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老婆女兒忌日,我重生了
老婆女兒忌日,我重生了 連載中

老婆女兒忌日,我重生了

來源:google 作者:羊丹尼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姚寬 許欣柔 都市小說

簡介:【重生+金手指+奶爸+種田+系統+寵妻女】上一世,結婚不久的趙興杭厭倦了婚姻生活,對妻子各種冷淡不學無術!不三不四!賭博成性!負債纍纍!只管自己在外面玩得多好,對妻女不問不顧!孩子生下來到三歲,他沒有抱過自己的女兒一次!而第一次抱自己的女兒,抱的竟是她冰冷的屍體!他的妻女永遠停留在了那一年的盛夏,餘生只有他一人帶着記憶前行三十年後,他跳下了妻女曾經自殺的河裡,竟然重生了……展開

《老婆女兒忌日,我重生了》章節試讀:

一進門,趙興杭就看見客廳**坐在小板凳上的思思。

小傢伙看見爸爸一回來一下站了起來,跑到了趙興杭的身前,抬起頭來看着他。

「爸爸,這是浩浩哥哥從學校給我帶回來的餅乾,思思從來沒吃過,真的好好吃呀!」思思眨巴着水靈靈的大眼睛,臉上帶着肉眼可見的幸福感。

趙興杭摸了摸女兒的頭。

思思真的很乖,總是這樣這樣笑着跑向他。

而他以前總是忽視她,摸都不會摸一下她。

趙興杭放下手裡的東西,一把把女兒抱起來。

小傢伙真的很輕,身上都沒有什麼肉。其他的小孩在這個年紀都是肉乎乎的,他的女兒卻瘦得能感覺到骨頭。

「爸爸,思思重嗎?如果爸爸抱不起來,可以把思思放下來的。」思思小心翼翼地問着爸爸。

因為以前爸爸都不會抱她,媽媽說爸爸是因為身體不好抱不起來思思。

可能是自己太重了,壓壞了爸爸就不好了。

「思思一點都不重,反而還有點輕,思思以後要多吃點飯飯,長高高!」

趙興杭覺得自己的女兒雖然小但是真的是很懂事。

「思思也能長得像浩浩哥哥一樣高嗎?」思思一臉好奇。

浩浩哥哥經常說自己矮矮的,她要長得比他還要高好多好多!

「當然可以!」趙興杭笑着用手指勾了勾思思的鼻子。

「爸爸爸爸!你可不可以把我飛高高?浩浩哥哥的爸爸經常把浩浩哥哥飛高高,思思也想飛高高!」

小思思眼睛裏閃着期待的光。

趙興杭二話不說,就把思思拋得老高,然後又接住,又重複做了幾次。

思思被逗得咯咯笑。

應該是聽到了外面的聲音,在房間里做衣服的許欣柔這時候走了出來,正好看見了這一幕。

她突然有一瞬間的恍惚......

這種場面,她在夢裡見過很多次。

但是在現實中,是第一次見到!

他居然會跟孩子一起玩了?

難道現在是在夢裡嗎?

她揪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有點疼!

確認了是在現實中,她竟然紅了眼眶。

孩子從生下來都沒有體會過父愛!她經常騙孩子說要麼是爸爸很忙,要麼就是爸爸不舒服不能抱她。

她對孩子一直以來都心存愧疚,也因此更加對趙興杭心存芥蒂和怨恨。

無論今天的趙興杭是受了什麼打擊還是因為其他的什麼原因才這樣,她都很感動。

「思思,跟媽媽去做飯。」許欣柔伸出手想要接住小思思。

趙興杭把孩子遞給了她,對許欣柔溫柔說道:「晚飯我去做,你跟思思玩一會兒,一會兒做好你們就來吃飯!」

容不得後者反應,趙興杭已經走向了廚房。

許欣柔:「?」

她是真的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麼。

他以前是從來不會耐着性子裝這麼久的。

「媽媽,爸爸說給我們做飯誒!」小思思一臉興奮地對許欣柔說道。

許欣柔木然地點了點頭,「嗯,爸爸給我們做飯...」

不過,他會做飯嗎?

趙興杭走進廚房。

拿出菜板和菜刀,把肉切下一半,另一半放到鐵盆里然後放到儲水的水缸里,讓它浮在水面上。

他們一家三口一斤肉就夠了。

把肉洗乾淨,切成一塊一塊的,然後用刀在菜板上把肉剁成肉碎。

「欣柔,家裡有澱粉嗎?我不知道在哪裡?」以前從來沒有在家裡做過飯的他,自然不知道一些東西放在哪裡的。

他是在上一世她們離開以後學會了做飯。

上一世為了還債,他做過很多東西,還去飯店裡去做過活兒,做飯也是那時候跟着那裡的廚師學會的。

許欣柔過來給他找來了澱粉。

看他把剁好的肉沫放進了盆里,再把姜和蒜剁碎放進盆里,還打了個他拿回來的大雞蛋。

這動作,無比嫻熟!

可以說是資深多年的家庭主婦的技術了。

趙興杭接過澱粉,對許欣柔說了一聲謝謝,然後繼續調味。

他...他竟然會對她這麼溫柔客氣?

「你打算做什麼?」許欣柔有些好奇地問道。

「我準備做一個肉丸子面,你跟思思都需要吃點好的!」趙興杭邊做邊回答。

「可是...可是家裡已經沒有面了...」許欣柔有些窘迫地說道。

「沒關係,我準備自己揉面做拉麵。」說話間,他已經把麵粉倒了一些在一個空盆里。

許欣柔臉上布滿了詫異。

感覺許欣柔還沒有離開,趙興杭轉過身來笑着看着她,「你去陪思思玩一會兒,飯做好了我就叫你們!」

那一笑,竟然讓許欣柔有些動容。

他很少對她們笑,上一次見他這樣笑,大概是第一次見面了吧。

她點了點頭,朝思思走去。

「媽媽,爸爸飯做好了嗎?」思思跑過來一下跑住許欣柔的腿。

「爸爸讓我們等等。」她笑得一臉溫柔。

今天,她竟然體會到了接近四年以來,那種...家的溫暖......

趙興杭往麵粉里加入適量的水,開始揉面。

不一會兒,一個光滑的麵糰揉出來了。

又把麵糰放在案板上繼續揉,差不多的時候就把麵糰放好開始醒發。

這期間,他燒水備用。

在揉面前燒的另一個鍋的水已經開了,他開始下肉丸子。

家裡的燃氣灶可以同時燒兩個鍋。

肉丸子做完以後,麵糰也醒發得差不多了,他把麵糰搓成長條,一邊摔一邊拉麵團。

摔拉得差不多了,把麵糰擀開,切成一條一條的,開始拉麵。

把拉好的面放進開水鍋里煮,面熟了以後,趙興杭拿出三個碗,把面盛到碗里。

這時候肉丸子也已經好了。

調好湯的味道以後,他把肉丸子盛到面碗里,再撒上蔥花。

雖然看起來單調,但是香氣撲鼻。

趙興杭把面都端上了飯桌,看母女倆已經沒有在客廳了,就朝着她們的卧室走去。

打開門,看見許欣柔此時是坐在縫紉機前打着什麼,思思在一邊玩着小卡片。

這個縫紉機,他沒記錯的話,是對門的李慧不要送給她的。

他過去一把抱起思思,對許欣柔說道:「欣柔,吃飯了!」

三個人一起上了餐桌。

「哇,爸爸做的面面好香啊!思思好喜歡!」思思一邊說一邊拍着小手。

「喜歡就多吃點!」他笑着說。

一瞬間。

思思的手伸到了趙興杭的臉上。

趙興杭有些沒反應過來,一臉茫然。

許欣柔則是伸手想要阻止思思的動作。