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狂龍奶爸
狂龍奶爸 連載中

狂龍奶爸

來源:google 作者:沈賀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瑩 沈賀 都市小說

一代戰神強勢歸來,女兒卻被人(2020新書火爆起航,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大家不要錯過這本好書啊,看了不一定後悔,但不看一定後悔!加更規則:一枚玉佩加一更(當天),一頂皇冠加十更(一周內)展開

《狂龍奶爸》章節試讀:

巨大的動靜,驚動了保鏢。

扭頭便罵: ”你誰啊?敢踹我們夜半灣大門,知道我們老闆是…… ”

啪!

話還沒說完,一道靚麗身影閃進,肉眼難以看清其動作。

壯實的保鏢的臉便被扇的變形,身體炮彈般倒飛而出。

狠狠撞在氣氛水晶燈上。

叮鈴咣當碎了一地。

鮮血和着眼淚糊了滿臉,眼一翻當場昏迷。

”找死! ”

半夏一臉寒妝。

沈賀背縛雙手,走進大廳,目光落在眼神驚恐,臉上還有紅色掌印的小蘿莉身上。

瞳孔急劇收縮,身上寒意凜冽。

一言不發,朝小蘿莉走去。

氣勢森然,望而生畏。

”你……你要幹什麼? ”

中年人臉色發青,聲音顫抖,不由自主退到吧台邊,臉上的肥肉扭曲變形。

沈賀根本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走到小蘿莉面前,蹲了下來。

竭力收斂着氣勢,伸手朝她紅腫的臉摸去。

”叔……叔叔…… ”

小蘿莉認出他是上午到店裡去過的男人,也不閃躲,連連抽泣。

看的沈賀心如刀絞,一把將她抱在懷裡。

小蘿莉嚇的全身僵硬,不敢亂動。

但很快,一股前所未有的溫暖和安全,在她心頭升起。

這個奇怪的叔叔,就像一個避風港,堅實的胸膛讓她心裏的委屈都和害怕慢慢消散。

”不怕,叔叔幫你出氣。 ”

沈賀目光如刀,落在中年人臉上。

”哪只手打的? ”

”我、我是黃老三,是這邊地頭兒,我警告你……別亂來,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

中年人魂飛魄散,額頭大顆汗珠滲出,色厲內荏威脅道。

同時狠狠踩下吧台旁邊的按鈕。

立刻,整個夜總會響起刺耳的警報聲。

在樓上休息的打手和員工們,紛紛被驚醒。

黃老三這時才驚魂稍定,有了底氣叫囂。

”她是我手下員工的女兒,別說我只是打一巴掌,就算賣了她又如何?

她只不過個野種。

你們不會為了她要跟我結仇…… ”

他早就對葉瑩垂涎三尺,所以讓人把她底細徹底調查了一遍。

葉家千金,未婚先孕,被趕出家族,現在在他手下唱歌為生。

沒後台沒勢力。

這種人翻不起來浪。

面前這一男一女,八成是來管閑事的。

”你敢侮辱先生! ”

話沒說完,半夏眼中已寒芒爆射,欺至他身前。

猛然出手,一把扭住黃老三右臂: ”欺辱我侄女,罪該萬死! ”

咔嚓!

話音剛落,手上用力,黃老三的胳膊爆發出讓人頭皮發麻的裂聲。

伴隨着慘叫聲,整條手臂被擰成了麻花狀。

疼的他全身亂顫,癱倒在地,表情驚駭欲絕,涕淚滿面,差點昏死過去。

這還沒完,半夏已經在這時鎖住了他左臂,同樣用力,又是撕心裂肺般的劇痛。

傾刻之間,黃老三雙臂粉碎性骨折!

沈賀輕輕掩着女兒的眼睛,不讓她看到這殘忍一幕。

但眼中寒芒越發濃烈。

黃老三的話,讓他深刻感受到這幾年葉瑩的辛酸和屈辱。

因為他,受盡白眼和嘲諷。

連這種貨色都敢肆無忌憚踐踏她的尊嚴,甚至擅自綁架自己女兒。

罪無可恕!

”讓他此生不能為惡。 ”

沈賀抱着女兒,轉身離開。

半夏心領神會。

一腳踏出,踢中黃老三。

黃老三雙眼暴突,抵擋不了劇痛的侵襲,栽倒在地。

半夏深知先生脾性,雖然手染萬人血,但實際上去不喜動手。

對付這種潑皮無賴,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最在乎的東西毀去,讓其一生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噠噠噠……

恰在此時,黃老三的跟班們,從樓上衝下。

看到這一幕,個個臉色狂變,冷汗直冒,竟無一人敢上前制止。

只能眼睜睜看着半夏隨着沈賀離開大廳。

一個小時後,夜半灣夜總會徹底被警方接管,停業整頓。

……

與此同時。

葉瑩披頭散髮,六神無主走在大街上,嘴裏喊着小蘿莉的名字,眼眶紅腫。

她已報警,但警方以時間不夠不得立案為由拒絕。

無奈之下只能像無頭蒼蠅一樣,在街上亂轉。

這時,電話響起。

葉瑩以為是找到了女兒,卻是上班的夜總會打來的,通知她停業整頓不用去了,便再無下文。

心繫女兒的葉瑩根本不在乎這些,狠狠掛斷電話。

嘎吱!

就在這時,一輛商務車停在她身邊。

車門打開,沈賀跟小蘿莉坐在後排,小蘿莉正吃着甜筒,臉上淚痕還未乾涸。

”果然是你!

你個畜牲,你還我女兒! ”

葉瑩看到沈賀,整個人怔住,足足五秒才回過神來,狀若瘋狂叫道。

”上車。 ”

沈賀看着她,眼裡無比愧疚,咬牙說道。

對這個女人,他並沒有感情,有的只是愧疚。

六年前,只是因為藥力發作,神智不清才與她發生關係。

因此毀了她一生。

但如今看到她為了找女兒,絲毫不顧形象,失魂落魄的樣子,沈賀心裏便如針扎般刺痛。

他欠她的,太多了。

葉瑩沒有半點猶豫,衝上了車,一把搶過女兒摟進懷裡。

看着女兒臉上的紅腫,葉瑩睚眥欲裂,又氣又心疼。

揚手就開始打小蘿莉屁股,邊打邊罵。

”你個不聽話的孩子。

我跟你怎麼說的?

為什麼要跟陌生人走,你如果出個什麼三長兩短,媽媽怎麼活?! ”

小蘿莉緊咬小白牙,一聲不吭,嘴裏念着。

”麻麻我錯了,麻麻我下次不敢了…… ”

”夠了,憐憐是我接走的,你要打打我! ”

這一幕,看的沈賀心痛如刀絞,厲聲阻止。

聞言,葉瑩停下動作,抬頭瞪向沈賀。

雙眸怒火噴薄,恨意滔天,宛如受傷的野獸,嘶吼道:

”你個畜牲,人渣,雜碎!

有什麼資格帶走我女兒,她是我女兒,不是你的! ”

”我… ”

”你就是個強X犯,你毀了我們母女一生, ”

葉瑩毫不留情: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對女兒生出非份之想,我就是死也不會放過你! ”

”麻麻,是叔叔救了我,你不要怪他好不好? ”

小蘿莉大眼噙淚,緊緊抱着葉瑩替沈賀解釋着。

軟糯的聲音讓葉瑩的氣勢,陡然間泄的一乾二淨。

癱在車座上,再無力強裝堅強,抱頭號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