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來自地獄的靈異高手
來自地獄的靈異高手 連載中

來自地獄的靈異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斑竹的鄭淑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喜歡斑竹的鄭淑琴 御風 都市小說

仙人弟子御風被大型商場請來除魔,竟發現商場被布置了死陣,決議後留在了都市中任職商場靈異顧問東瀛邪術的鬥爭,鬼怪層出不窮,更有守護靈參戰霍亂人間;中西狼人,吸血鬼,諸天惡神的爭名奪利出現;只有一句話:在大明王神臂之下,都將諸惡一巴掌送入地獄!「旱日魚肚白風水局,這裡不應該是金日輝煌風水陣嗎?」「你被人忽悠了」「我家雕像是窮奇?不應該是騰飛的猛虎嗎?」「你見老虎長翅膀的,供奉惡神窮奇你不死誰死」展開

《來自地獄的靈異高手》章節試讀:

等了一會兒,小雪帶着消息返回。

把一大袋子黃紙放在辦公桌上,又從兜里取出一張紙條放在了桌上。

「經排查,死者是個建築工人,名叫張泱,逝世時四十五歲,這是他的生辰八字。」小雪彙報道。

御風「嗯」了一聲,看了眼紙條,先放到了一邊。

然後問道:

「可知他是什麼原因死的?」

小雪擰眉回道:

「張泱是在商場建築時不小心墜落身亡的。」

「不過,後來屍體暫時存放在工地的時候被人偷了,直到今天才發現原來是在雕像里。」

一說起這個小雪就頭皮發麻。

很難想像屍體是怎麼封存進一塊完整的白崗岩中的。

那也沒地塞進去不是?

御風大概已經明白了怎麼回事。

就是邪人施法搞得,把他變成了石岩鬼。

「會寫字嗎?」御風抬頭問道。

小雪苦笑。

「當然會。」

「很好,來幫我個忙。」

御風拿起剪刀把黃紙裁剪成長條小方塊。

小雪疑惑得看着。

「大師是要畫符籙嗎?」

御風一邊裁剪着一邊點了點頭。

「是,你有紅筆嗎?」

「硃砂筆嗎?」

「不,水性記號筆就行,方便省事。」

小雪在包里找了找拿出一支。

這東西辦公人常用的東西,幾乎都有。

「這個嗎?」

「不錯,還是水墨的,挺好。」御風看了眼滿意的點頭。

小雪更加疑惑。

「大師,不都應該硃砂粉畫符的么,這東西確定行?」

御風解釋道:

「當然行,墨為五行之寶,集金木水火土煉化而成,畫符很管用的。」

「所謂紅色代表的生,黃色代表氣,紅筆、石墨、黃紙對靈體有很好的作用。」

說著話,御風捏起一把黃紙拍到了小雪面前。

「來,你寫字好看,幫我畫符。」

小雪噶然,倩麗的小臉抖了一下。

心說,寫字好看與畫符是兩碼事好吧。

一想起市面上那種複雜的符籙圖案就犯愁,根本不可能畫的出來。

「大師您沒開玩笑吧,我沒學過道術,不會畫符的。」

御風抬了抬眉毛:

「寫個名字很難么?」

「就寫個名字?」

「對啊,寫上張泱的名字再附上他的生辰八字即可。」

「不用畫那些歪歪扭扭的符號嗎?」小雪疑問。

御風反問:

「畫那幹嘛,給誰看的?」

小雪哪裡答得上來。

潛意識就覺得專業嘛,反正看商品上都那樣畫的。

御風搖頭一笑:

「就寫名字就成,張泱又不是道家子弟、又不是千年妖魔的,再說咱們又不需要引雷請神啥的。」

小雪獃獃「哦」了聲,趴在桌子傻子在黃紙上一張張寫字。

御風提醒道:「一共畫九十九張,一張不能多,一張不能少哦,別多畫。」

兩人一個裁剪,一個寫字,忙活了一個多鐘頭總算搞完。

小雪袖口抹了把香汗。

「大師,我寫完了,一共九十九張。」

「話說為什麼要九十九張?」

御風解釋道:

「九九歸一嘛,以我為中心視為道場,為一。」

「咱們的目的是引出來張泱,引到這裡,然後解決問題就行。」

「最重要的是省墨水。」

小雪覺得跟御風在一起,對道術的了解非常……直白。

直白到那種一聽就懂,一學就會的境界。

不像以前請來那群道長,嘀嘀咕咕、神神秘秘的給人看的雲里霧裡。

完了還不管用。

隨後,御風把二剛、耗子給傳喚了過來。

「你們倆把這些符籙拿出去貼在商場各處。」

「張泱看到後自然會被引出來找到這裡來。」

「到時候咱們只需要坐享其成就行了。」

耗子拿起一沓符籙,看着樣子表示很難信服。

嚴格的說感覺這都不算符籙。

「大師,這行嗎?」

「廢話,怎麼不行,管用得很。」御風揮手催促:「趕快去貼,盡量擴大範圍給張泱快些發現。」

兩人只好死馬當活馬醫,聽命拿着符籙去貼。

從地下室到頂樓,隔一段距離就在牆上貼一張。

九十九張符籙全部貼完,自成一座引魂大陣。

九九歸一喚靈大陣!

只要被叫的靈魂在陣法範圍中就會被引入道場。

如果不在,那就多等會兒,它感應到召喚也會主動找過來。

陣法布置完,只剩等待。

天色漸黑,寫字樓里各個辦公室漸漸都關了燈,職工們下班離開。

但靈異顧問辦公室卻是依然掌着燈。

御風躺靠在辦公桌前閉目養神。

小雪、二剛、耗子,一個個正襟危坐的坐在沙發上瞪着房門,隨時防備着髒東西破門而入。

「我嚯——」

御風一驚一乍的坐了起來。

驚的三人猛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異口同聲的叫道:「它來了嗎?」

御風撓撓頭:

「不是,咱們是不是忘了吃晚餐啊?」

小雪翻了個白眼。

「大師,再忍忍,回頭我請您吃小龍蝦好吧。」

御風撇嘴:

「才不吃那種髒東西,我想吃牛肉。」

小雪點頭:

「好,都行,忙完了您說吃什麼就吃什麼。」

反正老董發過話,幹完活大大有賞。

別說吃頓飯,去做金貴足療都可以全然報銷。

御風皺了皺眉,又看了眼掛鐘。

「死東西睡著了嗎,怎麼還不出來活動。」

人家不出來活動沒辦法,發現不了符籙也不會被引過來。

就怕它來個長眠不醒,可煩人。

忽然間,一聲聲如地獄的嗚咽聲從門外傳來。

「張泱……我是張泱……」

大家一聽這個聲音嚇得瑟瑟發抖,御風卻喜笑顏開。

「他奶奶的終於肯過來了。」

清了清嗓子捂手對門外喊到:

「張泱,來這裡,你在這裡。」

門吱嘎一聲被推開了。

乾屍晃着身子,口中不斷的念叨着張泱的名字,緩緩走了進來。

這是靈魂深處的呼喚,對於張泱這個沒了自我靈識魂體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

說時遲,那時快。

御風早就等不及了,脫掉手套直接顯現出明王臂。

「哼,這回看你往哪跑!」

颯——

御風身形一閃,宛如一道閃電轉眼間閃到張泱身旁。

抬起明王臂扣在了張泱天靈蓋。

「啊!!我好痛苦!」

張泱渾身黑氣蒸騰,七孔冒黑煙,扭曲的面孔無比猙獰。

御風冷哼:

「痛苦,你害別人的時候可曾問過他們痛不痛苦。」

「張泱,你作惡多端,該下地獄。」

「滅!」

砰——

張泱仰天哀嚎一聲,身體炸出一大團黑霧。

隨後身體軟綿綿的倒了下去,再也沒了動靜。

御風拍拍手,重新戴好手套。

「打完收工,走了,咱們去吃飯。」

小雪心跳加快,遲遲難以平復。

「大師、這具乾屍怎麼處理?」

御風反問:

「你想怎麼處理?」

「我……」小雪答不上來。

二剛提議道:

「通知警局拉到停屍房吧,剩下的事讓他們處理。」

小雪連忙點頭。

「好,我這就給劉所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