近!】

葉盈敗下陣來,只好扯下被子,猛地睜開雙眼,望着天花板。

葉盈咬牙切齒的聲音:【你最好給我個解釋。】

「安冉?」

葉盈這才注意床邊還有一個人,也不知道在這待了多久了。

她一骨碌爬起來,轉過身對着裴聿坐着,被子還蓋在腿上,「你怎麼進我房間來了?」

裴聿指指身後的門,「我敲門了半天,沒見你回應,我就進來了。」

阿飄:【原來是敲門的聲音,我還以為宿主遇到危險了。】

葉盈:【……】

葉盈眨了眨眼,還有些沒睡醒,神態有些睏倦,「找我幹嘛?」

裴聿看她迷糊的樣子,好笑提醒道:「這都快中午了,你忘了昨晚要做的事了嗎?」

昨晚……要做什麼事啊?

阿飄:【宿主,你忘性可真大,昨晚你說今早要去看女主的父親。】

葉盈:【好了,我知道了,前面那句廢話大可不必說出來。】

「我今天怎麼起的這麼晚啊。」葉盈一邊說著一邊觀察着裴聿的臉色。

按理說原著里的安冉應該很早就起床了,絕不會像她一樣這個時候才起來,裴聿應該會覺得奇怪。

實際上裴聿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感覺已經習慣了她這幅樣子,溫聲道:「我去樓下等你,你洗漱好就下來吧。」

葉盈站在鏡子前刷牙的時候,還是不太習慣這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昨晚洗漱的時候她就發現了這一點,原身竟然和自己長得一個模樣,她當時還嚇一跳,覺得不可思議。

後來想想穿書都能發生在她身上,頓時覺得一樣的臉算不得什麼驚奇的了,不過頂着自己的臉,被別人叫安冉還是不太適應。

想到裴聿還在樓下等着她,葉盈沒再繼續耽擱,幾下收拾好就下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