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狂龍過都
狂龍過都 連載中

狂龍過都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羽 青蓮

曾被各國高層列為「極端危險人物」的葉千,從隊伍退役,開始隱沒生活,然而他卻帶着一個忍辱十年的心事而來……他被各國特種兵喻為頭狼,是不可面臨的敵手,他對待敵人,心狠手辣,鐵血果斷,他對待朋友,真意傾心,至心真情,他對待美女,柔情邪惡,魅力難擋……且看葉千在都市掀起的一片風雲……展開

《狂龍過都》章節試讀:

第2章往事不堪回事(一)剛嫂望着白羽的背影,嘆息着,這樣的男人竟然也這樣可憐,真是上天無情,好人遭災啊!
十八年前,也就是在白羽考上縣城師範學校的第二年遇到了一場家庭變故,而這場變故使得他家破人亡。
事情是從他的父親開始的。
白羽的父親是本地一所初中學校的教師,屬於入到三級檔案庫的民辦教師。
就在那一年,全省有一個民師轉正的機會,只要符合條件的民師都有晉身的機會。
資格審查,白羽的父親全部通過,只要闖過他在闖過了最後一關——文化課考試,轉正就算塵埃落定了。
後來的文化課考試白羽的父親也一路綠燈,他竟然考了個全縣第三名的好成績。
這對於全家來說可是天大的喜事兒。
全家就像拾到了金元寶一樣的歡欣鼓舞,為此趕到周末,趁白羽回家的時候,母親還特地準備了幾個家中難得一見的小菜,讓他和從不沾酒的父親對飲了一場,結果倆人高興得都喝了個酩酊大醉。
白羽永遠不會忘記那晚喝醉的父親,向勸他們不要多喝的母親說的話:老婆子,不久我們的家庭的狀況就會有個大的變化了!
你說說,去年峰兒考上師範,我今年時來運轉又轉了正,我們可是父子雙登科啊!
天底下的好事兒都讓我們遇到了了!」
接着,父親一陣哈哈哈哈」的大笑聲,在家中在村中傳盪了很久不散。
母親粘着淚水,興奮地說道:是啊,是啊,好運都來咱家了!」
那時,白羽竟然以優秀的成績考取了縣城的師範學校,這實在是給家庭帶來了希望和榮耀。
那個時候能夠考取公費師範,畢業了就能吃上旱澇保收的商品糧,那可是每一個農家子弟夢寐以求的事兒,這塊大餡餅竟然落到了他的頭上!
就在父親轉正快要變成現實的時候,就在全家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深山出太陽的當口,意外的災難卻無情地降臨到他們家裡。
那天縣教育局一個足以擊垮他們所有夢想的通知到了父親所在的學校,父親為了這份通知也丟了性命!
白羽永遠不會忘記,通知上的內容,父親因為學歷不到,被取消了轉正的資格。
晴天霹靂,絕對是晴天霹靂!
父親當時就懵了,那一天父親不不知道是怎樣被人送回家的。
父親是解放後的初師畢業,畢業後就分配到了周邊學校任教,並擔任學校領導職務,可是就在文革時期,七級工八級工不如鄉里老頭一溝蔥」風靡全國的時候,父親被社會和家人逼着回到了村裡從事農業生產,也就丟棄了他熱愛的事業。
可父親回鄉務農不久,本地學校需要教師,在各方面的攛掇下,父親重返教育,可是他的公辦教師的資格卻因此不復存在。
父親沒有計較,他就用民師的身份從事教育事業,兢兢業業地幹了幾十年。
父親真的是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豬差,幹得比牛多,父親有一個信條,就是幹了就不能辱沒了這份活。
父親當民師的歲月中,眼看着周圍人們想盡一切辦法發家致富,不少人家已經擺脫了飢餓,過上了豐衣足食的生活,也有很多家庭蓋起了磚瓦房、小平房,可是他們家裡還在為溫飽而發愁,他們家住的還是前幾年蓋得土坯房。
父親每月少得可憐的工資根本無法養活全家,因為父親拿到的民師工資少得可憐,如果單靠父親的工資,一家人喝西北風也不夠!
母親一人靠分到手的自留地撐起來這個家。
被貧窮欺負得眼睛都睜不開的母親,終日嘮叨,嘮叨罷,就唉聲嘆氣,不管怎樣與貧困的生活無補。
白羽的兩個姐姐因為貧窮買不起新衣服,加上家中實在需要勞力,不到幹活的年齡,就早早地輟學在家幫母親幹活了。
雖然父親不同意,雖然為此父親把兩個女兒痛揍了一頓,也沒有把女兒攆回學校。
白羽知道父親在背後大哭了一場。
雖然家中生活日漸艱苦,但是大家還有個盼頭。
父親對母親說,只要他轉了正,家中的光景就會不同往昔了,他相信**是不會虧待他的!
白羽記得那時父親要是轉為了公辦教師,月工資好像是一百多元吧,外加什麼煤票糧票和逢年過節的豆腐票油票,這些讓農民眼中冒火的東西,不說別的,解決全家的溫飽絕對沒有問題的。
在白羽的記憶中,那時候一百多元多元對於一般家庭而言就是巨款了。
那時雞蛋是四五分錢一個,豬肉好像是五六毛錢一斤。
白羽記得那時一百多元可以買到很多東西的。
教育局的一紙通知,竟然讓父親板上釘釘的轉正,成了美麗的肥皂泡,眨眼間就要破滅了。
資格審查的時候,父親符合上面的三個條件,按照文件只要他文化課成績再合格,父親是全完可以轉正的。
父親的文化課成績遙居全縣第二名的,為什麼事到關鍵的時候,卻因為父親學歷不夠被取消了轉正的資格?
父親所在學校的所有的老師都為父親鳴不平,甚至全體老師還在為父親申請轉正資格重審的申請書上籤了字。
學校領導陪同父親反反覆復地到縣教育局申訴討說法,可是事情竟然到了無法扭轉的地步。
教育局有一個領導看到父親可憐的樣子,不忍地向他透露,父親轉正本來是板上釘釘的事兒,可是縣委某領導的一個親屬也是民師,他的分數差了些,被刷掉了,在得知只要現定的人中有一個再被刷下來,縣委領導的親屬就可以遞補上來,據說他們在研究了所有現定轉正民師的條件後,終於把父親拿了下來,也就說領導們通過了非法的手段硬性取消了父親應該得到了的機會。
父親得知了這個秘密後,知道自己沒有後台,也沒有門路,申訴無望,只好抑鬱苦悶地回到家裡。
父親的轉正一時間也竟成了本地最為可笑的笑話和笑談;父親所到的地方,總有不少人在戳他的脊梁骨,一向要強要面子的父親無地自容了。
從此之後,很少沾酒的父親借酒澆愁,在一個周末,父親醉酒後外出,連人帶單車闖入深水之中,被活活淹死了。
埋葬了父親不久,母親因為絕望痛苦,竟然一病不起,在父親去世後的第三個月上,也撒手追隨着父親而去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狂龍過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