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藍月之主
藍月之主 連載中

藍月之主

來源:外網 作者:酔盡眾生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酔盡眾生

一劍擎天,孤月高懸。 少年在盛世之中浮沉,最終登臨絕顛,俯瞰九天。 翻手即可為雲,覆掌便能化雨,雙拳可裂星辰,一指能開諸天... 卻悟不透,空中藍月為何沒有了陰晴圓缺... 也不明白,執子之手、與子成說,怎麼就成了一種奢望... (PS:第一,主角並不貪玩,貪玩的是小酔而已;第二,一刀最多砍死仙神,展開

《藍月之主》章節試讀:

「你...你們好,我叫李四。」 男子主動開口,朝葉新等人揮了揮手,憨厚老實的模樣,甚至有些靦腆拘謹,但在木老九等人看來,卻如同死神在微笑,他們只覺得頭皮發麻,整個人都不好了。 「快跑,快跑...」 好幾名兵士都踉蹌跌倒,木老九更是帶頭轉身就跑,眨眼之間,一群人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葉新在原地一臉懵逼。 什麼鬼,這就全跑了? 「哈,這位李四大哥,有什麼事嗎?」 葉新回頭,暗中運轉神秘瞳術,認真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李四,木老九等人的怪異行為,原因應該就出在這個老實人的身上。 「沒,沒什麼事,就想過來跟你們打聲招呼,對了,你...是修仙者嗎?」 李四撓了撓後腦勺,目光誠摯而明亮,葉新聞言微微點頭,心中卻變得謹慎起來。 這個李四絕不簡單,自己竟看不穿他的修為! 「你真的是修仙者?!真的太好了,我...我可以拜你為師嗎?」 「拜我為師?」 望着李四滿臉的激動和期待,葉新更加困惑了,他雖然看不透李四的修為,但觀其氣息波動,至少已經踏入洞天之境,是一名大高手了。 「你之前是如何修行?為何要拜我為師?」 葉新凝聲反問,李四聞言下意識的摸向腰間,眼中閃過一絲迷茫,葉新這才注意到,李四的腰間別著一支喇叭狀樂器,漆黑修長的錐形管上,纏繞着一根紅繩,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 「嗩吶?」 這種普遍流傳的民間樂器,葉新自然是認得的,而令他驚訝的是,這支嗩吶,竟隱隱散發有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 「我原是我們村裡吹嗩吶的,三年之前,我這支嗩吶好像忽然通靈一般,常常指引我去某些絕地,遇到的都是陰森可怖的東西,而且接觸我的人都會莫名其妙的倒霉,我夜裡還常常做噩夢,我害怕...想扔掉嗩吶卻怎麼都扔不掉,所有人都害怕躲着我,村裡人和我說,如今外面有修仙的高人,只有拜高人為師,才有機會擺脫厄運。」 李四一股腦說了好多,他生怕葉新不相信他說的話,示範性的將嗩吶扔出好遠,下一秒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嗩吶竟神不知鬼不覺的又回在他的腰間,好似從不曾被扔出去。 「額...」 葉新也不禁錯愕,不過他畢竟見多識廣,一眼便看出這支嗩吶是一件法寶,而且品階不低。 「這支嗩吶,你從哪裡得到的?」 「十年前,我曾去過渝州下面的酆城,在一個小攤上買的,當時只覺得十分有眼緣,沒想到如今...」 李四悵然回憶過往,不禁搖頭苦嘆,隨後他忽然朝葉新拜倒,懇求道:「還請高人收我為徒,傳我修仙之道,我是真的害怕...」 「哈。」 葉新不由啞然失笑,他基本已經看出,嗩吶是一件鬼道至寶,散發的氣息是陰煞之氣,所以李四才會時常做噩夢,還經常給周圍人帶來噩運。 想要幫助他其實很簡單,只要教他九幽鬼術即可,不過,鬼術一道,尋常人都多加排斥,李四他能接受嗎? 「你這樣的大機緣者,可不多啊。」 葉新深有感觸的嘆道,這支嗩吶明顯已經認李四為主,說明李四的體質非常適合修行鬼道,這樣的特殊人才,全天下可並不多。 「李四,我不會收你為徒,不過我會幫你看清前路,留下嗩吶亦或放棄嗩吶,是兩條完全不一樣的未來,最終如何選擇,還得靠你自己決定。」 葉新將李四扶起,隨後繼續說道:「我將去渝州,一起?」 「好,好的。」 李四還沒反應過來,葉新便帶着他一起騰空而起,馳騁於高空之上,當路過先前的龍江戰場時,葉新看到了令他震驚的一幕。 「滿江的死屍,怎麼不見了?!」 葉新心中駭然,不過一會功夫,鋪滿江面的屍體竟全都消失了,江水滔滔,一如往昔的洶湧渾濁,連一絲血跡都看不到。 「又是這樣,怎麼每次都是這樣...」 李四忽然瞪大雙眼,看起來比葉新還要震驚,眸中有茫然之色,葉新轉頭深深看着他,問道:「你知道些什麼?」 「嗯,或許...是因為我...」 李四顫抖着發出聲音,葉新聞言心中一凜,他沒有立即追問,而是帶着李四飛回王家寶船。 「公子回來了。」 紙鳶立於船頭翹首以盼,見到葉新帶着一名生人回來,疑惑問道:「公子,這位是...」 「他叫李四,將與我們同去渝州。」 葉新簡單說了一句,然後讓紙鳶去開船繼續前行,自己則將李四帶回一間船艙,待其情緒慢慢平靜下來後,淡然問道:「李四,你不用害怕,什麼都可以告訴我,我會幫你的。」 「我相信你,因為只有你不害怕我。」 李四認真的點頭,他知道自己遇上真正的高人了,自出村以來,他第一次見到能在天上飛來飛去的修仙者。 「這三年里,我時常渾渾噩噩,莫名奇妙的去到各處戰場,並不由自主的在死人堆里吹響嗩吶,特別是最近龍虎山與天門全面開戰,感覺到處都在召喚我。」 「我看到有無數的陰魂在遊盪,在未知的指引下飄向遠方,而當我每次清醒過來時,眼前的屍體都會離奇消失不見。」 「我曾在迷糊之間,偶然瞥見到,大地裂開巨縫,走出一列列士兵,運走所有的屍體,他們的服飾很古老,身上看不到一絲生氣,彷彿已經死去很久...」 李四在訴說著,聲音不經意間顫抖,說到最後的時候,葉新已經能夠明顯感受到他內心的恐懼。 尋常人,遇到這樣的事情,試問如何不害怕? 「陰兵抬屍么...」 葉新在低語,眸中閃動異色,他抬手拍了拍李四的肩膀,安撫着他的情緒,凝聲說道:「如今已是修仙紀元,發生什麼都不足為奇,你害怕恐懼遇到的一切,殊不知這卻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大機緣。」 「大機緣?」 李四怔怔抬頭,聽不太明白。 「如果我猜的不錯,你的體質非常適合修鍊鬼道,我教你一門修行之法,你可以用它來逐步掌控嗩吶,也可以藉此擺脫嗩吶的束縛,該如何選擇,你自己決定。」 葉新說完,便取出一枚墨色玉簡遞給李四,這是一次性的傳法玉簡,他已經在其中刻下九幽鬼術的入門篇。 李四拿着玉簡,一時間茫然無措,葉新沒有再打擾他,而是起身離開船艙。 李四所看到的,疑似陰兵抬屍的畫面,葉新曾在大夢空間聽說過這樣的離奇事件,九幽鬼術中亦有相關的記載,這屬於是一種上古鬼道秘法,已經失傳很久很久,至少在大宇宙中已經絕跡,他沒想到如今竟會在地球再現。 而且,聽起來似乎並不是簡單的陰兵抬屍,這方天地,究竟還藏着多少秘密? 「公子。」 葉新來到外面,紙鳶的小腦袋不知從哪冒了出來,緊張兮兮的小聲說道:「公子,那個李四感覺陰氣森森的,紙鳶心裏害怕。」 說著的時候,紙鳶還偷偷瞄了一眼李四所在的那間船艙,怯生生的小模樣,葉新不禁莞爾,他抬頭看向不遠處,西子同樣一臉凝重,並振振有詞道:「葉先生,我有種不祥的預感,這個李四在船上,我們必將要倒大霉。」 「額...」 葉新聞言心中無語,紙鳶說她害怕還能理解一點,西子說什麼他們必將會倒大霉,這就有點胡扯了。 還沒發生的事情,誰能真正預測到? 然而,就在下一秒,葉新忽然心底發寒、全身緊繃,汗毛都全部豎起了。 有大恐怖、大殺機,陡然降臨! 一抹熾白的刀光,照亮渾黃的江水,在葉新反應過來的一瞬間,破開虛空而至,劈向他的頭頂。 這一刀真的太可怕了,周圍的空間都彷彿被凝固,刀鋒所到之處,光芒四射,能量激蕩間,一切都化作虛無。 「什麼人?!」 葉新動用全部力量,護住紙鳶瞬移出數米之遠,險險的躲過這一刀,但他仍然有一隻手臂被刀光掃中,留下一道猙獰的血痕,幸虧他在刀光出現前的剎那間有所預警,不然就算不死,最起碼也得身受重傷。 因為這一刀的能量波動,已經完全超越洞天之境! 「公子,你的手臂...」 紙鳶見到葉新右手臂的深深血痕,忍不住簌簌落淚,她剛剛看得清楚,自家公子是為了護住她,才被刀光掃中的。 「死!」 不等三人反應的時間,猛然一聲暴喝炸響,熾白的刀光再次出現,虛空被割裂破碎,葉新這一次早有防備,他不會再給對方機會,抬手施展出最強殺招。 「冰封天下!」 「霸王神滅!」 「幻劍三千!」 三道至高神術,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施展而出,千年寒冰向四周延伸,冰封出一柄明晃晃的能量光刀,緊接着彷彿能毀仙屠帝般的巨劍降臨,摧毀所有的一切,最終無形的劍意彌散開來,令暗中的敵人發出一聲悶哼。 很顯然,對方的神識遭受到毀滅性創傷,幻劍三千的無形攻擊,可以說無人能擋。 「噗...」 鮮血滴落,一道人影自虛空中墜落,對方的整個身體籠罩在一片熾熱光芒之中,明亮而刺眼,看不清真實的模樣,不知是男是女。 「哼!敢來刺殺我?!」 葉新冷眸如電,髮絲飛揚間,他直接冷漠出手,沒有任何的猶豫,對於想殺他的敵人,他無需有絲毫的慈悲佛心。 「葉新,我來自光明神殿,你竟敢殺我?!」

《藍月之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